柿子捡软的捏,阴秀士一刀刺出,碧磷刀法闭烁着幽幽绿光,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至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“好一门阴损的剑法!”

    碧月道姑一直生于太祖洞天,对于阴秀士的毒辣了解不深。初一交手,就被杀的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道友小心,此贼的碧磷刀法专坏阴神!”

    可惜,秦烷的提醒晚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道碧绿的幽光闪过,碧月道姑的精神恍惚之间,被阴秀士一刀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光临身,碧月道姑微微一倾,剑尖与心脏相隔一寸,直接穿透后背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恶毒的真气侵袭入体,开始损坏碧月的血肉,一股阴寒的真气在体内不断游窜着,所过之处,气血无火而焚,莫名的气机冲入识海之中,开始侵染她的阴神。

    “贼子,我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肉体的极端疼痛,让碧月的精神为之一振,察觉到体内糟糕的状况,碧月尖叫一声,手中拂尘蕴含千钧之力,拂过阴秀士的胸前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银光乍现,阴秀士连忙向后退却,胸前火辣辣的剧痛传来,低头看去,只见胸前衣襟完全破碎,胸口处留下细如发丝的血痕,密密麻麻,血丝从中渗出。

    “贱婢找死!”

    被一位初入阴神境之人击伤,阴秀士眼中暴射出幽绿的光芒,脸色扭曲着,碧绿短刀迅速劈出,幽绿的光华直接斩向碧月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忽然窜出,挡在碧月身前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好宏吕大钟,一声闷响,身影晃动数下。刚猛的反震力,令的阴秀士后退四五步,握刀的手腕颤抖着,虎口麻木。

    “阴居士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就在碧绿短刀将要斩中碧月的刹那间,一名灰色眉毛的僧人,忽然挡在她在身前,硬生生受了阴秀士一刀,而后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同样的大力金刚掌,在这名僧人手中使出,如佛而临,金灿灿的掌印覆盖一丈空间。

    阴秀士身形突兀一动,好似鬼影般瞬移到一丈之外,堪堪避开僧人的掌力。

    “琉琉净士的秃驴,也要与我黄泉圣宗为敌了吗?”

    僧人双手合什,口诵一声佛号,徐徐而道:“阴居士言重了,老纳何德何能,敢与圣宗为难。只是,今夜不同往日,只要阴居士退去,我等自可化干戈为玉帛!”

    “杀我圣宗弟子,阴某身为护道人,若就此退去,将来如何在天下立足。”

    阴秀士阴惨惨的说道,如他所说,他倒不在乎武启竜的生死,但身为对方护道人,武启竜被杀,而他却畏敌而逃,不光在天下无法立足,就算是黄泉魔宗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虚妄闻言叹了一口气,他不会对阴秀士说什么大道理,什么放下屠刀,执念如虚妄之类,这种话糊弄一下凡人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琉璃净士哪位高僧?”

    僧人的修为不弱,比之他全盛时期尤要高出一筹不止。

    “老纳虚妄!”

    阴秀士眼中暴射出一道幽幽绿光,好似两点鬼火一般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虚妄大师,大师不在净士吃斋念佛,何必卷入世俗纷争之中,最终落的个身死道消,岂不可悲!”

    虚妄大师一声佛号,道:“吃斋念佛无法超脱,老纳名为虚妄,实则贪嗔痴恨俱全!”

    “你倒不是个念经念呆的傻和尚,先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阴秀士嗤笑一声,九幽寒气,漠然无情,脚下挪移,再次运起阴风鬼魅般的身法,手腕微微一抖,碧绿短刀发出一阵轻微的铮鸣声,一刀尽起,幽绿惨碧的刀芒升腾,斩向虚妄大师。

    虚妄眼前碧芒一闪,就见一缕碧绿消然无息的刺来。这一刀森然冷酷,尽现魔道绝情绝性之意,阴狠毒厉,令他精修数十几的不动禅心亦起微波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绝情绝性的魔头!”

    虚妄禅心敏感,瞬间感应到阴秀士刀上蕴含的真气,纯正幽深,这是正宗的魔道传承,正是佛门经典中记述的厉鬼之道。

    他一心在净土中修持,若非神秀出世,作为其护道人跟随,欲借红尘之法磨炼佛心,晋升阳神境,恐怕一生都不会履历俗世。

    如今尚是头一次与人交手,初临魔道大法。

    虚妄大师心神跌宕,脸色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掌拍出,淡淡的金光在虚妄的双手间环绕,重重叠叠的掌影弥慢开来,使出了最善长的千叶千手如来掌。

    面对阴秀士这般魔头,虚妄不敢大意。对方的修为虽与他相距甚远,可虚妄大师也是第一次与人交手,把阴秀士当作同一级别的高手对待。

    掌势绵绵,刚柔并济,瞬间挥出几十道掌影,真如千手观音般,手臂幻化,玄妙精微。

    千叶千手如来掌,乃是净士禅宗一脉的绝技,虚妄此刻使来,几乎达到这门武技之的最大威力,不敢说后无来者,但也超脱了前人之蕃篱。

    掌法之中,即有金刚伏魔之意,亦含佛陀慈悲,净心悟性之韵。

    看到虚妄的掌法,秦烷与碧月的眼睛猛的一亮,发出赞叹之声:“果然不愧是琉璃净土的高僧,虚妄大师掌法精妙,禅意浓烈。”

    虚妄大师这一掌,包含了他一甲子的禅功修为,深沉雄厚,精纯绵长,如今施展出来,立刻让阴秀士感受到无边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好深厚的修为!”

