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无耻恶贼,以少欺多,孤独前来领教狼氏双王的高招!”

    孤独城一声厉喝,手中长剑飞起一道剑光,忽然一化为三,竟是使出哀劳山的绝招。三道剑光闪烁着致命般的寒光,分击围攻梅琼英的二位黑衣人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一连三声剑光破空声,剑光太凌厉,二位黑衣人见势不妙,同时使出一门剑法,剑势浑雄,堂皇正大,直接架住孤独城的长剑,三人各运内力硬拼一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三人内力相冲,劲气外泄,空气爆炸般发出一声轰鸣,卷起一道劲风向四处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孤独城已是八级的修为,独斗二人,一时之间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浑厚绵长的真气化解了侵入体内的二道异种真气,最后三人各退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哀劳山七绝剑,像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朗氏兄弟倒吸了一口冷气,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当世之上,能斩杀他兄弟二人的高手有许多,小一辈弟子之中,能与他们斗的棋鼓想当的人,绝对的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其中,哀劳山七绝剑,个个修为高超,得了张秋水的真传。

    “青锋剑孤独城!”

    朗氏兄弟眼中齐齐暴射出一团凶光,人群中再次冲出一人,合三人之力围攻向孤独城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青锋剑,没想到哀劳山竟还藏着一位不弱于琅琊榜高手的弟子!”

    感受到三人体内溢出的森森杀机,孤独城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今夜把哀劳山七绝剑之一斩杀,想必张秋水老儿要心疼的吐血吧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孤独城手中长剑直接刺入其中一人,无声无息,剑光如电,根本不容敌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朗氏兄弟见状大惊失色,连忙后退,擎起长剑,挡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“结阵!”

    梅琼英一剑击退敌人,大喝一声,哀劳山余下几名弟子齐齐冲出来,剑光霍霍,杀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郎氏兄弟一方足五名八级武者,围攻梅琼英与孤独城。余者也都不是弱手,哀劳山的弟子彻底陷入下风,毫无反手之力。

    哀劳山其余弟子看到二师姐梅琼英陷入苦战之中,瞬间急了,不顾自身安危,冲杀过来,竟然冲破了把朗氏兄弟麾下的黑衣人的包围。

    同为师兄弟,这几人的实力远远不如孤独城与梅琼英,平场水准只有六级,但剑法犀利,这一番拼命起来,竟然伤了四五名黑衣人。

    包围圈被冲破,眨眼间死了四五名同伴,其中一人厉声大吼:“用暗青子招呼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片乌压压的暗器打出,突袭向哀劳山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暗器伤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这一波暗器来的太突然,谁都没有意料到,瞬间就有两人失去了战斗力,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郝师弟!”

    “高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二人倒地,余者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“贼子,我与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一片惨嚎怒吼,宁宇心中焦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快去支援!”

    冲着庞越怒吼一声,宁宇直起身体挪到观宇门口,看到两位师弟躺在地上,生死不知,一股滔天怒气充塞于胸膛,体内生出一股无名之力,抓起一柄长剑冲向黑衣人中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恰好一片暗器飞来,宁宇身在半空,长剑挥出一片剑雨,直接使出了哀劳山的嫡传剑法。剑光如雨点,乍起一团光芒,如同倾盆大雨,覆压而下,挥洒之间,响起一片的“叮叮铛铛……”撞击声。

    满天暗器被击落。

    火光照在众黑衣人脸上,双眼明亮,暴出点点寒芒,宁宇心中灵机一动,施展出了观潮剑法的覆雨式,身体陡然拔高三尺,长剑挥洒,似乌云盖顶,无数雨点落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黑衣人惨嚎了,宁宇这一剑巧夺天工,剑光闪烁间,从黑衣人眼前划过,刺破了对方的双眼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他也成了强弩之末,气机外泄,引动体内伤势。真气逆冲,让他内腑伤上加伤,只觉胸口憋闷的出不上气来,眼前猛的一黑,从空中摔落,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看到宁宇落地,庞越一声惊吼,冲到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隐身在树上,看的真真切切,眼中闪过一道血色。

    这位哀劳山的大师兄,剑法超绝,便是与顾轻舟相比,也只差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终究局限太大,池塘里养不出大龙,若是大离世界,宁宇在剑之一道的成就绝不会弱于顾轻舟。

    宁宇昏迷的时间并不长,被庞越渡入一道真气后,便已醒来,冲着他大吼道:“不要管我,照顾好师弟师妹们!”

