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日余晖,从地平线消失,神都已是万家灯火,运河边停靠着着的般只,渔火点点连成一线,像一条火龙般盘绕延绵。

    水面倒映的着两岸店铺的灯笼,颇着波浪荡漾着,像是银河里的星辰。

    好长时间没有下雪了,显有有些干燥。冬天最怕就是不下雪,反而会极冷,冻到骨子里寒意,就连武者都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夜空万里无云,繁星点点,未到中旬,没有月亮。

    一阵马蹄声响起,踩在青石路面上,马蹄铁发出“嘚嘚”的声音,相隔很远就能听见。十数骑崇恩天街巡逻而过,这是皇城司的兵马,每隔一个时辰就是经过一次。直到二更之后,才会返营修息。

    这时候,神都就是夜猫的天下了。

    顺运河而下,一艘渔船驶来,钻过崇恩桥时,收起了船桨,渔船在河面上打着转,突然钻出一个人影,打起了哨响。

    确实巡逻兵马走远,一道人影从阁楼上掠下,直接落在崇恩桥上。

    渔船里,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出:“属下莫离见过候爷!“

    “人都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全部集结完毕,血衣卫封锁极乐坊东街,秦小姐的人封锁西街,张博萬的人封锁崇恩桥东,玄天剑派的弟子封锁桥西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派一个机灵的弟兄。发现武启的踪迹,马上前来汇报!”

    陈铮发号司令道,对于莫离的安排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靠近崇恩桥的极乐坊已经布下天罗地网,又有数百名精锐武士封锁沿街口,武启这一次插翅也难飞。

    陈铮估计一下时辰,身形一闪,消失在崇恩桥上。

    与崇恩桥相隔二条街巷,有一间二层的绸布庄。陈铮收敛了气息,跨越街道,直接从窗户口窜进二楼里。

    楼里有数人。

    卓边,闭目养神的男子,剑眉星眸,一身淡蓝色天蚕丝织就的武士服,左手搭在卓子上的剑柄上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穿窗而入,突然睁开双眼,一道寒光闪过,冲着陈铮点了点头,又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顾兄!”

    陈铮拱了拱手,坐在窗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斜对面是班濯,盯着与他相对而坐的神秀,好像神秀脸上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神舟双手合什,目落垂落,正在诵念经文。

    梳秀台前,秦珂琴一身紫衣,对镜描花。

    “对方不会发现咱们吧?”

    透过窗口,看到街对面的一间民居里,灯光通明,里面人影绰绰。张博萬正发呆中,忽然开口说道,“毕竟还有一位实力不明的高手在暗中,咱们这么嚣张的在对方监视武启,不怕对方打上门来吗?”

    “屋里面那个长着山羊胡的家伙是谁?”

    班濯扭过头,透过窗户看着街对面民居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狂剑曹扬!”

    “洛江帮左护法!”秦珂琴头也不回,一边描着眉毛,一边出口说道。

    张博萬道:“武启怎么会与洛江帮的人混在一起?“

    陈铮亦有些意外,秦珂琴的消息够灵通,连洛江帮的左护法都认识。奇问道道:“武启与洛江帮勾结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秦珂琴哼了一声,道:“不光是洛江帮,还是当朝太师霍正襄。我可是听说,二月大朝会时,霍正襄对你喊打喊杀,要把你正法呢!”

    “冢中枯骨,他日必杀霍老贼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阴声说道。

    得罪他的人,还从没有好过的。费无忌与贾臻除外,这二人实力之强,陈铮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几人透过窗户,看着对方影影绰绰,不时的指点谈论几句。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张博萬微微一笑,道:“那你可得小心东林书院了,霍正襄可是东林书院在皇朝的代言人。老家伙就是个刺猥,谁碰谁扎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实力太低!”

