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嘴巴不干净,该杀!”

    陈铮施展鬼爪手,爪掌指转换自如,凌厉的劲气带着无坚不催之势,把空气都撕裂了,发出“嗤嗤”的刺耳声,杀的郎氏兄弟步步后退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与陈铮交手的乃是朗氏兄弟之老二,有外匪号:“银狼王”。

    因为两兄弟姓朗,心性狠毒,翻脸不认人,如养不熟的狼崽子,又出身于关外荒原,所以被人称为“大荒狼王”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的实力不强,虽没有排入琅琊榜,但无人敢小觑。但在陈铮眼中,完全不值一提,他都没有拔刀,只以鬼爪手便把“大荒狼王”中的银狼王杀的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凝于双手,一爪探出,阴风惨惨,爪劲破空,尤如厉鬼惨叫。

    满天爪影把银狼王团团围住,时而化爪为掌,阴邪森寒的也掌劲当头拍下,杀的银狼王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还不帮忙!”

    银狼王险死还生,急的满头大汗,连忙朝旁边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话才出口,一道惨烈的爪子扑过来,恶虎掏心般抓向他的胸口,要把他的心挖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嘶拉!

    爪如精钢,劲如利刃,瞬间把银狼王胸前衣襟抓破,在他胸口留下五道血痕,皮肉翻卷,露出森森白骨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的真气,好似浓酸在不断腐蚀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阴森的真气钻入体内,森寒至极,刹那间就冻结了他的血气,全身变的僵硬。银狼王感觉到体内的血气不断被消融着,下一秒就要变作一俱干尸,吓的面如土色,双目透出骇恐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夫,他纵横天下二十载,从没有听说过,也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“救我!”

    银狼王望着大哥“金狠王”,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算大罗神仙来了,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得手,寒声说道。

    眼神淡漠,目含血光。

    身形猛的化为一道影子,饱含白骨真气的手掌拍在银狼王胸口上,直接把他拍飞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一道赤光乍现,斩向银狼王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金狼王看到兄弟陷入险境,目眦欲裂,眼中暴出一团凶光,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鬼影无踪的身法,晚了一步,银狼王被一掌拍中掌口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紫黑的血中夹杂内脏的碎块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身高九尺的金狼王,就跟一头受了伤的野熊,厉吼着扑向陈铮。还没靠近陈铮呢,就见斩向银狼王的刀光猛的一顿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而后,就见着赤光于空中旋过一道半弧向他斩落,金狼王的脸上的喜色在一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这一道赤光,猩红如血,散发着妖艳、邪恶的气息,划破了空间,似慢实快,不等他有所反应,便已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金狼王的眼睛产生了幻觉,赤色刀光缓缓向他接近,只要稍微挪一下,就能避过。但这终究只是幻觉,赤光的速度出奇的快,像是一道红色闪电。

    赤光一闪,破空声才传到耳中,金狼王已经中刀了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金狼王的眼中露出不甘死亡的神色,一只手捂着喉咙的伤痕,一只手指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扑嗵,扑嗵!”

    先后两道声音,名震天下的“大荒狼王”,朗氏兄弟二人高大壮硕的身躯,推金山倒玉柱般跌倒,溅起一道尘土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好快的刀,好狠的刀!”

    脑中回想着那一道妖异的赤光,一股寒意侵入身体,众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,惊骇的望向陈铮。

    身为哀劳山弟子,见多识广,宁宇身为大师兄,什么样的高手没有见过,但陈铮这般如妖如魔的刀法,把他吓住了。

    此人的刀法,阴邪如妖,狠厉绝决,任他艺高人胆大,见识无数,也被骇的冷气直冲脑门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!”

    从陈铮突出现,一掌击杀银狼王,而后回身一刀斩杀了金狼王,说来话长,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持刀而立,泣血刀刀尖血芒吞吐,刀身血槽腾起妖艳的血光,一串血珠沿着刀锋流向刀尖,最后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的血光,透出冷漠冰寒之色,瞥了一眼金狼王的尸体,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,“大荒狼王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剩余三位高手已经被陈铮如妖如魔的刀法吓破胆了,步步后退,要想离这个凶人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,杀了贼子为郝师弟与高师弟报仇!”

    庞越一声高呼,杀入黑衣人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凝聚,盯向剩余三人,突然一声大喝:“杀!”

