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陈铮闭关疗伤,沟通白玉门时,万里之外的北极寒冰界,归属于黄泉魔宗的修罗洞天之中,一道气势冲天而起,冲破了洞天的阻隔,现身于寒冰界的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九天罡风层上,冰刀雪箭,销骨蚀魂,未至阳神境,被此风吹在身上,倾刻间就会形销魂散,风飞烟灭。

    武罗的天人法相虚空而立,目光穿透了时空的阻隔,落在神都之内。一股深植于血脉中的气机消散于天地之间,代表着他的血脉后裔殒落了。

    殒落于神都,不用问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武罗大怒道:“废物!阴秀士身为护道人在干什么,可恶至极!”

    天人发怒,天地倾覆,一道阴云密布,九天落下雷霆。

    “杀我血脉后裔,断我回归之途,该杀!”

    武罗挟倾天之怒,天人法相气息高胀,好似火山暴发,强横的力量涌动着,勾动了天地元气,一只青玉色的手掌伸出,击碎了虚空,瞬间天地元气狂暴。

    九天罡风施虐,无数的阴煞之气汇聚,伴随着寒冰界的暴风雪,发出“呜呜”的狂呼声。

    青玉掌印伸入破碎的空间之中,而后遥遥锁定了神都,一掌按下。万里之遥,对于天人境而言,只是咫尺之间。

    天人境的绝顶大能,参悟天地之玄奥,可让沧海变桑田,天地换颜色,一举一动,都能引动天地异象,已经完全脱离了凡俗,成为神仙一流。

    武罗犯怒,天地变色,千里伏尸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声脆裂的声音响起,空间之脆弱就如一块玻璃,四分五裂,幽黑的混洞显化,一只青玉色的掌印出现在神都上空,而后一化为二,二化为四,向着不同方向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武罗,你敢在神都动手?”

    皇城之内,一道皇威浩荡的法相升空,气象威严,与天地格格不入,似欲乘风而去。看到四道掌印落下,伸手一指,一道无形无质,却又让人心惊胆颤的气机射向掌印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指劲点在掌印之上,四道掌印化作无匹的劲力,被此人随手一扫送入破碎的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,你敢阻我?”

    “阳神境以上武者不得于神都动手,此乃皇朝与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共约,违者共击之。”

    莫延昭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武罗一声冷哼,又是一掌拍出,虚空混洞扩大,一只更加凝炼万分的青色掌印出现,分别向着陈铮、张博萬、秦珂琴等人拍去。

    今夜凡与武启交手的人全都没有逃过。

    “武罗,你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莫延昭脸色阴沉无比,天人法相骤然冲向神都上空的混洞,以掌对掌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天空破碎,元气暴乱,所有修行入定的武者,齐齐喷吐一口鲜血,脸色苍白,精神萎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人境高手交手,元气形成潮汐,混洞正下方百丈之内,尽化齑粉。许多人在睡梦之中,就被莫延昭与武罗激发的元气潮汐绞杀。

    “武罗,本殿徒儿若有一根毫毛掉落,必不与你干休!”

    同样的修罗洞天之内,一位身着宫装的丽人飞凌虚空,一口修罗刃遥指武罗,吒怒厉喝。

    “黄泉魔宗要与天下为敌吗?”

    滔天的水浪从东海腾空,堵住了神都上空的混洞,一声怒喝于九天之上响起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武罗的青玉掌印被一道剑气击灭。

    无论是张博萬,或是顾轻舟,以及秦珂琴背后都有绝顶大能护持,武罗两次攻击,已然触怒了对方。

    他也知自己天人五衰将要来临,收回了暴发的劲气。

    “小辈断某回归之路,尔等若不给多一个交待,本座必不甘休!”

    武罗一声冷哼,收敛天人法相,目光穿透了时空,看到神都中一脸惊骇的陈铮,突然惊咦一声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诀?”

    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色微微一变,随手挥出一记暗掌,乘着虚空混洞弥合之际,直接落入神都南城,陈铮藏身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看到武罗这一掌,无论莫延昭,还是其他天人境,神色微愕,而后敛去了法相,各归洞天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于这些天人境而言,与蝼蚁无异,用来给武罗出口气,是生是死,根本不放在他们心上。

    掌印落下,陈铮心神震颤,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涌现,白玉门好似感受到了危机,骤然之间放出千万道毫光,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无力之感在心中升腾而起,武罗只是随手一击,对于陈铮而言,犹如世界末日来时,无一丝反抗之力!