    班濯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突然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太有道理了,若是实力足够,区区武启,哪用的着这么劳师动众。陈铮更是为此,欠了不知多少的人情。

    倒是秦珂琴一脸的无所谓,武启对她而言,只是难以对付,不等是不能对付。

    论背影,她背后的天人境高手正是当打之年,执掌修罗殿,于黄泉魔宗位高权重。而武启背后的天人境,却受困于天人五衰,大限将至。

    而且,武启背后的天人境对他也非无限制的支持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阴风山弟子,同样的有着天人境的背景,可武启却被秦珂琴与费无忌死死的压着,没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若非突破了后天十一层,估计还在阴风山中雪藏着呢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顾轻舟惊咦一声,眼中暴出一道寒光,紧紧盯着街对面。

    只见,一顶软轿从街巷口进来,停下武启所在的院门口。从轿中走出一位国色天香的丽人,袅袅亭亭,步姿摇曵,扭臀摆腰,行走之间,媚态四射。

    陈铮与顾轻舟齐齐惊呼:“陆萍儿!”

    “陆萍儿是谁?”

    班濯眼睛猛地一亮,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六欲合欢宗的妖女!”

    顾轻舟眼中暴出骇人的寒光,如剑一般,刺的人眼睛酸疼。

    “陆萍儿不是与苍夜在一起吗,怎么会来这里,何时与武启勾结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想到苍夜,陈铮脸色有些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陆萍儿的出现,超乎陈铮的预料之外,就连秦珂琴也皱起了眉头。能让顾轻舟与陈铮如此凝理对待的人,绝不简单。不由低声骂了一句: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低呼一声,借助窗帘挡住身影,惊叫道:“好灵敏的灵觉,差一点就被发现!”

    亥时将至,街对面民居里,灯火忽然熄灭。

    数道人影从院中飞掠而出,朝着崇恩桥而去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!”

    班濯低呼一声,把正在闭目养神的众人惊醒。

    绸布庄的灯光早就熄了,借着路边的灯笼光照,就见数道人影向四周飞掠而逝。

    “我去追陆妖女!”

    顾轻舟忽然站起身,看着陆妖女飞逝的方向,丢下一句话,翻窗而走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,面面相觑,不知顾轻舟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陆妖女很吸引人,但想女人也不用这么着急吧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班濯惊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屁,他这是去报仇了!”陈铮瞥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顾表哥何时与六欲合欢宗的人结了仇怨?”

    “妖女与天妖殿的苍夜前段时间差一点把顾轻舟给干掉,你说有没有仇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班濯嘴巴张的极大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一副惊诧莫名的样子,顾轻舟在他眼,向来都是算无遗策。虽然没有主动算计过任何人,但也没有人能算计得了他。

    “天心剑”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,顾表哥也会被人算计!”

    班濯兴灾乐祸,啧啧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那个山羊胡玩玩去!”

    班濯从窗口跳出去,突然又返回来,爬在窗口对着神秀说道:“和尚,你不跟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,小僧还要在诵一遍超度经!”

    “当我稀罕你吗!”

    班濯哼了一声,一道破空声传出,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我去追武启!”

    秦珂琴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片刻间,屋里只剩下陈铮,张博萬与神秀,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崇恩桥,守株待兔!”

    三人互视一眼,点了点头,翻过街道,落在崇恩桥上。

    一艘快船在河面上灵活自如地穿梭着,似在寻找什么目标。

    不时,有渔灯亮烁。

    陈铮吹了一声口哨,快船靠向桥下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从桥上飞入,落在船上。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上前行礼,被陈铮阻止道:“莫离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血衣卫报告道:“刚才接到兄弟们报信,武启去了会宾楼。莫头不放心,自亲去了!”

    会宾楼是武启的另一居点,他从黄泉魔宗带出来的弟子,全都潜伏在那里。都是一等一的精英,从小被武家培养。名为黄泉魔宗的弟子,实为武家之鹰犬。

    张博萬忽然皱眉说道:“对方不会变卦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子时,七八艘渔船沿着运河而下,经过崇恩桥。

    “来了,动手!”

