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品琅琊榜之上的高手,除非十年之期已到,不然很难下榜。

    但是,上品琅琊榜最晚入榜者,也已有七年之久。这一期琅琊榜更新,上品榜单上有二十一人下榜,但未有一人上榜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,十年之内无人晋升九级。

    由此可知,八级武者想要晋升九级,是何等之难,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祁秀宁步入八级巅峰之境已有一年了,但她这一年来,修为没有丝毫寸近,只能困于九级门槛之外,连九级的边都摸不着。

    武者由八级晋升九级,是一个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八级武者,若是保养得当,寿命可达一百二十岁,但能活到寿终正寝的人少之又少,八九十岁就算很长寿了。

    但九级武者,却能轻易的活过一百二十岁。

    据闻,长生谷的一位祖师爷都一百四十岁了,还是一副面色红润的样子,没有一点驾鹤西去的迹象。

    如此,就可对比出九级武者的珍贵之处,堪称一方核武器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当祁秀宁说出陈铮为九级武者时,天不怕地不怕的黑骑军才会露出惊骇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位九级武者当面,根本不是他们这几十人可以抵抗的。若是再多一倍,或许可以靠人海战术堆死对方,但只有区区三四十个人,恐怕都不够对方杀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妄动真气,虽然一刀斩杀了鹰鼻男子,却牵动了内腑之伤,忽然剧咳起来,一丝血丝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祁秀宁眼睛猛地一亮,大喝道:“他受了重伤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有些绝望的黑骑军士气大增,所有人顿时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脸上也纷纷露出惊喜若狂之色。

    这群祁家耗费巨资培养的悍勇之士,看到陈铮吐血,突然高声嘶吼起来:“大家一起上,他只有一个人,杀了他为祁老大报仇!”

    在这个声音的号召下,黑骑军尽皆调动起来,朝着陈铮冲杀过来!

    陈铮是何等人物,尸山血海之中闯出来的人,死在他刀下的亡魂没有一千也有五百,即便重伤在身,要杀光这些人不容易,但他想走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虽然修为受到天地压制,修为跌落至后天九层之境,但他半步先天的境界与见识还在。看到黑骑军冲来,轻哼一声:“找死!”

    随即,他轻呼了一口气,冰凉的空气渗入肺中,令他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手中泣血刀骤然腾起一道血光,伴随着风雷之响大作,冲入黑骑军之中。

    赤光游走,如雷光闪烁,灵动之极,嗤的一声,赤色的电光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过,当先一名黑骑军只觉眼前闪过一道血光,一道血线在这人喉咙上浮现。

    嗬……

    这人捂着喉咙,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渗叫,倒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身如鬼魅,一晃之间,十几道影子幻化,虚实难辩,祁秀宁脸色猛的一白,惊声大叫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风雷九击以陈铮如今的境界施展出来后,直接化作一方风雷世界。

    一名黑骑军想要躲避,谁知他的身体一动,一道赤光横空而至,刀光入体,阴森的真气直接沿经脉逆行,震断了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肆意杀戳麾下,祁秀宁目眦欲裂,厉喝叫道:“阁下是要与我祁氏为敌吗?”

    她能在双十年华成为八级武者,执掌祁家八百黑骑军,杀伐果断,心性坚韧,虽然对于陈铮这位陌生的九级武者心有顾忌,但不等于她就害怕了。

    祁氏能屹立于乱世之中,一百五十年不倒,且越发兴旺,甚至有能力对外扩张,并不是只有祁秀宁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她祁氏还有一位老祖宗坐镇祁城,曾为上品琅琊榜上之人。即使琅琊榜更新,被撤下榜单,依然具有无上震慑力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,遵循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王不见王!

    九级武者不会轻易与另一位同级的高手为敌。

    “祁氏很有名吗?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即是嘲讽,亦是询问。

    “看来阁下是存心与我祁氏为敌呢,秀宁不才,还请阁下指教!”

    祁秀宁手中长剑挽出一个剑花,遥指陈铮,催动真气,“滋”的一声,剑芒吞吐,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机锁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沉声大喝一声,泣血刀上血焰升腾,催运白骨阴风诀,荒野之中游离的阴气向他汇聚而来,化作一道灰蒙蒙的气雾,环绕在身体周围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九级武者!”

    祁秀宁暗抽一口冷气,神情变的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当世九级武者的数量不超一百,而且王不见王,不知是哪一方高手能把他伤成这样。九级武者位居绝巅,即使受了伤,也非她所能对抗。

    祁秀宁在赌,对方绝不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与祁氏为敌。需知,祁氏也是有着九级武者坐镇的。

    可惜,祁秀宁估计错误,陈铮前非这个世界之人,对于九级武者的威慑力毫无感觉。以他的心性与实力,也不在乎九级武者的实威慑力。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颤鸣,摆出杀生刀法的起手式,静待祁秀宁出手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不主动出招,祁秀宁娇吒一声,一道剑光刺出,剑气破空发出呼啸之声,一口气连出十几剑,红衣寒光,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诚如祁秀宁所猜,陈铮并没有使出全力,把修为压制在后天八层以下,整个人点地借力,如同鹞子般腾空而起,强行冲破剑光,手中泣血刀无声无息斩向祁秀宁。

    陈铮本是半步先天,后天十层圆满的修为,即使受了重伤,又被天地之力压制,修为跌落后天九层,但他的境界与眼界俱在。

    以半步先天的眼界催动后天七层的修为,足以对祁秀宁造成危险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完全视自己为无物,身受重伤,竟然还把修为压制在七级,对于一向高傲的祁秀宁无异于是极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可恶,敢看不我!”

    被陈铮一刀惊退,祁秀宁厉喝一声,双剑一前一后,如两条蛟龙向陈铮绞杀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有个名堂,唤作“金蛟剪”。

    杀性极重,双剑绞合之下,能逆斩万物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,逆斩万物是不可能的,但面对同等实力的武者,祁秀宁这一招“金蛟剪”绝对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自夸自卖,而是有着傲人战绩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