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一时间,顾轻舟也在半途截住了陆萍儿,剎那间一道寒光刺出,剑光游走,把陆萍儿圈进剑光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、顾轻舟以及神秀斩杀了敌手,扑向运河边的渔船上时,顾轻舟与班濯二人也都追上敌人,拉开战幕。

    同为六欲合欢宗的弟子,与顾轻舟交战的妖女,相比陆萍儿,无论是媚功还是其他方面,都差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“天心剑”顾轻舟,后天十一层修为,筑就道基,距离先天化境只差临门一脚。一口百炼精钢剑在他手施展出来,剑光如霜,寒星点点。一出手就把陆萍儿笼罩起来,剑如灵蛇,游走四方。

    嗤嗤的破空声,尖锐刺耳。只凭剑啸声灭压制了陆萍儿的媚功,封死她反击和闪退的路线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玄心奥妙心诀已臻至“洞见”之境。

    玄门经典对这一境界的描述是:“全知,借此境界,顾轻舟修练剑法事半倍功,别人十年之功,他只需一年就能达到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的修为,顾轻舟已是悟透了剑法本质,剑心通明,对手所有的反应皆在自己心神反照之中。

    故尔,被人称为“天心剑”。

    一剑即出,剑光分化,化作一道道虚实难辩的剑光,每一剑都暗藏数十种变化。陆萍儿的一切反应,都被顾轻舟提前算计,能在对方反应之前的一刹那就封死对方的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处于下风,险象环生,但陆萍儿不慌不急,反而表面露出一副巧笑倩兮的表情,六欲合欢宗的媚功施展到极限,一颦一笑间,润物细无声,试图动摇着顾轻舟的心神,为自己创造破局之机。

    她表面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,实则内心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当初,她与苍夜等数人围攻顾轻舟,还没有完全领教过“天心剑”的赫赫威势。如今,独自面对顾轻舟,顿生束手束脚之感。

    顾轻舟好似能看透时光,提前预料到她的一切变化反应,一招使出过半,就已被对方看穿,提前攻向她的破绽之处,让陆萍儿郁闷之极,难受的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陆萍儿纤手微扬,从袖口滑出一把乌黑的短剑,身子飘动,短剑似攻非攻,教人全然无法捉摸,穿过顾轻舟的剑光,巧之又巧的点在剑尖上。

    “叮“!

    陆萍儿手中短剑突然向上挑动,弹开了顾轻舟的长剑,刺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乌光发出轻微的轻空声,顾轻舟横剑于胸前,以剑脊挡住短剑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股巨力反涌,陆萍儿娇躯剧颤,猛地往后移动,身体迅速横飘,短剑划出一道乌光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不愧是“天心剑”,以己心映天心,顾轻舟早就算好了陆萍儿的举动,一道剑光提前拦截在陆萍儿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吃过顾轻舟算无遗策的大亏,陆萍儿比顾轻舟想象中更加高明。这一切反应都是虚招,就在顾轻舟剑光闪烁之际,陆萍儿的短剑磕在他的长剑上,借势后退,身形连闪,避过了必杀一剑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陆萍儿的反应让顾轻舟目露异采,不由赞叹一声。对方刚才的身法妙至毫巅,连他的灵觉都被骗过了,使他先手一击未得全功。

    不过,顾轻舟的修为毕竟超出陆萍儿一筹,这一剑又使出十二分的实力。剑上蕴含的劲力强大无比,让陆萍儿吃了一记暗亏。

    一剑落空,顾轻舟手腕轻颤,瞬间化出两道剑光由左右袭杀而来,直攻陆萍儿的前路。

    这一剑来的太快,也太凌厉,完全封死了陆萍儿的一切反应,把她圈在方寸之间。陆萍儿脸色大变,慌忙吒喝道:“还不出手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话音未落,眼前一道寒光闪过,在她锁骨下划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滋滋!

