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!

    强劲的掌劲直接轰向武启竜的护道人。

    对方运起身法,倏忽之间,如同鬼魅般幻出一道影子,退到运河岸边。

    “呛”的一声,一道碧绿色的刀芒横天而起,于夜幕中划出一道幽绿的光华。刀芒的呼啸声被压抑,破开空气,发出低低的呜咽声。阴邪森冷的刀芒眨眼间斩向秦烷的手掌。

    掌劲与刀芒相互湮灭,秦烷向后倒翻一个跟斗,拉开与对方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是黄泉宗的阴秀士?”

    “碧游宫哪位?”

    一道阴气森森的声音传出,阴秀才手中握着一柄碧绿色的短刀,只有二尺长。催发的刀芒不断吞吐着,刀气环身,目光死死盯着秦烷。

    “秦烷,见过阴兄!”

    “秦烷,你敢阻我?”

    阴秀才眼中放出幽幽绿光,碧绿刀指向秦烷。

    做为黄泉魔宗的阴神境人物,他对当世十八家宗派的高手都了若指掌。对于秦烷,他也听说过,是一位新晋阴神境。

    相比他数十年的功候,秦烷明显弱了一筹。

    “忠人之事,不得不为之,还望阴兄见谅!”

    发现武启竜的护道人竟然是阴秀士,秦烷心中猛地一沉。此人心狠手辣,当年晋升阴神境后,为了渡过九难之劫,修炼紫河子母功,以阴神侵夺胎儿,无数幼儿未出母体,就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最终惹了一位太素宫的高手,被打的阴神尽灭,没想到竟还没死,还成了武启竜的护道人。

    其实不难理解,阴秀士阴神尽灭,若无天人境施展无上神通,哪里还能站在这里。以自由之身换取生机,阴秀士也不得不俯低作小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去死吧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碧绿的刀芒横跨空间,斩向秦烷。这一刀,刀光凌厉,幽幽绿芒吞吐,带着一缕锋芒不可挡的气势,秦烷不敢硬接,手掌一翻,避开阴秀士的刀锋。

    双手抖动,哗啦啦的串金鸣声,竟然有两道锁链从袖口窜出,摔打向阴秀士。

    阴秀士见他手腕上套着铁圈,挥动着铁链呼啸砸来,势若奔雷,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“勾魂使者,不知我的勾魂锁链能否勾走阴某的性命!”

    阴秀士的身法鬼神莫测,颇有一丝鬼影无踪的神韵,身体忽然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长长的勾魂锁链,以海底千年寒铁打造,神兵难伤,阴秀士见他这一招不可力敌,连忙后退到运河边,远离秦烷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手指在碧绿短刀上轻轻一弹,“呜呜”的声音从碧绿刀身上发出,好似鬼婴哭泣。于深夜之中,格外的瘆人无比。

    秦烷的一双目光,冰冷无比的刺向阴秀士,收回手中铁链,猛的催动真气,突然双掌连拍,一股可怕的掌劲夹带着气流呼啸压向阴秀士。

    “秦兄好精湛的掌法,只是恐怕还伤不了阴某人。”

    阴秀士手中碧绿短刀一刀斩出,刀身浮现出淡淡的绿芒,刀锋聚聚的真气外溢,阴邪森寒,一刀斩破秦烷的劈空掌劲。

    “阴秀士,你还以为自己是当年吗,秦某不才,就凭这双肉掌,来领教一番阴兄的碧磷刀法。”

    阴秀士眼中激射出一道幽绿电芒,长啸一声,纵身而起扑向秦烷。

    “想要见识阴某的刀法,就看你有没有这份能耐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秦烷冷笑一声,双掌连拍,掌影所过之处,劲流撕裂,发出震耳的轰鸣声,一双肉掌蕴含的力道惊人的可怕。

    阴秀士只觉一股狂猛暴虐的气势茏罩住,掌势之中蕴含的奇特的精神异力,不断冲击着他的阴神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魂使者,这一掌中竟夹杂着一丝精神冲击。”

