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能坚持住吗,坚持不了就休息一会儿,我在前面看到个背风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还能坚持!”

    祁瑜的脑子里昏昏沉沉,浑身疼痛,四肢无力。即使如此,一直咬牙紧跟在陈铮的身后,坚持不休息。

    等到他双眼模糊,头脑里出现幻觉时,整个人摇摇晃晃,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。但他还没有放弃,硬顶着吹袭而来的暴风雪,一步也不肯落后。

    祁瑜没有受虐倾向,他心里十万分的不愿受这分苦楚,想到背风地休息一会儿。但他不能,他清楚的记的陈铮对他说的话:“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”

    这一路的艰辛与磨炼,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在变强。身体在强壮,皮肤坚韧,能把普通绞碎的暴风狂沙吹在他的身上,只能留下一道道浅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进步,是祁瑜坚持下的最大源动力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祁家不会放过自己,想要自保,想要为母亲讨一个公道,只能靠强大的实力。就如同,当日陈铮身负重伤,一边咳血一边战斗,祁秀宁却不得不退。不是祁秀宁心怀慈悲,而是陈铮实力强于对方。

    不疯魔,不成功!

    每当他感觉快要坚持不住时,福伯临死前的样子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,福伯是他的力量之源,带给他坚定的意志,强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祁瑜相信,自己可以坚持,并会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潜力。也正如他所想,当成达到身体极限,感受下一刻就要死去时,体内涌现出一股新生的力量,令他能再次坚持住,紧紧跟在陈铮的马后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祁瑜的变化,陈铮惊愕出声:“竟然突破了皮肉境后期!”

    祁瑜进步之神速,超出他的预料。按照这种速度,恐怕不等到达哀劳山,就能突破易筋境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他在哀劳山有了一份自保之力,我也可以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祁瑜的表现,让陈铮越来越确信,对方就是此方世界的气运之子。陈铮有着很强的直觉,祁瑜会给他一份极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看到祁瑜的身体再次达到承受极限,陈铮终于开口了:“好了,可以休息了!”

    陈铮的声音入耳,祁瑜感觉身体中的力量在一瞬间流逝,全身酸痛,每一寸血肉都被摧残至极。

    刚至背风地,暴风沙雪减小,祁瑜如至天堂,双腿一软瘫倒地上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:大睡三天!

    休息片刻,吃过了干粮。看到陈铮闭目打坐,祁瑜明白,今日要在这里宿营了。默默起身,重新走入狂风暴雪之中,开始修炼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感受着气血在体内的流动,劲力震颤,好似顽皮的耗子在流窜,劲力所到之处,一股微弱的力道透过皮肤,所在之处的皮肤忽然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祁瑜睁开眼睛,眼神明亮,一股惊喜充塞在胸膛,恨不得狂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哥说的力通皮毛吗?”

    到达这一步,他才算真正的进入皮肉境后期。有朝一日,他能随意调动劲力,贯透任何一处皮肤,皮肉境就将大成。

    等到劲力向下渗透,便可进行易筋境的修行了。

    收敛了气血,祁瑜走到马儿身边,解下勾镰枪,开始习练枪术。

    他心中谨记陈铮所说:“情绪储存在体内,在练枪时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胸膛中,一股暴戾的情绪喷发而出,“滋”的一声,一缕枪芒激发而出,七式枪招随心而动。他能清楚的感应这股暴戾的情绪与他的勾镰枪融为一体,枪有了情绪,招也有了情绪。

    这是他赋予的,枪与招融为一体,心与枪融为一体,心之所在,枪之所在,招发由心,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陈铮早已停止打坐,看到祁瑜的枪术,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,一点就透。”

    任何一个师傅都喜欢这样的徒弟,勤奋而且聪慧,看着祁瑜在进步,就像自己也在进步,其中喜悦,让陈铮有点沉醉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?”

    祁瑜收枪而立,道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手中的勾镰枪紧紧的握住,随后向着前方的暴风雪猛然刺出,枪花乍开,枪芒吞吐,冰茬爆裂,与暴风摩擦中带起了一阵呼啸声。

    随着每一枪的刺出,隐隐有着一股暴虐的杀机从枪尖上透出,搅动了风雪,形成一道风卷。

    长枪一个横扫,枪杆弯成一个夸张的弧度,直接打爆了暴风,一道道旋风四起,卷起沙尘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,看到祁瑜还要练习,开口道:“休息一会儿吧,欲速则不度。武道修行,贵在一张一弛。好好体悟一番刚才的所得,比你练习十遍一百遍都有效果。要学会总结,学会张弛之道。”

    祁瑜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气血,散去周身劲力,整个身形似乎被风推着,眨眼间便来到了陈铮的身边。速度之快,令陈铮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一招借风借力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,实在是神来之笔。祁瑜的资质与悟性,连陈铮都有些忌妒了。

    “很精妙的御风之术,我果然没有看错你!”

    祁瑜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能得到陈铮夸赞,让他极度的兴奋,嘴上却谦虚的说道:“都是大哥教的好,若没大哥,我早已死了祁秀宁剑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中记住就好,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。当你修行有成,所有的仇恨对你而言,都不在算什么。

    枪术一道上,你已经入门了,日后要做的就是勤加苦练,提升修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虽然陈铮没有收他为徒,但这一路上对他尽心指导,在祁瑜眼中,陈铮不是师父,甚是师父。

    这世上,陈铮是第四个真心对他好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努力修行,将来学有所成,以报答大哥的无上恩情!”

    祁瑜心中暗暗发誓,武道之心越发坚定。

    “天快黑了,我去捡些柴禾,你且在此好生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陈铮起身交待一声,身后传来祁瑜的叫喊道:“我去打猎!”

    说吧,提着勾镰枪向白头山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