    “可恶,这是武罗对我出手了”

    陈铮身心皆颤,面容扭曲,面对天人境,他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,被对方的惊天一掌锁定,手指都无法动弹,只能眼睁睁的等死。

    极端的愤怒之感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“武罗,武罗,若能度过此劫,我必杀你!”

    陈铮发出一声惊天厉吼,全力催动气血,运转白骨阴风诀,真气在经脉之中咆哮,整个人彻底疯魔了。

    天人境修士,强横到了极致,相隔万里之外,遥遥一掌,如山崩海啸,天塌地陷,瞬息之间,便置陈铮于绝死之境。

    “白玉门,给我显化!”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陈铮身上的天晶与血晶,尽数灰飞烟灭,凝炼成一团精纯的气息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武罗的掌印落下,一道白玉门户出现把陈铮吞噬。

    白玉门穿梭虚空,没有惊起一丝涟漪,好似鱼入大海,瞬间消失在大离世界。

    虚空波动,一座白玉门显化,从中跌出一道人影,而后白玉门再一次消失。

    陈铮跌落在了大地之上,口中吐血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被武罗击中,但只是一缕气机临身,就让陈铮的五脏六腑皆被重创,真气暴动,要把五脏六腑炸裂开来一般。

    废人一般,陈铮晕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同的世界,对应的规则也不同。

    陈铮初来,一身气息与本世界格格不入,一身修为受到这方世界的天地压制。加之身受重伤,只能借着灵觉来感知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稀薄,比之大离世界低了数倍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陈铮喘着粗气,口鼻间喷吐着白汽。

    丹田之中,真气缓缓流动着,进入了五脏六腑当中,配合着气血中蕴含的浓烈生机不断复着伤势。

    “这一方世界似乎很是弱小,天地对我的压制比之蛮荒世界弱小了好几倍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在蛮荒世界时,天地对外来者的压制强大无比,开始时,陈铮只能保持后天三四层的修为,直到改修无名功法,实力渐渐恢复。

    如今这方世界,他的一身修为被压制到后天九层,相当于打通任督二脉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正处于寒冬之际,寒风如刀,千里飘雪。入目之间,天地一片白茫茫,生机绝灭,万物凋零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鹅毛大雪纷纷扬扬,覆盖了地面。

    陈铮跌落的地方极巧,正好处于一处凹坑之中,坑边长着矮树,挡住了风雪。爬在地上,因为内伤过重,躯体无法动弹,任由雪花把自己掩埋。

    陈铮默默的催动气血,滋补五脏六腑。分心二用,运转白骨阴风诀,真气行走于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之间,不断的适应这方世界的规则。

    风雪肆虐,大地一片白茫茫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陈铮就在凹坑里躺了四五个时辰,若非他修为精湛,气血充沛,早就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随着气血对五脏六腑的滋补,内伤稳定,陈铮凝聚心灵之光,以心力探察身体各处,良久之后,脸上露出一道苦笑之色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体糟糕透顶,五脏六腑破裂,原来受创的肺叶,更是伤上加伤,好似火烧一般,稍用力呼吸,一股撕裂般的剧痛传出,让他双脸扭曲,豆大的汗珠滴落。

    胸腔处像被压了一块巨石,让他憋闷的厉害,根本不敢翻动身体,生怕牵动了五脏六腑,使之爆裂。

    若非他修炼了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,一身钢筋铁骨,气血充沛,这等重伤,已然要了他的命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天人境的威势,但对方的惊天气势让他现在回想起来,依然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只是一缕气机锁定,陈铮就全身无法动弹,遭受了重创。这一身的重伤,有七八成是他的气血爆乱,真气逆冲而导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武罗只是凭着气势对他的压迫,就让陈铮重伤。

    天人境的实力,当真是不可思议,超越了一切想象!

    陈铮的身体被掩盖在积雪之下,无法动弹,只能通过双眼以及灵觉来的观测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山林谷地,四处白茫茫的一片,看不到有人活动的痕迹。感受着这方世界,虚空中的天地元气远远比不上大离,甚至比不过他去过的太祖洞天,只比金山候洞天强一点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断定,这方世界等级之低,恐怕半步先天就是世界的巅峰,这让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本想着借助一方世界提升实力,但没想到此方世界的等级太低,能否突破后天十一层都在两可之间,更不用说先天化境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,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?难道又是个洞天世界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变的难看起来,若真是洞天世界,这次白玉门的开启将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里是荒山野地,入目之处,没有人烟,加之他的身体状况,还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