    阴秀士脸色微变,终于明白盛名之士无虚士。秦烷晋升阴神境并不长,只有十多年时间,但修为之深,实力之强,只比他全盛时期弱了一筹。

    这一掌如巨浪滔天,排山倒海一般,不能力敌。阴秀士连忙以碧绿短刀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任由他掌劲肆虐,自身如同顽石,稳丝不动。

    同为阴神境,阴秀士明白,秦烷掌力再强,终究不能持久。只要撑住了他的三板斧,待他气势衰落,就是反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秦烷一道掌力击在碧绿短刀上,阴秀士身体飞退,深吸一口气,稳定了身形,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。

    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手中碧绿短刀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碧磷刀法施展开来,幽绿的刀芒腾起,如同燃烧的鬼火,让人望而生怯。

    阴秀士运起身法,带着一道阴风,身如鬼魅,碧绿短刀连劈十几刀,刀刀如鬼火,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使出刀光分化的技巧,配合阴如鬼魅的身法,一刀挥出,绿芒催发,刀气纵横。

    秦烷厉声大吼,浓黑如密硬如钢针的长发被颈风吹动着,如天神发怒,气势高炽,滔天的掌劲向阴秀士轰去。

    阴秀士身形挪移好似一只巧燕,灵动自如,任凭对方掌力雄厚,手中碧绿短刀不断劈出,刀气绞合之间把秦烷的掌劲击散。

    秦烷的掌法被破,饶是他的真气雄厚,气势如天,面对鬼魅般的阴秀士,就像拿着大炮打蚊子,一时半会奈何不得他。

    看到阴秀士的身法越来越飘忽不定,眼前鬼影幢幢,几乎难以分辩真假,忽然向后退了一步,如神而临的气势猛然消散。

    阴秀士周身压力突然一轻,轻飘飘的浑身不受力,一时之间难以适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秦烷猛烈的击出一掌,阴秀士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汹涌的掌力已经来到跟前。浑雄的掌力,如天河之倾的真气压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无法躲避,眼看就要被一掌击中,间不容发之际,阴秀士手中的碧绿短刀发出“呜呜”的鬼哭声,惨绿色的刀芒激发,忽然爆出一股绝强的刀气,迎向秦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碧绿短刀斩入秦烷的掌劲中,刀身蕴含的庞大真气形成可怕的幽暗之炎,侵入秦烷体内,令他浑身燥热,血液似被点燃,精神刹那间就陷入狂暴之中。

    “阴秀士不要跑,让我一掌打死你!”

    阴秀士也不好受,秦烷掌力浑雄,一刀斩中,好似点爆了炸药包,瞬间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劲爆炸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阴秀士眼前猛的一黑,身体就被轰飞。

    上半身传来鞭炮般的连响十几声,身形刚向地面,真气在全身运行,感觉到胸口有不畅,微微气闷,隐隐有一股火烧火燎的绞痛感,暗道一声侥幸。

    生生受了秦烷一掌之力,才只受了一点的内伤。

    十拿九稳的一掌,竟被阴秀士化解,秦烷好像狂暴了,双手扯起铁链,呼啸如风,铁链挥舞残留的黑影袭卷向阴秀士。

    双掌无功,他终于再次使出了勾魂锁链。

    阴秀士暗叫一声不妙,碧绿短刀收于背后,运起十二分的精神,整个人化作一道鬼影,在两根锁链之间穿梭。

    每一次,都险之又险的避过锁链,惊险之处,令人胆战。阴秀士稍微有些失误,就会被锁链抽中。

    很显然,阴秀士对自己的身法极有信心,这门以鬼影无踪衍化而来的身法,变化不如原版,但速度却更甚一筹。任凭秦烷使出所有力气,都不能再挨到阴秀士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两大高手交手,不光比拼修为武技,凝聚的阴神不断发出一道道心灵冲击,冲击着对方的精神。一旦有一方的阴神不够凝练,心志不坚,就被会对方的精神冲溃心神。

    别看阴秀士被两根勾魂锁链包围,险象环生,实则正暗自凝聚了阴神,夹带着疯狂的负面气息冲击着秦烷的精神,动摇着对方的心神,诱发他的狂暴。

    秦烷挥舞着两根锁链,越是打不到阴秀士,负面情结果就越积越多,到最后都有些疯狂了。

    强不持久,刚不永猛,秦烷的双眼变的通红,胸膛剧烈起伏,喷吐着粗气,气势开始由盛而衰,渐不如前。

    他为了对抗阴秀士的精神冲击,每一掌都用尽全力,不留余地。真气消耗之快,不到片刻钟,已显出乏力之感,体力耗损殆尽。

    整个人头顶冒出腾腾白气,汗水湿透衣服,不断滴下。

    “让你追着打了半天,该轮到阴某出手了!”

