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罗天派的紫气天罗剑?”

    陈铮眉毛一抖,实在没有想到,霍正襄这老不死的与大罗天派勾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罗天派又如何,陈某何惧之有!”

    陈铮沉吼一声,泣血刀划出,引动周身血河,扑向满天紫气。

    红的刀光与紫的剑气对轰在一起,激烈的劲气猛地然爆发,二人同时后退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凝炼之极,如钢丝般的气劲钻入体内,逆着经脉横冲直撞。陈铮脸色猛然大变,急忙调动真气,扑向这股气劲。

    对方也不好受,血洗天下蕴含的阴森气息沿剑身瞬间侵入到他的体内,此人顿觉全身僵直,传出火辣辣的疼痛,似有一股毒火在焚烧腐蚀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阴邪的真气,这是黄泉魔宗的功法!”

    天下间,带着这般暴虐的寒气的功法,只有北极寒冰界中的黄泉魔宗一家。而且,陈铮阴森邪异的气息也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此人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沉声说道:“黄泉魔宗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一出话,楼内的一些武林人士瞬间大哗,齐齐看向陈铮,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怎会是魔宗弟子!”

    常晓静捂着檀口,难以置信的看着陈铮。神情有些不太自然,看向陈铮的目光露出一丝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她已非当初从太祖洞天出来时的懵懂样子,已明白大离当世有十八家顶级宗派,魔道占其八。

    天下正道已把魔道彻底妖魔化,吃人喝血,毫无人性,祸乱苍生,唯恐天下不乱。世间十成的恶事,九成九为魔道所为。

    魔道八派的弟子,每一个都是十恶不赦,人性泯灭。

    常晓静没见过什么世面,长辈说了,她也就信了。

    听到陈铮是魔道弟子,瞬间心神失守,望着陈铮怔怔发呆,眼中水汽蒙胧,想不明白陈铮为何就成了魔道弟子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你不是魔道弟子,他是胡说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常晓静面带惶恐,朝着陈铮喊道。

    陈铮并不解释,黄泉魔宗本就是魔道八派之一,死在他手中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略带绝望之色的常晓静,陈铮“嘿”声冷笑一声,一抖手中泣血刀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大罗天派的弟子察觉到陈铮身上危险的气息,神色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心灵之光颤动,浑身毛骨悚然,一缕阴森之气把他锁定。此人眼中寒光暴射,环顾陈铮与其身后的班濯与神秀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修为丝毫水弱于陈铮,尤其是神秀,给他一种厚重如山的感觉,实力尤在班濯之上。

    他这一方,只有他与驼背麻子可堪一战,二对三,绝无胜机。

    “江山不改,细水长流,二月十八,某家在仙人渡等着你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突然飞身而起,穿窗而走。

    听到陈铮是魔道弟子,霍宁远明白踢到铁板上了。尤其看到大罗天派的弟子穿窗而走,越发惴惴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缩在驼背麻脸身后,探出手来冲着常晓静招呼:“晓静仙子,快过来!”

    楼上食客慑于陈铮魔威,静悄悄的,大气都不敢喘。魔道之惊怖,已是深入人心。便是行走江湖,刀头舔血的江湖人,也都感觉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,惊骇无比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瞥向不远处的驼背麻子,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,不屑道:“旁门左道,不堪入目!”

    这驼子竟暗中捏了一枚暗器,以为他没有发现呢。

    口中如此说着,陈铮却不敢丝毫的怠慢,他的灵觉告诉自己,这个驼背麻子的实力不并弱。虽然此人体内的气息失了三分精纯,但浑厚无比,已然是后天十层的大圆满高手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人的潜力也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武道气机驳杂,根本不可能筑就道基,突破十一层。难怪会委身于太师府中,给人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轮的小子鄙视,任是驼背麻子顾忌陈铮魔道身份,也有三分火气冲出。

    阴惨惨的叫道:“小崽子,你这是找死!”

    驼背麻子的话刚出口,陈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眸中血光四射,冷冷的盯向他。

    这位驼背麻子是个胆大包天之辈,而且非毫无根脚之人,委身太师府也不过是另有图谋。若是从前,一个后辈小子敢对着自己炸刺,绝对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心中一股恶气升起,扬手打出三点寒光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是黄泉魔宗的弟子就敢目中无人,尝尝老子的瘟神针!”

    驼背麻子顺手打出三枚瘟神针,脸上露出一副兴灾乐祸之色,这瘟神针乃是他的精心炼制的暗器,粹有瘟毒,阴毒无比。

    中者若无解药,不出三天就会满身瘟包;等到七日之后,瘟包破裂,就会化脓而死。

    “暗器偷袭,老贼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三点寒光向自己急速飞来,无声无息,刚到身前三尺,就闻到一股腥臭之味,不由大怒。

    身形猛地一动,化为三道影子,“当当当”连响三声,击落飞来的瘟神针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是瘟都渊的瘟神针,恶毒无比,中者无救!”

    看到地面泛着枯黄的细针,班濯脸色大变,连忙对陈铮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太师府好大的面子,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聚集了两家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也有些吃惊,不是惊于驼背麻子,而是惊讶于太师府的生冷不忌,与大罗天派勾结也就罢了,竟还与瘟都渊勾结起了一起。

    瘟都渊,魔道八派之一,位于大离西南域的八千里野山之中,瘟毒盅瘴,五毒俱全,每一名弟子都是毒人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狗崽子好刀法!”

    驼背麻子脸色微变,抽出长剑,飞身越过卓子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瘟都渊的弟子,就连长剑上都淬了剧毒,剑刃蓝汪汪一片,随着长剑挥舞,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他剑上的剧毒!”

    班濯以手掩住口鼻,拉起神秀退往窗边。

    得知此人出自瘟都渊,陈铮早有防备。运转白骨阴风诀,汇聚天地阴气,环绕周身。

    天地阴气虽不能让人百毒不侵,但也有些许抗毒性。

    驼背麻子一手剑法高明,辅以瘟毒,无往而不利。,同境界之中,能败他者数不胜数,但能杀他者极少。

    一口毒剑在其手中,形如毒蛇,诡异毒辣,自有一番不俗气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