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哥,我不想去哀劳山,咱们可以不去吗?”

    陈铮“呵呵”笑了起来,道:“这可是福伯的遗愿呢,你是怕去了哀劳山被人欺负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大哥在一起,跟着大哥也能习武,为什么要去哀劳山,他们比大哥还强吗?”

    在祁瑜眼中,能击退祁秀宁的人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高手。哀劳山他没有听说过,在他小小的心里,是一个很抽象的存在。

    陈铮看了祁瑜一眼便闭上了双目,脸上似笑非笑,缓缓道:“武无止境,一山还比一山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

    祁瑜摇摇头,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比陈铮还厉害的高手。见陈铮闭了双目,不愿意说话,祁瑜专心烤制着兔肉。

    相处这的这段日子,祁瑜已摸清了陈铮的性子,不喜多言,待人有些冷漠。或许是把所有的心力都投入了修炼武道之中,有些不通情理与事故。

    上行下效,无声无息之间,在祁瑜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:“正是这般努力刻苦,大哥的实力才会这么强吧!”

    每次看到陈铮打坐运功时,祁瑜便会暗自告诫,要向大哥学习,勤奋修炼,不能有一丝的偷懒之心。

    雪洞不大,但有外面的雪墙遮风,即使火堆熄灭,洞里也不寒冷。

    清晨,一缕寒风把祁瑜从熟睡中吹醒,从地上爬起来,祁瑜顿觉浑身充满了活力,昨天的疲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刚出洞口,便听到了陈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哥怎的不叫醒我哩?”

    陈铮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,祁瑜站在雪洞口,凌厉的狂风刮在脸上,猛地打了一个冷战。惊呼道:“好大的风!”

    昨天的雪停了,今天的风更大了,吹在脸上刀割一般。

    三面雪墙,迎风的一面被吹塌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零落着无数的脚印,显是陈铮晨练时留下,浅浅的,至多只有半指厚。

    “活动活动身子,咱们该上路了,今天风大,不过对于你来说,是个难得的磨炼基础的机会。今天,你就跟在马后步行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一觉睡醒,迎来这么一个晴天霹雳,祁瑜心神俱惊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!”

    陈铮喝斥一声,道:“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天地为炉,风雪为工,气血为炭,你若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锁住气血,紧闭毛孔,才算真正的稳固了皮肉境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祁瑜有些畏惧的看着外面呼啸如刀的狂风,缩了下身躯,用力的点了点头,崩着小脸坚决说道:”我一定能行,绝不让大哥失望!”

    陈铮与祁瑜所在的位置,位于关外荒野,又名北部荒原。

    荒原是个名称,其实一点都不荒,等到冬春之际,万物复苏,天苍苍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天高地阔,是难得的美景。

    哀劳山位于荒野东北部,白山黑水之界,是当世武道圣道之一。琅琊榜连续两届都有人上榜,一门两位九级武者,都在当打之年。

    看到白头山,就进入了白山黑水地界。

    这里是个风口,方圆数百里是普通人的禁地。生机绝无,一年十二个月都是风季,地面受到风蚀,寸草不生。遍目所及,全是风化后的山石。

    从东南西北刮来的风全都窝在这里,使的常年累月都处于风季之中,刮起地面的沙石,形成漫无边际沙尘暴,能将一个活人吞没。

    此时的祁瑜,追在陈铮的马后,迎着沙尘暴艰难的行走着。

    经过一路的磨炼,祁瑜的武道修为进境神速,已经达到皮肉境中期,劲力贯通皮肉,伍力抵抗着风沙的侵袭。

    地面的积雪,冻成了冰茬,被肆虐的狂风袭卷,割破了他的衣服,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印。

    狂风袭卷沙雪,没有停歇的意思,祁瑜感觉自己进了冰刀雪风的地狱之中,狂风与砂石并未对他造成伤害,但夹杂的冰茬子,却像小刀子在身上割肉,不止疼而且还流血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无名功法有成,达到了皮肉境中期,换作以前的自己,早就被狂风中的冰刀绞成碎肉了。

    兔皮制作帽子就像得了斑毛病,一块有毛,一块无毛。抬起头看向前面行走的陈铮,见其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。根本不在乎肆虐的狂风,周围一尺之内,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“真空”,风吹不进,沙泼不入。

    就如同风雪之神,丝毫感受不到自己所经历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想要抵抗风雪,要先领悟劲力的外用之法。劲通皮毛,形成震劲,让风不在成为你的阻力,反而变成你的助力。如果你能达到一步,也就摸到易筋境的门槛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风成为助力?”

    祁瑜尝试着凝聚劲力,心神分散,气血溃散,忽然发出一声痛呼,连忙收敛心神,不敢再分心,向陈铮问道。

    “武道之源,在于感悟天地。天地万物皆为武,风也是一种武道,你要用心去感受它,感受它对你的伤害,它的速度,它的方向,甚至是它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陈铮说的太玄乎,祁瑜听着满头雾水,怀疑的问道:“风还有情绪吗?”

    “轻风拂面,你觉的它像什么?”陈铮反问道。

    祁瑜脑海里回想着轻风的样子,轻风吹在脸上感觉,柔和,温暖,或是轻凉,就像福伯常常抚摸他的头顶,对他慈详一笑。

    “福伯!”

    想到福伯的音容笑貌,祁瑜喃喃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风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祁秀宁!”

    大概在他心里,祁秀宁是天底下最恶毒,最暴虐的存在,就像现在的狂风沙暴,隐藏在沙暴中的冰刀就是祁秀宁的剑,在不断伤害着他,要把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用心去体会,用你的情绪去触碰风的情绪,甚至是用你的身体去感受它。”

    凌厉的暴风雪呼呼的吹在祁瑜的身上,冰刀锋利,似乎要把他千刀万剐,剧烈的痛苦让他狂怒,一股暴戾的情绪冲塞在胸口。

    陈铮的灵觉何等敏锐,狂风暴雪也无法阻隔,清晰的感受到了身后祁瑜的体内酝酿着一股暴戾之气。

    “感受到了吗?”

    声音穿透了风雪,钻进耳朵里,让祁瑜暴虐的情绪为之一平,祁瑜的沉声说道:“感受到了!”

    “记住它,把它储存你的身体里。当你在练习枪术时,再把它爆发出来,你就会感受到武学也是有情绪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”

    祁瑜感受到了胸中的暴虐情绪,但他分辩不清楚,这股情绪是他自己的,还是这周围的暴风雪的。不明白不要紧,他会如陈铮所说,把它记在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