    就在顾轻舟准备一剑了结陆萍儿性命时,黑暗中冲出数名女子,个个身着宫装,美艳动人。围攻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寒光袭卷而出,强大森寒、锋芒无比,绞杀向冲出来的几位女子。

    陆萍儿有心相助,只是他自身也是自顾不暇,绝无可能分神他顾,眼睁睁看着援兵卷入顾轻舟的剑光之中。

    无论是突然出现的援兵,还是陆萍儿的反应,都没逃出顾轻舟的算计之中。滋滋剑光斩杀而去,顾轻舟倏地后退。激发真气,剑尖吞吐的剑芒忽然暴涨,撞入陆萍儿的怀中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,陆萍儿完全没有料到,剑芒刺杀而至,整个人变傻一般,眼中露出惊骇欲绝之色。万分紧急之下,陆萍儿施展出六欲合欢宗的绝顶媚惑之术,身躯摇摆间如优美的舞蹈,随着身体起伏,一缕如诉如泣的声音从檀口中发出,送入顾轻舟耳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身颤鸣,覆盖了陆萍儿的媚惑**。

    “区区六欲魔音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完全无视了陆萍儿的媚惑之术,催动剑芒直直刺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身法,真气,劲力皆完美无比,顾轻舟对自己这一剑满意无比。若放在半年前,他或许可以勉力做到,但绝没有现在这般自如由心。

    陆萍儿媚惑之术没有发挥作用,立时陷于险生环生之境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生死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论修为,陆萍儿亦是后天十一层,尤其是六欲合欢宗的媚术配合,无往而不利,却在顾轻舟这里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夜路走多了,终会遇到鬼”,武道千千万,总有一门武技全克制另一门武技。

    六欲合欢宗的武技,完全被玄心奥妙心诀所克制。尤其对顾轻舟这等臻至“洞见”境的高手而言,媚惑之术已无法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预料出错,往往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声冷哼,百炼精钢剑向前猛地一突,陆萍儿发出一声惨叫,胸口被长剑彻底贯通,殷红的鲜血沿着剑脊流下,滴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师姐!”

    看到陆萍儿被长剑贯胸,一声惊叫响起。数道人影飞射而来,杀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出剑,化作一团剑影,迈着玄奇的步法,转身回迎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挟斩杀陆萍儿的气势,顾轻舟剑势凌厉,无坚不催,竟催发出一道剑气,挥出冲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剑气纵横,无物不破,飞掠半空的敌人,直接被顾轻舟的剑气拦腰斩断,血液喷洒,地上多了十几具半残的尸体。

    斩杀了陆萍儿,当初受到围杀的一股恶气排出,顾轻舟还剑归鞘,朝着崇恩桥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他所在之地,与崇恩桥相隔六七条条街巷,中间隔着重重楼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想到武启与苍夜勾结,此人实力高超,凭着陈铮与张博萬二人力有不逮。顾轻舟对神秀的实力并不了解,心中忧虑三人战况,顾轻舟直接在原地消失,向着崇恩桥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三处战场,陈铮与顾轻舟这里还算顺利,只有班濯吃了大亏。独身一人追踪洛江帮左护法曹扬,没想到中了伏击,经过一番浴血奋战,才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为免敌人追来,故意绕了个大圈子,肯定没有人跟在身后,才向着崇恩桥方向而去,与陈铮等人会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说,莫离得到武启的行踪,亲自跟踪过去。到达了神都的会宾楼,这里一座很普通的酒楼。

    接待的也都是神都的平民,到了申时,会宾楼里就会打烊。这里是黄泉魔宗的一处据点,被武启接管后,成了他的秘密巢穴,安顿从寒冰界跟随他出来的一众武者。

    武启与霍正襄勾结在一起,也会在暗地里为霍正襄处理一些见不得见的事情。甚至亲自参与,从中分享利益。

    做为东林书院在神都的代言人,霍正襄应酬极多,各种花销远远超出他的支付能力。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,与四方权豪结交,花钱如流水。

