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白!”

    白头翁身死,彻底让白云城一方震惊人,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陈铮,目中隐有一丝惧怕。

    白云城八大金刚,今夜被陈铮连斩二人。

    这八大金刚虽非琅琊榜上之人,但不等于他们的实力弱。都是成名十几年,几十年的巨擎,平日见上一面都难,此刻活生生在自己面前被杀。

    传奇殒落,对白云城一方的打击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反而哀劳山一方,士气大振,乘对方心神震荡,近乎偷袭般,连斩六七人。

    “老白!”

    白头翁死的太惨了,心脏爆裂,肠子流了一地,近乎被开膛破肚。让他心疼的快要窒息,双眼布满血丝红,状如疯魔。

    相隔几丈远,猛地拍出一掌,向陈铮轰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掌法!”

    陈铮身形凌空一闪,躲过了呼啸而来的掌劲,眼露异彩。

    此人的掌法刚猛凌厉,摧石成粉,让他想到了卓未央。

    “来者报名,陈某不杀无名之辈!”

    “狗贼,上天入地,白云城绝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话才出口,紧接着又是一掌轰出,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
    白云城主驭下极严,今夜折损两大高手,八大金刚去二。今夜就算全身而退,迎接他的也是白云城主的来历惩罚。想到白云城主的手段,饶是他视生死如等闲,也不由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小心,不要让他蓄势,此贼的轰天掌一掌强过一掌,若让他蓄满九掌之势,便是九级武者也不敢硬抗!”

    看到此人一掌接一撑的轰出,眨眼间就已轰出六掌,掌劲如大海滔浪,后浪涌前浪,前后浪合而为一,带着一股强绝的劲风,以排山倒海这势压向陈铮。

    宁宇的脸色变的难看之极,连忙提醒陈铮。

    “轰天掌!”

    陈铮冷酷一笑,一记刀光如闪电,伴随着风雷之音,声势丝毫不弱于轰天掌。刀如匹练,风雷相随,轰隆隆的声音震的人们心神摇曵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,一刀快似一刀,陈铮一口气斩出几十刀,赤光奔腾,就像红的闪电,妖异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相隔数丈之外,都能感觉到无匹的锋芒之气,宁宇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惊呼一声: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轰天掌无坚不催,一掌胜一掌,气势滔滔,威天天地;风雷刀法也不弱,快如闪电,一刀即出,风雷骤起,如九天雷神御风而来。

    赤红的闪电组成天罗地网,扑灭了对方的气势,斩破了斩破了对方的掌劲。

    下一剑,陈铮如神而临,手中泣血刀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,循着人们不可想象的角度斩出去。

    如海底游鱼,刀入无间,穿过漫天的掌影,刺入对方胸口。

    “好精妙的刀法!”

    无论是宁宇,或是梅琼英,抑或孤独城,都是眼光极高之辈,年纪轻轻就登录琅琊榜。

    哀劳山被誉为天下武学圣地之一,非因掌门人张秋水是九级高手,也非哀劳山一门二大高手登上过上品琅雅琊榜,而是一代代人杰披荆斩棘,甘洒热血,经过了千年积累,才有现在的气象。

    继承了先辈风姿的哀劳山七大弟子,见识过的武学多如繁星。哀劳山的观潮剑法天下第一,但在见到了陈铮的刀法后,依然目眩神弛,被其精微玄妙所吸引,不由的惊呼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高手相争,毫厘之差,即可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“轰天掌”的实力本就远不如陈铮,受到白头翁惨死的刺激,状如疯魔,虽一时间与陈铮争锋,不落下风,但终究不可持久。

    九掌蓄势,才到第八掌,他就感觉到后力乏继,第九掌勉力而出,却无刚才的威势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掌轰出后,气势将蓄积到巅峰,而后如山洪暴发,一泄而出,一发不可收拾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但他这一掌轰出,如狗续貂尾,气势由盛而衰,被陈铮抓住这一破绽,一刀斩入掌隙之中,直接把他刺了一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赤光环绕,归入刀鞘,陈铮一幻化,现真身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扑嗵!”

    “轰天掌”倒地声,把所有人惊醒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陈铮实力之强,连斩三大高手,此刻若再看不出这厮的隐藏实力,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九级武者,就该把一对招子挖出来,再不要见人了。

    事不可违,白云城一方走的痛快无比,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孤独城与庞越还想乘胜追击,被宁宇拦住:“穷寇莫追!”

    随着敌人退走,心神浑然一松间,宁宇仰面栽倒,吓坏了一群师弟师妹们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孤独城眼疾手快,伸手揽住宁宇,急声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群人围在孤独城周围,就跟菜市场的商贩,叫声喧哗声,听的让人头疼。梅琼英秀目抖立,脸罩寒霜,对着师弟师妹们喝斥起来:“嚎丧呢,大师兄还没死。都围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照看伤员!”

    被梅琼英喝斥一番,众人恍然,才想起来还有受伤的同伴,呼啦一下子散去。

    今夜一役,原本只剩九人的哀劳山一方,在与朗氏兄弟激战时,折了两人。之后与白云城厮杀,一人被杀,一人重伤不治。

    如今只剩下大猫小猫四五只,做为大师兄的宁宇更是脱力昏迷,孤独城只能为他渡入一道真气,协助宁宇抵抗体内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这一道真气极为歹毒,侵入体内后,化为炽热的火气,灼烧经脉,宁宇的十二正经,奇经八脉处处破裂,就连心脉也受到冲击,如今已形同废人。

    重伤宁宇的人,修为非同小可,是琅琊榜上之人,位居九级之列。真气凝炼,蕴含一丝精神烙印,极非难缠。

    只是一缕真气,宁宇都无法镇压,时不时的爆发一次,让宁宇吃尽了苦头。

    “二师姐,三师兄!”

    庞越情绪低落的走到二人跟前,低低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梅琼英心中咯噔一下,苦涩着声音,道:“说吧,有什么坏消息?”

    “李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庞越的后半句话没说出来,可所有人都听懂了,李师弟恐怕横遭不测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孤独城眼中暴出一道骇人寒光,令庞越心中一惊,吓的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他日必灭白云城,为师弟们报仇!”

    梅琼英紧咬贝齿,从牙缝里崩出一句话,脸色阴沉之极,竟让庞越心中有些发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