    阴秀士心中猛地一凛,所谓道涨魔消,魔高一寸,佛涨一尺。

    虚妄大师的修为达到阴神境九重,与阳神境无限接近。本就强过阴秀士,如今存了除魔之念,浓浓慈悲禅意受到阴秀士的魔性刺激,禅功威力陡然增强三分。

    反而阴秀士,一身纯正魔功被压迫,实力降低三分。双方一增一减,形势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面对虚妄浩然宏大的一掌,阴秀士奋起余力,碧磷真气在经脉中极速运转,碧绿短刀上升起一道淡淡幽绿惨碧的刀芒,向虚妄斩去。

    幽绿刀气与金光掌力冲撞。

    嗤嗤刀光,破开空气,阴秀士身形化作一道鬼影,瞬间穿过重重掌影,直接退后两三丈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身形落地,阴秀士的脸色由青转白,突然吐出一口鲜血,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。体内的真气好似被点燃一般,产生雄雄火焰,虚妄的禅功真气侵入体内,所过之处,瞬间引燃了他的碧磷真气。

    如白雪如春阳,毫无抵抗之力,被瞬间融化。

    一掌击伤阴秀士,虚妄大师并没有乘胜追击,反而双手合什,口唱禅音:“南无药师王佛,阴居士魔性深植,不如就此返回寒冰界,修心养性,或有机会一窥阳神之境,他日也能成个正果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大师要渡化我这个魔头吗?”

    阴秀士嘴角嗪出一缕鲜血,面色苍白,隐有一股铁青之色,双眼中幽绿的光芒,让人望而生畏,如同一只厉鬼,笑声刺耳,令人反感之极。

    阴秀士所修魔功阴损毒辣,名为碧磷刀诀,以灵祭鬼,浑身怨气缠绕,行走间鬼气环绕,普通人接近他三尺之内,就会他被身上的鬼气侵体。

    论妖异程度,还要胜过陈铮的白骨阴风诀,乃是当世一流魔功。

    阴秀士听到虚妄的话后,忽然嘶声大笑起来,如厉鬼之音贯入耳膜,秦烷与碧月顿时心神不稳,脸色齐齐大变,运起玄功抵抗。

    虚妄大师连忙一声禅唱,以无上禅功破了阴秀士的鬼音,二人瞬间恢复清明,看向阴秀士的目光透出一丝震怒。

    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阴居士还不觉悟?”

    看到虚妄脸上露出慈悲佛光,一副普渡众生的气质,叫人心中折服,不得不赞一声“大德高僧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阴秀士嘴角悬起一丝冷酷的笑意,眼中放出幽绿惨碧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阴某人奉祭黄泉帝君,身侍鬼道,不拜佛祖,大师白废一番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虚妄大师诵唱一声佛号,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赐,来日必定偿还!阴某人告辞!”

    阴秀士化作一道黑影,飞身而起,融入黑幕之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着阴秀士离开,秦烷心有不甘,亦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魔头成名三十载,虽然有过一次大难,状态不复从前,但也非他所能相抗。

    “大师,就这么放走这个魔头了吗?”

    碧月为阴秀士所伤,差一点就毙命,很不甘心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虚妄大师双手合什,温言解释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何况老纳也不一定能拿下这位居士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击退魔头,不如随秦某喝杯清茶,也好向大师请教一番佛法!”

    阴透士退走,剩下就是小一辈的弟子们的事情,他们不宜在参合进去,秦烷故而向虚妄大师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虚妄欢喜道:“能与居士谈法论道,老纳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话毕,看向碧月,问道:“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,和太素宫有何渊源?”

    碧月修持的素女功,本是太素宫嫡传,但在太祖洞天历经三百多年衍变,已然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虚妄只是感应能碧月的气息纯净如水,清凉如夜,但想遍脑海,也只觉得与太素宫的功法有些类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贫道碧月,太素宫教外别传素心观一脉,多谢大师适才相救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碧月道友,老纳有礼了!”

    三人一番寒喧,而后消失在崇恩桥附近。

    论说,斩杀了武启竜之后,陈铮一众人各自分散而走。

    原本,陈铮是想与顾轻舟一起的,但被秦珂琴阻拦,最终到了秦珂琴隐身的布庄。

    这间绸布庄并非众人前半夜栖身的那一间,而是位居城东,很普通二楼,面向神都底层的平民。

    很隐蔽,谁都不会想到,这么一间普普通通的布店,竟然隐藏着一位黄泉魔宗的嫡传弟子。

    翻墙越护,进入布店后院中,并排四五间平房。左右是库房与店伙计的住宿,没有惊动任何人,二人一前一后掠入院内,进入秦珂琴居住的正房中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就连魏笑笑都不知道,陈铮是第一个知道的人。

    客厅与卧房相通,只隔了一道门,门口放着火盆,还没有熄灭。赤红的火炭,让屋子里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“这里极为隐蔽,你若没有其他地方可去,就在这里疗伤吧!”

