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二位师弟的做法,孤独城赞许的点了点头,接着就将目光看向了宁宇,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宁宇乃是哀劳山大师弟,这次为掩扩他们,被白云城的贼子所伤。这一路逃亡,让他心中愤郁之情难泄,对白云城的贼子恨之若狂。

    此时,大殿内的气氛十分沉重,也没人说话。白云城的贼子就在身后紧追,越是接近哀劳山,就越危险,随时都会引来强敌,所以都非常小心。

    庞越伺候完宁宇,左右打量,只见众拥挤围坐在干草上,神色紧张,紧握着手中长剑,心情复杂难明。

    这一次,哀劳山栽了,十几名师兄弟被伏击,只剩眼前九人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一行人还没有脱离险境,所有人加紧时间调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打坐时,突然由外面传来一阵“唏唏嗦嗦”的脚步声,衣袂破空声清晰的传入殿内,听动静似乎有不少的人。

    众弟子脸色猛的一变,孤独城不动神色,先是与梅琼英互视一眼,然后对众人开口道:“都不要做声,我先出去探探虚实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众人连忙手拿长剑,纷纷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殿外,只见远处有着点点亮光快速冲过来。不一刻,二十余人出现,很快就来到观外,一字排开,其中六七人举着火把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陈铮也潜入林内。收敛了气息,隐藏在一棵树上,看到一行人包围了观宇,借着火光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刚潜入林中,打量着观前的双方,突然耳朵抖动着,听到一声微弱的破空声,心中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连忙收敛了气息,紧贴在粗壮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连十几道破空声,一伙黑衣人冲入林中,在距离陈铮十几丈外的林子边缘蹲身伏下。

    隐隐的说话声传到陈铮耳边,只听的其中一人压低嗓子问道:“哀劳山这次领头的是哪一位弟子?”

    这伙人明显有备而来,一人应道:“七大真传弟子都在,不过其中两名被白云城所杀,大弟子宁宇也受了重伤,此刻正藏在观殿里面。”

    陈铮听到这里,心中恍然,观中的几名年青男女竟然哀劳山的弟子。随之,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他护送祁瑜前往的地点就是哀劳山,没想到确在这里遇上了。

    祁瑜要拜入托庇于哀劳山门下,若是对这几位弟子伸出援助之手,想必会对祁瑜有些帮忙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时候,只有在对方陷入山穷水尽之地时出手,才会显的珍贵。”

    陈铮耐着性子,隐身于树上,静待事态发展。

    无名道观前,孤独城看着一字排开的二十人,个个黑衣蒙面,只露出一对眼睛。

    藏头缩尾,来者不善!

    孤独城往前一步,遥遥拱手,扬声说道:“夤夜之际,哪一路朋友过访?”

    当先一人,脸上蒙着面,露出满头白发,目蕴神光,武功不弱,看起来要比梅琼英还要强上一丝。

    这一群黑衣蒙面人个个杀气腾腾的样子,哀劳山众人的气势不由为之一凛,生出了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蒙面人披露白发,阴恻恻的道:“朗氏兄弟冒昧打扰,只为一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就见梅琼英也出了大殿,拱手作揖道:“原来大荒狼王,两位气势汹汹而来,哀劳山曾有得罪之处吗?”

    梅琼英身为哀劳山二师姐,亦是登上琅琊榜的俊杰,巾帼不让须眉,话中带刺,面对强敌凌威不乱,自有一股英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梅女侠,朗某失敬,怎的不见贵派的大师兄宁宇?”

    朗氏兄弟话中透出一丝兴灾乐祸之色。

    朗氏兄弟身边的另一人接着开口道:“听说白骨山的地图落在哀劳山手中,哀劳山家大业大,想必对邪魔歪道之法不屑一顾。我等兄弟今夜不告而来,斗胆向几位借观一番,不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孤独城与梅琼英闻言,眼中暴出一团精光。

    “白骨魔君三百年前,威震天下,超脱九级之限,便是家师亦是仰幕非凡。如今得了白骨魔君的遗府,在下不敢擅专,还要禀告家师才行。几位好朋友若是对白骨魔君的遗冢有意,不如随我等师兄弟前往哀劳山,待在下禀明家师,定不会让诸位失望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,若这些敢去哀劳山,巴山神剑绝对分分钟教他们做人。

    哀劳山有两位九级武者,皆登上过琅琊榜,其中一人为哀劳山掌门“巴山夜雨张秋水”,一口神剑独步江湖,观潮剑法已达出神入化之境。天下间可抗之对手,不出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朗氏兄弟有些不耐烦了,突然目射凶光,狠狠的盯着孤独城,威胁道:“小子,把地图交出来,,咱们或许可饶你一命。如若不然,不要怪我们兄弟不给张秋水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孤独城脸上一团寒气涌现,这些人竟敢提他尊师的名讳,简直是不知死活。大怒道:“诸位都是成名多年之辈,尔今欺负几个后辈弟子,不怕为天下耻笑吗?”

    今夜他们是有备而来,不达目标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孤独城一行人在年龄上,虽然小了他不止一轮,但谁把他们当作后辈,谁的脑袋就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谁特玛敢把八级的武者当成后辈?

    朗氏兄弟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咱们只求地图,若尔等不识好歹,不要怪咱们兄弟以多欺少。”说话间,他身边的众人齐齐走上前一步逼向哀劳山众人。

    梅琼英暗骂一声无耻,俏脸罩寒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们损失惨重,七大真传弟子损伤两名,只有她与独孤城能与这些人周旋一二。剩下的师弟,师妹们,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庞越,也才初入七级。

    至于大师兄宁宇,身负重伤,已是半废之躯,随便一个来个普通人都能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此时,哀劳山一众弟子陷入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梅琼英忽然厉喝一声:“庞越照顾大师兄,其余人随我迎敌。”

    梅琼英话音刚落,飞身而起,直扑朗氏兄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二名黑衣人从人群中冲出,迎向梅琼英。

    这二人武功甚高,只比梅琼英低了半筹,全都是八级武者。梅琼英刚与两人过了几招,便暗叫一声不好,连忙用足内力,同时抵挡起起二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孤独城眉头瞬间皱了起来,这二人实力不弱,尤其配合默契,精通一门合击之术,数招过后,梅琼英渐落下风。

    又朝着梅琼英看去,虽然略微落于下风,但却依旧游刃有余,暂时没有落败的迹象,孤独城不由松了口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