    一把推开庞越,巍颤颤的站起身,可惜,伤的太伤,还没把腰直起来就又跌倒在地。幸亏庞越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宁宇。

    宁宇甩脱他,怒吼道:“看到我要死了,不听话了?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庞越丢下一句话,提剑冲杀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二十多位的黑衣人,双方厮杀折损四五名,又被宁宇一剑废掉六七名,当庞越加入战场后,众人压力骤然一轻,胜负之势立变。

    “剑法不俗,又有担当,是个可交之辈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对宁宇生出一丝好感,通过刚才一幕,陈铮已然确定,宁宇在哀劳山众弟子心中的地位极高,祁瑜若能得他关照,将来的日子必定会很好过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便有了出手相助之意。

    孤独城与梅琼英被五位高手围攻,此刻梅琼英已经落于下风,守多攻少。稍有不察,就被朗氏兄弟一掌击退,噔噔后退好几步,嘴角嗪出一缕鲜血,脸色突然变的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该轮到我出手了!”

    陈铮正要出手,就见梅琼英在三位同级高手的围攻下,受伤后退,一记掌风扫中她的胸口,“噔噔噔……”连退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保护二师姐!”

    梅琼英两次受伤,整个人摇摇俗坠,庞越见状挺身而出挡在她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师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老五退开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庞越直面朗氏兄弟,梅琼英脸色猛的一变,急忙大叫道。

    一掌重伤梅琼英后,正要一鼓作气斩杀梅琼英,就见庞越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贼子休想伤我师姐!”

    庞越横剑于胸,鼓落全身真气,一脸坚毅的把梅琼英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朗氏兄弟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阴恻恻道:“朗氏兄弟要杀的人,谁能拦的住!”

    银话音刚落,一掌拍向庞越。

    浑雄刚猛的掌力压迫而来,庞越好似被一头史前凶兽盯住,全身僵硬,呼吸困难,生出难以抵挡之心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!”

    庞越心中苦笑一声,双方差距太大,竟连对方掌印中的透出的气势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就在庞越闭目等死之际,突然一声冷哼传来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扑向朗氏兄弟,满天爪影带着丝丝阴寒气息从空中笼罩而下,抓向朗氏兄弟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察觉背后的劲气凌厉,“嗤嗤”的空气撕裂声传来,寒意侵入体内,朗氏兄弟脸色猛的一变,当即舍弃击杀庞越,扭身一掌迎向袭杀而至的爪影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陈铮一双手如精钢打造,爪劲凝炼,能把天都要撕裂了,阴森的气劲划过,就像锋利的刀子划在了纸上,朗氏兄弟的掌印被直接撕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击救下庞越,陈铮变爪为掌,遥空一掌打的朗氏兄弟后退。

    正在与敌方高手厮杀的孤独城,看到朗氏兄弟一人向着他这边倒退,身形猛地一闪,长剑刺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小心!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陌生人,两招之下就把朗氏兄弟击退,梅琼英脸色微变。看到庞越死里逃生,关心问道:“五师弟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二师姐,我没事!”

    庞越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。死里逃生,他的脸上一副惊魂未定之色,惨白无血。若非神秘人急时出手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面带疑惑的向着梅琼英问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梅琼英看着与朗氏兄弟交手的陌生人,皱起了眉头。此人神色冷厉,浑身露出一股阴森冰寒的气质,尤其施展的爪法,狠辣绝决。

    但她却从没有听说过,江湖中也没有与之相似的高手。此人不知是敌是友,梅琼英心中惴惴,不敢有丝毫放松。

    庞越见状,疑惑道:“二师姐也看不出这人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!”

    对方虽然救了庞越,但这人出手之间阴狠毒辣,招招直奔朗氏兄弟要害,不留一丝的余地,绝非正道路数,等到对方解决了朗氏兄弟,还不知是敌是友呢。

    “还是顾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自己都性命难保了,还有心情提醒别人,陈铮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一记鬼爪手抓向对方的头皮。

    这人肩膀倾斜,突然一个懒骇打滚,躲过了陈铮的必杀一击,双目寒光暴射,厉声嚎叫道: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朗氏兄弟的梁子也敢架?”

    煮熟的鸭子飞了,自己更是陷入险象环生之境,朗氏兄弟气的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年龄不大,一身武学却邪门至极。爪法凌厉猛烈,蕴含的气劲阴森冰寒,气侵入体内,竟让他有种脱光衣服置身于酷寒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