    为了应对自己奢华的生活,不得已,霍正襄只能从事一些灰色交易,谋取暴利。

    在大离皇朝,私盐绝对是一门暴利的行业,可达到十倍,甚至数十倍的收益。除了私盐,还有一种暴利,是诸天万界,乃至古今天中外,都一直存在的的,无法灭绝的,就是军火生意。

    古代也有军火走私活动,最典型的就是倒卖军械。

    霍正襄两样都没有错过,甚至赤膊上阵,这在神都的权贵中间,几乎是半公开化的。

    今夜就有霍正襄的一场交易,地点就是崇恩桥。货物通过运河运到城外,武启就是中间人,为两方奔走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交易,作为中间人的武启也必须参与。为免中途意外,他甚至回到会宾楼,调遣一众高手,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交易对象,就是洛江帮,左护法曹扬亲自监督。

    无论是陈铮还是秦珂琴,亦或是张博萬都不清楚其中的内幕,还是妄加猜疑,武启与天妖殿以及霍正襄怎么会勾结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是一次灰色交易。

    莫离得到武启的踪迹,亲自潜入会宾楼附近。这里位于神都南城门附近,武启返回时,直接进入楼内,片刻不到,就带着十几名黑衣人出来。

    亲自与瘟都渊的叛徒接恰后,护着七八条船沿运河,向崇恩桥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前面几艘船中,是武启麾下的八名精英,紧随其后,则是六欲合欢宗的一位女弟子。船队后,是洛江帮弟子。

    到达崇恩桥时,突然看到桥头掠过三道黑影,所有人禁不住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,因此发生,没想到桥头的三人都是高手,片刻之间,九位高手被斩杀。只见,三人从桥上飞下,直奔武启所在的快船。

    武启一另漠然而视的样子,不理会船上众人的惊骇,凝视着飞掠而来的三位高手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三人是冲着他来的,武启深吸一口气,收摄心神,一道剑光,电光突闪般随着他腾空而起横斩过来。

    寇仲本亦有多少困惑,但此刻见到张博萬威势剧增,又主动出击,始心中恍然。

    张博萬暗中叫好,武启的反应果决之极,面对三大高手,不退反进,抢先出手,明显对自己的修为武技信心百倍。

    武启临危不惧,张博萬气势如虹,丈二亮银枪直接向前捅出,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武启一剑震退张博萬,突然间,岸边冲出一道妙影,一条纷色绸带缠绕向武启。彩带一端系着精钢铸造的刺球,发出呼啸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“魏笑笑!”

    陈铮见到粉红彩带,突然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天命教的妖女也参与进来,不用猜就知是秦珂琴的手笔。

    魏笑笑突袭而来,挥动丝带,织出一个幻变无方,充满波纹美感的罗网,卷向武启。

    身姿妙曼,恍如舞蹈,一举一动间,暗藏杀机。如此奇功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武启一往无前的搏杀之念,面对命的彩带袭卷而来,竟有此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仅面对魏笑笑的奇绝一击,正面还有张博萬的丈二亮银枪。枪芒吞吐,发出滋滋的声音,一旦被刺中,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不光有张博萬,陈铮与神秀亦先后杀至。

    面对四大高手围杀,武启脸色猛然大变,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困杀之局已成,他来出来的以防万一的精锐武者,此刻也被包围,陷入苦战之中。

    高手相争,进攻退守,均于电光石火中寻瑕觅隙,以求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武启在瞬间就陷入绝死之境。

    魏笑笑一条彩带,如彩色巨龙横空而舞,封死了他的后退之路。彩带交织,组成一道罗网,形成幕墙,快速向他推近。

    左面,陈铮居高临下,泣血刀挥斩而下。阴森冰寒的气息扑天盖地而来,一挂血河环绕在身周,封死了武启的左避之路。

    右面,神秀一手结无畏印,一手使大力金刚掌,催碑裂石,刚猛凌厉,不能武启丝毫突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前方,张博萬的丈二银亮枪,枪芒吞吐滋滋作响,直奔武启胸前要害。

