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论敌友,郑安也是与她同列琅琊榜的高手,眼看着落败身亡,情绪有些低落起来。

    不入九级,便是琅琊榜上的高手又如何,到头来免不了身死道消,残死荒野。

    夜空之中,突然传出一声厉吼!只见一道赤光划破空间,刺入郑安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刀尖穿透郑安的胸口,从背后刺出来,阴寒歹毒的真气开始在他体内肆虐,吞噬着他的血气不断壮大,真气中带着强烈的腐蚀性,让郑安的脸色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郑安疯狂的厉吼一声,不管刺入胸前的长刀,钵大的铁拳直接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左手猛地抓住对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白色的骨头茬子钻破了皮肤,被陈铮直接扭断。

    一道掌印印在郑安胸口中,把他轰飞出去,一口鲜血喷出,身躯还未落地已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此刻,观宇之前,鸦雀无声,所有人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琅琊榜排名十六的高手,无常剑郑安就这么死在了他们的眼前,死在了这个荒野的观宇之前。

    一种见证历史的奇妙情绪油然而生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结束时,突然由林中冲出十几名黑衣人,井然有序,目标明确,向着陈铮与哀劳山弟子们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地一晃,从原地消失,赤光游窜,杀入黑衣人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人影倒飞而起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遮脸的黑巾飞落,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白云城的贼子!”

    宁宇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哀劳山的弟子们闻言,脸色大变,望向黑衣人的眼神中透出浓烈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杀,为四师兄报仇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大发神威,哀劳山弟子怒吼一声,迎向敌人。

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包括宁宇全都杀向敌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惨嚎,让所有人心神大震,只见一人披头散发,浑身血污,双目瞪的有如铜铃大,满是怨恨与不甘之色

    “杀的好!”

    梅琼英只觉心中痛快,恨不得扑上去再补一刀。

    “冯稠,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庞越一剑砍翻一名黑衣人,看到冯稠的死状,恨恨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冯稠濒死之际,紧紧抓着陈铮的泣血刀,对同伴大叫道:“老白,快走!”

    冯稠是八级巅峰的武者,距离九级之境也只差一线。才与陈铮交手,便是心中骇然,眼前的之人竟是一位九级武者。

    “冯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城方面还一头雾水呢,不明白冯稠为什么让他们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一掌震断冯稠的心脉,眼中闪烁着妖异的血光,看向一名头顶一拙的大汉。

    此人有个外号,唤作“白头翁”,熟识的朋友也唤他为老白,时间久了,真名也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看到冯稠被杀,彻底疯了,出师不利,刚一交手,己方就折损了一名高手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也走不了!”

    陈铮好面容冷峻,冷笑一声说道,手中泣血刀幻起一道道血光,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斩向白头翁。

    哀劳山的弟子对白云城的人恨极,毫不顾忌自己的性命,与对方拼杀起来。

    近十名师兄弟死在白云城手中,仇恨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宁宇虽然受了重伤,一柄长剑使的风雨不透,与几名师弟师妹们组成剑阵,绞杀向白云城的武者。

    孤独城与梅琼英名自拦下一名高手,杀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孤独城刚与朗氏兄弟交战,真气损耗近半,如今面白云城一方狂风般的攻势,渐渐体力不支,再无刚才威势。

    十几招过后,被对方一剑挑伤肩膀,伤了筋骨,连忙谨守门户,观潮剑法使的水泼不入,风吹不进。

    这边哀劳山弟子们经过一场厮杀,体力不支,被养精蓄锐的白云城一方杀的步步后退,才坚持了一柱香就有过半的人挂了彩。

    “不要冒进,严守门户!”

    宁宇一剑击退来敌,突然闷哼一声,脸色越发苍白,浑身无力。被一旁的庞越看见。

    若非陈铮杀的对手节节败退,让哀劳山的弟子有着一丝希望,恐怕已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斩出,杀气弥漫,凌厉的刀光笼罩向白头翁。

    刀光破空,白头翁顿生一股寒意,知道这一刀不能硬接,连忙向后退却。

    “诸位再坚持片刻,待陈某斩杀了这些老鼠!”

    一缕余光瞥向与敌拼杀的哀劳山弟子,竟有超过半数的弟子挂彩,陈铮连忙大喝一声,运转白骨阴风诀。

    阴风汇聚,刀芒吞吐,精气神合一,体会着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一股阴邪森寒的气息骤然外溢。

    陈铮一步踏出,鬼影无踪使到极限,化作一道残影。所过之处阴风惨吼,杀气冲霄,周身有血光缭绕,如同地狱中的厉鬼恶魔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凝聚在泣血刀上,一刀斩下,真气与阴气混同,侵入白头翁的体内,开始腐蚀起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妖邪,你使的什么妖法!”

    感觉到体内骨肉被不断消融,浑身变的僵直,白头翁惊骇交加,扭曲的脸暴露出他的痛苦。

    气血被阴气侵蚀,体力消耗加快,渐感不支。白头翁感觉自己浑身被一股阴寒气息包围。

    刀未加身,白头翁已险入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敢杀我白云城之人,城主绝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看到白头翁陷入险境,与孤独城交手之人突然放弃了对手,横空而跃,向陈铮扑来,想要为白头翁解危。

    “性命相搏,说这些有用吗?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泣血刀斩出,赤焰滔滔,一道血河倾天而降,扑向白头翁。血色的刀光搅动了空气,发出尖锐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一道血色闪电划过长空,落向白头翁。

    “老夫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白头翁眼中寒光暴突,面容狰狞,头顶一撮白发甩动着,好像被一股无力之力揣着,撞向陈铮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光斩碎了白头翁的护体真气,气劲爆炸,连空气都发生了扭曲。陈铮身形冲天而起,血刀如银钩铁划,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惨叫传出,白头翁胸前被划开一道尺许长的伤口,皮肉翻卷,肠子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暴响,白头翁的惨叫嘎然而止,侵入体内的阴气被陈铮引爆,胸口一朵血花绽放,仰面跌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