    秦珂琴为自己倒了一杯茶,坐在火盆边取暖。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婉拒道:“多谢秦师姐好意!”

    “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秦珂琴轻哼一声,而后不在说话,房间里陷入了寂静,只有炭火燃烧时发出的噼啦声响。

    还是陈铮主动打了宁静,开口问道:“师姐邀我来此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走,请便!”

    秦珂琴变脸如翻书,陈铮一句话出口,直接翻脸,声音冷如冰霜,没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陈铮不由愕然,邀请的是她,赶自己走的还是她,这是在闹哪样,难道每个月的那一天来了?

    当时,只是看到陈铮受伤,才邀请他来的。原本想着,自己这里极为隐蔽,是个藏身疗伤的好地方,没想到陈铮却不领情,顿时触怒了秦珂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走吗,怎么还不动身,我乏了,要竭息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语气极冲的下了逐客令,陈铮摸了摸鼻子,知道刚才说错话了,站起身对着秦珂琴拱了拱手,道:“师姐好生竭息,若有事可往酀州会馆!”

    话毕,陈铮出了房门,翻身而起上了房顶,消失在东城。

    “小贼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恨恨的跺了跺脚,转身走入闺房,嘭的一声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离开秦珂琴的布店,陈铮没有返回酀州会馆,朝着城南而去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在黑夜中急速飞掠,呼呼风声从耳边刮过,只听到衣袂破空发出的噗噗声音,不到半个小时,从长生桥上经过,进入清明坊中一座小院中。

    院中三间青砖房,东西各有两间厢房,院中有井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血衣的人正盘膝打坐,听到屋外传来破空声,睁开眼睛,目中溢出淡淡的血色,低声喝道:“口令!奈何桥上铺白骨!”

    “阴风山下奉黄泉!”

    口令无误,血衣人打开门,把陈铮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道:“免礼吧,莫离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密室,我要疗伤!”

    血衣人走到厨房,来到灶台之前,伸手在铁锅上敲了几下,片刻后,听到灶台下传来响声,把锅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一头黑线,这是血衣卫的嗜好吗?

    “灶台之下挖地道,玩地道战呢,就不能换点新意吗?”

    看着血衣人一副与地下游击队接头的架式,陈铮突然生出一种“你们真会玩“的念头。

    血衣人端起铁锅后跳下去。

    陈铮跳下灶坑,这里还有一人把守着,见到陈铮后正要行礼,被他阻止了。也不看是什么样的条件,搞这些虚头把脑的干啥玩意儿。

    沿着一条弯绕曲折的地道向前挪动,曲曲折折,约十来丈后,看见一扇门。

    血衣卫推门而入,点了油灯后,才邀陈铮进去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地下密室,一丈宽,两丈深。

    地上铺了毛毯,摆着几个坐垫,血衣卫送来了一壶茶,而后对陈铮躬身行礼道:“候爷且在这里疗伤,属下马上通知莫千户!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多少人知道?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莫千户,以下属下二人知道!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道:“尔等暂且离开,无我之令,不得轻意来此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血衣卫躬身退走。

    陈铮盘膝而坐,手握一枚天晶,一块血石,开始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武启竜拼死一击,天途剑威力宏大,一连数道重击,让陈铮肺部火辣辣一片,像是着火了一般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一次伤了肺叶了。

    取出一枚黄泉丹服下,以真气融解药力后,输送到肺叶处,阴冷的气息倾刻间浇灭了肺部的火辣感,清凉无比。

    陈铮舒服的长吁一口气,方才闭目运功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运转,调运真气,于经脉之中缓缓游动,一缕缕阴气汇聚而来,与天晶,血石相融合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手中天晶与血石化作碎末,陈铮从忘我之境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天晶越来越不经用了,这才吸收两次就变成一堆灰粉了。”

    伸手又掏出一枚天晶,陈铮正准备运功吸收,突然眼中闪过一道血光。又把天晶收了起来,而后闭目,心神沉寂,遥感心海中的白玉门。

    这次受伤,让陈铮明白,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自保。

    武启竜的实力在黄泉魔宗阴风山上,只能排在第三与第四位之间,与敖烈的实力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面对数位高手围攻,实力消耗大半之后,依然能重伤了陈铮,可见其实力之强。

    而武启竜的实力,放在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之中,根本排不上到前十,甚至连前二十名都够呛。

    以此衡量,陈铮的实力在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的同一辈弟子之中,撑死了也就是前三十至前五十之内。

    如果,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的十大弟子前三名都如武启竜这般实力,陈铮连前一百都进不了。

    与这么多的高手竞争,陈铮后天十层圆满的修为,只能充当别人的马前卒,为王前驱,最终只会为别人作了嫁衣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必须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借着这次受伤之机,陈铮试图勾通白玉门,借其之力提升修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