孤独城已被仇恨迷了双眼,脑子不清醒。

    梅琼英巾帼之秀,放出一句狠话后,看到一旁的陈铮,脑子顿时清醒,刚才心忧大师兄宁宇之伤,竟把救命恩人给忘了。

    连忙拱手作揖,带着一丝谦意向陈铮说道:“晚辈哀劳山门下梅琼英,见过前辈,多谢前辈适才援手之恩!”

    无论哪一个世界,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陈铮年龄不大,却是堪比九级武者的绝顶高手,梅琼英一声“前辈”喊的心安理得,陈铮心安理得的接受,受了她一礼,而后挥手一扶,柔和坚韧的劲力涌过来,托起了梅琼英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必挂齿!”

    感受到陈铮随后挥出的劲力,梅琼英心中暗惊:“果然是九级高手!”

    说是举手之劳,梅琼英可不敢当真,态度恭敬道:“若无前辈出手,今夜我们都要横遭不测。还请前辈移步哀劳山,待晚辈禀明师尊,必有重谢!”

    梅琼英话毕,惴惴不安。她这一番话,明为感谢,实则暗有心计,想让陈铮护送她们前往哀劳山。

    陈铮心知肚明,却不道破,也不会真的拿捏前辈的架子。微微一笑道,顺势说道:“陈某正要前去哀劳山拜访,本想着道路不熟,若有梅女士作个向导,在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前辈女士之称!”

    梅琼英连忙谦让,眼中难掩喜色。

    虽然翻过白头山就进入哀劳山势力范围,但不等于百分百安全。尤其他们身上带有白骨神君遗冢地图,不知有多少的心存觊觎,想在险中一搏。不到哀劳山,永远谈不上安全。

    但有了陈铮同行就不一样了,九级武者,世间巅峰,足以护送他们安全回归宗门。

    “诸位稍待,陈某还有一位同伴,正在黑沙滩,我去把他接来!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落地,不待众人反应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陈铮消失的方向,孤独城话到口边,却不知道怎么表达了。

    “把师弟们的衣冠整理一下!”

    梅琼英说着,扶起一名女弟子进入观宇之中。

    庞越收扰了殒落的师弟、师妹们的尸体,提起长剑钻入林中。片刻后,揣着两棵树返回,搭起一方柴垛,把师弟、妹的尸体扶上去,整理了衣冠后,这才返身进了观宇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刚进门,看到宁宇被孤独城扶着,正为喂他喝水。

    “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梅琼英朝着他瞥了一眼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行十几人,只剩下观宇之中四人,庞越眼圈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朝着孤独城摆摆手,宁宇的嗓音有些沙的说道:“都弄好了?”

    “弄好了!”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!”

    在孤独城的搀扶下,一行五人出了观宇,看着并排躺柴垛上的四位师弟师妹,全都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江湖中人,你死我活,朝不保夕,早就习惯了生死离别。

    “点火吧!”

    听到宁宇的话,庞越走到柴坑前,用火石点燃了火绒。寒风袭袭,片刻间,柴坑被引燃,雄雄大火之中,四具尸体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陈铮离开,祁瑜缩在篝火边,一手紧握着勾镰枪,双目无神,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黑风滩呼啸的风声,犹如鬼哭狼嚎,时而发出呜咽声,时而如发怒的巨人。噼哩啪啦的树枝燃烧声,一股股白烟冒起。

    陈铮离开已有一个多时辰,祁瑜渐渐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盹时,一道寒意扑来,瞬间惊醒。

    “大哥回来了!”

    看到眼皮打架,一脸疲惫的祁瑜,陈铮皱起了眉头,开口说道:“收拾东西,咱们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瑜心中咯噔一下,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想,我遇到哀劳山的弟子,过来接你与他们会合。明天一起翻越白头山,前往哀劳山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祁瑜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,收拾了吃剩的烤肉,去牵马儿,被陈铮阻止。

    白头山陡峭,马儿无法翻越,它们的使命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把它们放生吧!”

    祁瑜不舍的抚摸着马儿,依依不舍的跟着陈铮向黑沙滩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祁瑜艰难行走的样子,陈铮皱起了眉头,按这个速度,恐怕要走到天明才能到了宁宇他们栖身的观宇。

    “到我背上来!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走!”

    祁瑜摇头拒绝,默默运转无名功法,催动气血,凝聚周身劲力与四周的寒风冰刀抗衡。

    “上来,照这个速度,明天都出不了黑风滩!”

    祁瑜堵气般的爬到陈铮背后,突然身体向下一坠,耳朵呼啸风声经过。眼前流光飞逝,好似御风而行,一股别样的感受涌上心来。

    本来堵气的情绪,也为这新奇的感受所排除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,行如鬼魅,陈铮以白骨阴风诀催动,一步跨出,已至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耳边响着呼呼的风声,祁瑜爬在陈铮背上,却感觉不到一点的风吹。

    祁瑜修习武道,凝聚了劲力,已非吴下阿蒙。自然明白,要把风排斥到开来,需要何等的修为,眼中露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一点都不想去哀劳山,这段时间与陈铮待在一起,过的很充实。陈铮对他的磨炼很残酷,刚开始不习惯,等到后来,祁瑜反而有些食之知髓,渐渐迷上了这种严酷磨炼之下的进步速度。

    可惜,事情不以祁瑜的意志而发生,就在他一路不情愿之中,哀劳山到了。

    哀牢山体主要由砂页岩、石灰岩及各类变质岩组成。河流急剧下切,形成深度切割的山地地貌。东部断裂形成一条山谷,西坡则较平缓。

    奇山异峰,怪石嶙峋,遥望哀劳山最高峰,云卷云舒,白色的雾汽笼罩中,隐隐见到雪花盖顶,好似仙境。

    “不老峰!”

    庞越伸手指着雪山盖顶的山峰,兴奋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气象不凡,不愧是天下武学圣地!”

    哀劳山下二十里外,零星布着数座城镇,里面住着的都是哀劳山的弟子的亲眷,以及依附于哀劳山而生存的各阶层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武学圣地,这里就是世外桃源,没有人敢在哀劳山三十里内放肆。

    哀劳山中的“哀”字,并非悲哀、哀伤之意,其意为“酒”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,哀字为酒意,一直流传至今;至于劳字,其古意已经无法考证。

    哀劳山也有名酒,而且是哀劳山的支柱产业之一;除了酒,哀劳山的茶也很名气,不老峰的不老毛尖,是天下绝顶灵茶,有增进修为之神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