    阴秀士见状,长吸一口气,眼睛变成碧绿一片。碧绿短刀泛出盈盈绿芒,鬼火升腾,刀尖吞吐幽幽绿芒,刀气迸发,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“接刀!”

    阴秀士一声轻喝,身体如幻影一般,一刀斩向秦烷。

    同时,左手一挥间,鬼爪手也施展出来,三爪两掌,变化由心,忽而爪影满天飞舞,忽而掌劲重重如浪。

    这门武技,在阴秀士手中使出来,鬼神莫测,阴毒诡异,比之陈铮更具气象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凌厉的爪劲穿过锁链的缝隙,抓向秦烷的手胸。

    一声轻脆声音响起,手腕骨被抓碎,秦烷身体连忙倒退,冷电般的眼神紧紧盯着阴秀士。

    “好一记鬼爪!”

    “勾魂使者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阴秀士得意的笑了一声,直接一刀斩出,欲置秦烷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贼子敢尔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娇吒声,隐身于暗中的碧月道姑扑身而出,拂尘刷向阴秀士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秦烷看到来了援手,不顾左手腕受伤,催动真气,以阴神勾通锁链。锁链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如同一条蛇般灵活,锁链一端的尖刃直刺阴秀士胸口。

    两大高手一前一后围攻,阴秀士原本得意的脸色变的阴沉无比,双目之中放出幽幽绿芒。

    武启竜的护道人被拦截,崇恩桥下的激战也进入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四大高手围攻武启竜,十七八招之后,武启竜依然活蹦乱跳。就在双方激斗中,突然一道黑影从空中扑下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妖异的剑光横行,斩向神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剑光斩在神秀身上,发出一声轰鸣,神秀后退七八步,脸色变成一片淡金色,好似涂了金粉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一个金刚不坏之躯,原来是琉璃净土和尚!”

    来人一声轻笑,身轻如羽,掠向高空。

    “天妖殿的苍夜!”神秀一声轻哼。

    神秀已从陈铮处得知天妖殿苍夜之名,没想到果然遇到了此人。

    苍夜冷哼道:“琉璃净土的和尚不在佛寺里吃斋念佛,怎的也来了神都?”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神秀口呼一声佛号,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色,微微叹息道:“小僧亦有向道之心,乱世来临,不争则汰。”

    琉璃净土与天妖殿,一在西方一在南方,两派弟子只闻对方之名,却从没有见过面。

    正魔不两立,不如为何,无论神秀还是苍夜,闻到对方的气味都觉提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琉琉净土,佛前侍者神秀之名,苍某也有耳闻,还望大师指点一二!”说是指点,可苍夜话语中却透出森森杀气。

    “大师不敢称,小僧区区之名,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!诛妖剑之名,小僧亦有耳闻!”

    神秀从陈铮与顾轻舟耳中听到过苍夜之名,这位可是敢围杀顾轻舟,且差一点得手的存手。神秀不敢轻视,僧初出滑出一口戒刀,挽出一个刀花。

    “和尚也杀生吗?”

    看着神秀手中的戒刀,苍夜微微一怔,没想到这和尚如此阴险,竟然在僧袍里藏了一口戒刀。

    看他摆出的起手式,苍夜皱起了眉头,有些不确定的试探道:“阿难破戒刀?”

    琉璃净土最具杀伤力,杀气最盛的刀法,便是放在当世十八家绝顶宗门之中,亦是顶级的刀法,苍夜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佛亦有怒目金刚之时,何况是小僧!”

