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瑜接过瓷瓶,对着陈铮再三感谢后冲到福伯身边。

    “少年!”

    福伯的气息断断续续,双目无神,看向祁瑜的眼神露出浓浓的慈爱。

    “福伯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祁瑜倒出两颗丹药,喂入福伯口中。

    福伯的伤势太重,被丹药呛住,剧烈咳嗽起来,血丝溅落在祁瑜身上。丹药从口中吐出来,倒在地上。祁瑜忙手忙脚的捡起丹药,用袖口擦干净,再次喂入福伯嘴里。

    “福伯,你快吃药,吃了药就好了!”

    福伯有些困难的举起手,挥了一下又摔落下来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老奴不行了,少爷以后要照顾好自己,要小心祁家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福伯,你不会有事的,赶紧把药吃了,一定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福伯摇摇头,伸手摸着祁瑜的头顶,从怀里掏出一柄匕首,交到祁瑜手中,叮嘱道:“拿着这柄匕首去哀劳山,到了那里祁氏不敢再害你了。好好学武,将来要为你母亲讨回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要和福伯在一起……”祁瑜泪眼朦胧,泣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!”福伯忽然严声厉色的喝道,“我不能送你去了,你要求那位前辈送你去哀劳山,不到九级时绝不能与祁家人见面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福伯咳嗽起来,一股股血沫从嘴里呛出来。感觉到体内生机急速流逝,福伯双目突出,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叫道:“要为你母亲讨个公道,一定要讨个公道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祁瑜连忙点头,福伯还不放心,嘶声叫道:“我要亲口听你说,你说!”

    此刻,福伯已是回光返照,祁瑜大声叫道:“我会为母亲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福伯生机全无,已然气绝。

    “福伯……”

    祁瑜拥着福伯的尸体,嘶声哭喊起来。

    嗓子哭哑了,感觉浑身寒冷,福伯的尸体都冻僵了,捡起一杆勾镰枪,寻个避风的位置开始挖坑。

    数九寒冬,纷纷扬扬的大雪也不知下了多久了,地面冻的就跟铁块一样。勾镰枪刺在地面上发出“当”的一声,震的祁瑜虎口发麻,只在地上留下一个白点。

    这小子有股倔劲,与坚硬的地面较起劲儿,不断拥向地面,不一会儿,虎口震裂,鲜血顺着枪杆流下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一堆篝火燃起,祁瑜借着火光,还在挖着。

    手都冻出疮了,虎口处血肉模糊,终于挖出一个一丈长,三尺宽的土坑。整理了福伯的衣服,连着福伯的刺枪一同埋进坑中,堆了一尺高的土堆,插了块木板。便跪在木碑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,而后坐着篝火旁边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次疗伤,耗时极长,直到第二天才结束。

    双眼之中,一道血光乍现,感觉到五脏六腑间的伤势再次稳定,扭头看到祁瑜缩在熄灭的篝火堆旁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子,醒来了!”

    陈铮低声喝道,声音在祁瑜耳边炸响,直接把他惊醒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祁瑜惊叫一声,看到旁边的陈铮时,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天寒地冻,小心冻伤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看他双脸冻的青紫一片,双只手上生出了冻疮,摇摇头,朝着谷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要走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出谷,祁瑜大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生在谷中待着,我去弄着吃的!”

    声音还在耳边回响,陈铮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虽然有伤在身,但不妨碍他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这门黄泉魔宗的绝顶身法,易学难精,非白骨阴风诀催动,难以大成。

    陈铮修习已有数年,早已达到出神入化,炉火纯青之境。

    祁瑜见过陈铮施展这门身法,此刻见到依然震骇无比。心中生出浓浓的羡慕,暗想:“我若有前辈的实力,就也不用怕祁家,一定能为母亲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一念而生,脸上露出坚决之色,双手握拳,暗自发誓道:“我一定要拜前辈为师,求他传我武道,为母亲报仇!”

    陈铮去的快,回的也快。

    刚入谷中,祁瑜扑嗵一声,跪倒在他的面前,口中悲呼道:“恳求前辈收我为徒,叫弟子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武道都还未成,哪有资格收什么徒弟!”陈铮缓缓摇了摇头,拒绝了祁瑜。

    他来此方世界,一为武罗逼迫,不得已而为之;二为提升实力,哪里有闲工夫收徒弟。再者,他所修炼的功法,也不适合外传。

    于是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祁瑜,头也不回的走过去。再篝火边清理了手中野味的皮毛内脏,然后重新点燃火堆,开始烤制。

    野味烧烤好,祁瑜依然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日夜没有进食,加之悲伤过度,昨夜还受了风寒,祁瑜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晕晕欲睡,显然是到了身体承受的极限,若再强撑下去,身体都要垮掉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烤烤火,吃点东西吧!”

    野味在火堆上,滋滋冒着油花,一股肉香味传入鼻中,祁瑜吞咽了一口唾液,起身来到篝火边。

    火焰的温度扑到身上,祁瑜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,身上寒意被驱散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,不可能他一跪下磕头,陈铮就会收他为徒。已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,该吃吃,该喝喝,也不会打扰陈铮,但他会一直跟着陈铮,直到他同意收自己为徒为止。

    小伙子还是太年轻,以为自己表现出诚意,就能打动陈铮。却没有想过,他与陈铮非亲非故,萍水相逢,就因为陈铮击退了祁秀宁,就会收他为徒吗?

    太天真了,这个世界,不是有诚意就能心想事成,也不是努力就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陈铮两世为人,什么场面没有见过。这几年的杀伐早就把他的一颗心磨炼的硬如铁石,不论祁瑜有着何等悲惨的遭遇,跟他有关系吗?

    这世界上,悲惨的人还少吗?

    难道每一个向他下跪,求他相助的人,都要出手帮忙吗?

    很抱歉,陈铮不是佛门弟子,从不讲究慈悲为怀。也许偶尔会发了一次善心,但绝不是为了行善,只是随手而为,兴之所至罢了。

    撕下一块脯肉递给祁瑜,陈铮自己也切下一块。

    食物入腹,瞬间驱走了一切的寒冷,祁瑜一日夜没有进食,狼吞虎咽,大半的野味进了他的肚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