    此刻,他是进不得,退不得,左右被封锁,主动尽失,生死操于对方之手。

    好个武启,不愧是天下绝顶宗派的弟子,身经百战,面对绝死之境,悍勇之极,不退反进,直接迎向张博萬。

    此举无疑在找死,凭他手中长剑,根本不能伤到张博萬分毫,反而会被对方一枪刺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就在枪芒刺破他的皮肤,武启身体骤然后退,身在半空,扭腰甩肩,长剑直刺魏笑笑以彩带织就的罗网,正中中心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劲爆裂,魏笑笑被震退,后退已开,武启借着这股反震力,瞬间拔高一丈,脱出了四大高手组成的绝杀之局。

    这一变故,无人能预料到,张博萬直接看呆了。

    就连陈铮凝聚了全力的一刀也落空,瞠目结舌的看着脱离了包围圈的武启,心中直想骂娘。

    “谁特玛的说武启是刚刚突破后天十一层?有刚突破后天十一层,就具备这等实力的人吗?”

    武启这厮也够阴险,竟然藏拙,直到出了寒冰界后,才暴露了自己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还被人误认为刚刚突破。

    武启刚才一连串的反应,非常完美,围杀他的四大高手,莫不为他暗赞。

    魏笑笑被击退,彩带倏逝。足尖点在水面上,借着一点浮力悬于水面之上,目光中露出惊愕之色,吃惊于武启的应变之巧,心中更加震骇于对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仓促一击,就把她震退,修为之强,隐隐胜过秦珂琴一线。

    一击脱困,武启直接杀向魏笑笑,四人之中,左以她的威胁力最弱。若能斩杀魏笑笑,就可化被动为主动,或战或退,全都他的心意。以他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合陈铮、张博萬以及神秀三人之力,还不能留下他。

    挥动长剑,招式层出不穷,变化无方,剑气腾腾,把魏笑笑的眼睛都晃花了。

    随手拈来,均是玄妙无比的杀着。武启剑法之高超,超出想像,恐怕只有顾轻舟才能稳胜他一筹。

    所谓,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。

    长剑虽然,但惊险更盛三丈长的彩带。

    面对武启奔杀而来的杀招,魏笑笑心生寒意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武启漠然的冰寒眼神,视另外三大高手的夹击如无物,让魏笑笑心寒无比。这是一个心性狠绝,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的狠人。

    魏笑笑此女狡诈无比,向来不作赔本的买卖,为别人火中取粟的事情,她是不会作的。这次围杀武启,她是受秦珂琴之邀而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秦珂琴都没有露面,却让她在这里与人拼命,面对生死危机,魏笑笑直接退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退,直接让武启有了更大的腾挪余地。回身一剑磕在张博萬的枪尖上,二人双双后数步。

    武启重新站稳,面无表情,看不出是否受伤。

    张博萬却是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了一口鲜血,膝盖以下深入水中,站立不稳,直直向水中坠落。

    “张兄!”

    陈铮惊呼一声,直接放弃了围杀武启,身形横移到张博萬身边,闪电般探出左手把张博萬抓起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张博萬运转真气,清除侵入体内的真气,身体微微颤动着,拨动着水面,维持身体平衡,不让自己沉入水面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震动了气血!”

    张博萬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脸色迅速由白转红,而后恢复正常,平复了胸前涌动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一口鲜血喷出,连带着侵入体内的真气也和着这股鲜血被喷出,张博萬的气息随之稳固。

    陈铮见状,心中稍安。

    若是张博萬有个三长两短,秦烷非要发疯不可。

    陈铮这般想的,却不知秦烷也陷入苦战之中。

    武启被围杀,险死环生,暗中的护道人心急如焚,直接现身而出。却被秦烷阻止,二人也不说废话,直接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一人心急着去救人,一个全力阻止,都是凝聚了阴神的宗师级高手,这一番拼杀起来,气势惊天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