    陈铮暗呼一声,瞬间从快船上飞掠而起,扑向迎而而来的渔船。

    就在他跃过崇恩桥,对方船上的人也发现他了。

    人影闪动,七八个人腾跃而起,窜上桥来。

    为首是一位女子,身材高佻,长发于背后垂下,身段诱人之极。

    借着桥两端的灯光,可见清晰的看清此女长相。

    与陆萍儿同样的气质,相貌不及陆萍儿,但胜在肤色如雪,桃腮含春,一对翦水双瞳顾盼间勾魂摄魄,诱惑力十足。

    此女才落到桥上,就与身后的七人四散而开,把陈铮与张博萬、神秀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一名浑身气质冰寒,目光冷漠之人,最后落于桥面,环顾陈铮三人,冷然喝道:“侈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锵!“

    陈铮二话不说,直接拔刀出鞘,化作一道赤色匹练,激射这名男子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黄泉魔宗弟子,修为亦不凡,竟然达到了后天十层之境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此人怒吼一声,迎向陈铮,二人瞬间已正式交手。

    不愧是黄泉魔宗的精英弟子,修为不弱,眼光毒辣,只一眼便看出陈铮魔功深厚,刀法凌厉,不与他正面交手,采取游斗之策。

    此人身法不俗,交手数招,陈铮都没有触到他的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瞬间幻化出十几道身影。

    论身法轻功,同辈之中他还没有惧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此人以身法与他游斗,可谓是愚蠢之极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赤光闪过,此人向后退了一步,胸前衣襟被刀光割裂,刀芒渗入皮肤,一缕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“鬼影无踪身法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杀你的人!”

    陈铮震动泣血刀,“嗡”的一声,赤光升腾,一道血河悬空而挂。白骨阴风诀运转,阴气汇聚而来,血浪滔滔扑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速战战决!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声厉喝,张博萬与神舟齐齐出手。

    “郎君好俊的枪法,不如随奴家一起!”

    刚才的女子轻笑一声,胸前一挺,迎向张博萬的长枪。媚功施展到极限,声音勾魂夺魄,从四面八方而来,欲图扰乱张博萬的心神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枪芒乍现,三朵梅花罩向妖女。

    “六欲宗的妖女只会这些下三烂的手段吗?”

    就跟瞎子抛媚眼,此女完全没有想到张博萬丝毫不受影响,而且毫无怜香惜玉之心。枪芒闪烁,直接对他痛施辣手。

    枪尖抖动,如朵朵梅花,令她心神大惊,连忙向后退却。只是失了先机,被张博萬一杆长枪困着,瞬间陷入险境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神秀,口诵《金刚经》,一颗心灵如山,一手结无畏印,一手施展大力金刚掌,直接拍向众人。

    大力金刚掌看似简单扑拙,但在神秀手中,却化腐朽为神奇,一门简单的掌法被他使的大巧若拙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掌击出,与他相对的敌人,顿时被掌劲笼罩,躲无可躲,避无可避。被一掌击在胸前,“咔嚓”一声,胸骨尽断,身体倒飞着坠入河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,陈铮与同门激战,鬼影无踪完全克刻了对方的身法,“血洗天下”幻化的滔滔赤浪淹没了对方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惊天杀气冲霄而起,绝灭万物生机的杀意锁定了对方,只见一道红线在空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这人完全没有见过陈铮所使的刀法,惊天的杀气让他遍身生寒。尤其是白骨阴风诀汇聚的阴气,包围了他,精纯凝炼的真气侵入体内,让他四肢开始僵直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芒在眼前闪烁,一串血珠子飞溅,此人发出一声惨哼,双手捂向脖颈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!”

    扑嗵!一句话出口,推金山倒玉柱般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堂堂的黄泉魔宗精英弟子,后天十层的修为,竟然如此没用,数招之间就被对方所杀。

    六欲合欢宗的妖女正被张博萬杀的香汗淋漓,看到同伴身死,心神猛地一震,被张博萬乘机一枪突刺,刺入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枪入胸中,直接把此女挑到半空,摔向桥的一端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妖女喷出一口鲜血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与张博萬斩杀了对手时,神秀也大发神威,七名高手被他或重伤,或击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