    声如九幽寒气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孤独城一剑斩出,迎向一名高手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夜在劫难逃,没想到转眼间形势逆转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只听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一道淡淡血光升腾而起,血光弥漫,如滔天之浪盖扑而下,陈铮身形变化,幻作十几道淡淡影子,泣血刀破空而下,血光乍然而现,又瞬间消逝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显出身形时,脚下已经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魏兄弟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吼嘶声惨叫,梅琼英心神一震,不可思议的盯着陈铮脚下的尸体,失声叫道:“狂狮魏逊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魏逊的同伴向陈铮扑来。

    口中厉吼:“小子,拿命来!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“无常剑郑安!”

    梅琼英惊呼一声,此人乃是琅琊榜上的高手,没想到竟与朗氏兄弟混在了一起,想到若非陈铮出现,自己一众人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无常剑!”

    陈铮嘴角悬出一丝冷笑,泣血刀斩出一道血光,迎向此人。

    无常剑郑安实力高强,乃是是名独行者,喜怒无常,故有此名。

    此人在琅琊榜排名十六,仅在梅琼英之后。修炼一门太岳剑法,就连哀劳山常门,巴山夜雨张秋水也是交口称赞,评其为天下剑法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门剑法共有三十六招,势若堂皇,意如泰山。

    郑安置之死地而生,心存必死之心,剑法更加凌厉,陈铮都不敢怠慢,杀生刀法斩出一道淡淡血色光华,刀光纵横交错,十几刀挥出,不断消弱郑安的剑势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,陈铮只练至小成,还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。尤其郑安的剑势堂堂正正,正对克刻了杀生刀法,让他有些缚手缚脚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铮没有施展出全力,只是把修为压制在后天八层,误导了郑安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剑法克制了对方,不由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:“我当哪里来的强龙,原来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手中无常剑势大力沉,瞬间劈斩向陈铮,纯粹的以力压人,逼着陈铮与他硬拼。太岳剑法在郑安手中使出,招式变化自如,蕴含一缕莫名剑势,堂皇浩荡,如神威般,凌然不则抵挡。

    梅琼英见到郑安意气风发,冷笑一声,这人也是气数尽了,敢如此轻视于对手。

    大荒狼王的实力并不比他差,在陈铮手中连十招都没有支持下来,就被斩杀。郑安何德何能,还这般自大。

    果然,等到郑安一门太岳剑法从头使到尾后,陈铮发威了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凝于泣血刀身,一刀斩出,杀气冲霄,绝灭之意令的万物生机皆凋零。

    梅琼英脸色猛地一变,感觉到体内生机流逝,连忙向后退却。

    “老三,老五,快往后退!”

    宁宇的眼光毒辣,一眼看出陈铮刀法狠绝,不分敌我,凡被他杀机锁定者,全数遭到杀气的侵袭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所有的哀劳山弟子都退到宁宇身边,看着陈铮与郑安激战,冷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法之强,明明一门杀气凌厉刀法,硬是被他使出气象万千,隐隐伴有风雷之声,抵消了郑安的太岳剑法中的掌皇之意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于陈铮的心性不合,取其精英,融入自身的刀法之中。杀生刀法中的冲霄杀机,与风雷之意相合,让这门刀法的意境立时大变,奇正相合,越发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陈铮催动白骨真气,凶猛的斩向郑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剑相击,一股恐怖的气劲爆裂而出。

    劲气相撞无法收敛,直接向四周扩散而开,卷起地面的枯枝败叶,呼啦啦的好像一阵狂风而起。

    陈铮的肉身强悍无比,每一刀都夹杂着浑雄的力量,配合精妙无双的刀法,威力凭空提升一倍。

    郑安也不差,八级武者,琅琊榜上有姓名,如今拼起命来,一时之间不落下风。太岳剑法气势雄浑,自有一股堂皇浩荡的大势。

    双方这一番交手,可谓棋鼓相当,无分轩轾。

    可惜,二人的修为差距实在太大。郑安只坚持了十几招,就已力竭,头顶冒起白汽,脸色陀红一片,显是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郑安完了!”

    宁宇眼光独到,看到郑安气势哀竭,便知他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梅琼英站在观宇门口,手提长剑护着身后的几名女弟子,听到大师兄的话后,脸上露出复杂难明之色。

    无论敌友,郑安也是与她同列琅琊榜的高手,眼看着落败身亡,情绪有些低落起来。

    不入九级,便是琅琊榜上的高手又如何,到头来免不了身死道消,残死荒野。

    夜空之中,突然传出一声厉吼!只见一道赤光划破空间,刺入郑安的胸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