    神秀话才说完,就见一道剑光刺出,剑气破空发出呼啸之声,一口气连出十几剑,团团剑光罩向神秀。

    神秀点地借力,如同鹞子腾空,一式刀法斩出,杀气凌厉,丝毫没有佛门的慈悲之意,直接苍夜项上闪头。

    “好厉的杀气!”

    苍夜厉喝一声,挥剑拦向斩来的戒刀。

    他外号诛妖剑,手中利剑不知斩杀了多少的妖邪异类。这一道剑光斩出,气势森严,有着一股子斩尽苍生之意味。但神秀刀法更妙,手戒刀已至轻重并举之境。

    阿难破戒刀法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杀机暴起,一刀即出,便封住了苍夜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众弟子听令,随我斩杀来敌!”

    另一边,看到神秀与苍夜激战在一起,突然大喝一声,众人应诺,十多名黄泉魔宗的精英弟子齐齐围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,诛妖剑苍夜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唰唰……

    说话间,一片刀光如电,势不可挡,斩杀向苍夜。一口气连劈十几刀,招招如风吹拂柳,蕴含着浓浓禅意,却又杀机森然。

    苍夜慑于刀光凌厉,竟被神秀冲乱了剑网,刀锋直逼胸前。

    “神秀找死!”

    苍夜一声怒喝,手中诛妖剑同样刺向神秀的胸口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刀剑相击,发出金铁之声,两人无法收敛劲气,轰然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苍夜剑术精妙,此刻使出诛妖剑法,威如山临。每一招极尽变化之能,一柄诛妖剑被他使的如山而临,叫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神秀的刀法亦凌厉无比,快如闪电,阿难破戒刀法变化极少,纯以修为压人,眨眼间就与苍夜交手七八招。

    面对团团滚来的刀光,苍夜大吼一声:“好刀法!再吃我一剑!”

    剑光凝炼,一招开门见山,迎向神秀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,小僧今夜要开杀戒了!”

    神秀双膝弯曲,横刀前推,与剑光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苍夜被一股巨力的反震倒飞而起,落向运河中间,刀光如水,轻一缕轻风拂过,就响起一片惨叫声。

    眨眼间,四五名黄泉魔宗的弟子被杀。

    神秀竟是放弃了苍夜,直接扑杀向围攻陈铮的黄泉魔宗弟子。

    随着围攻陈铮的黄泉魔宗弟子被神秀斩杀一半,陈铮身形闪烁,忽然从包围圈中脱出,默运白骨真气,泣血刀遥遥指向正与张博萬厮杀的武启竜。

    武启竜忽觉一股异力锁定自己,心觉讶然,击退张博萬与魏笑笑的合击,脱身而出,打量着陈铮。

    半响,突然面色一变,森然一笑道:“没想当初的丧家之犬也成了气候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剑已出手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一团云光闪现,就看到武启竜已飞纵而来,剑尖一连变幻数次,化作七道寒光罩向他的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陈铮面容一肃,泣血刀斜指,以杀生刀法里的一记杀招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如鬼影,接连变幻,泣血刀同样一化为七,就听见空中传来“叮叮叮”数声连响,刀剑相交,都如灵蛇探首,择机噬人一般,颤动不绝。

    武启竜冷哼一声:“这是什么刀法,好大的杀气!”

    两人一连交手了十几招,陈铮的杀生刀法从头使到尾,刀光幻化,杀气如潮,辅以鬼影无踪身法,十几道人影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让人分辩不清。

    武启竜面容抽动,眸中精光一闪,陈铮刀法之绝伦,杀气冲霄,他竟然看不出来历。尤其对方凝聚在刀锋的真气,与杀气混同,稍不留意,就让他吃了记暗亏。

    武启竜暗运真气,不断消解着侵入体内的阴冷真气。以他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竟无法清除,不觉讶然,脸上露出阴沉之色。

    陈争的气势陡然攀升至巅峰,瞬间幻出了十几道影子,口中厉喝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连空气发出“嗤嗤”的响声,面对如此凌厉绝杀的刀法,武启竜把灵觉提到极限,手中长剑连点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血光弥慢,周围三尺以内尽数化为阴风鬼域。血光中透出阴森邪异的气息,直接向武启竜扑过来,在他胸前留下一道血痕,深可见骨,触目惊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