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正堂,有小吏迎出来,对陈铮躬身行礼,问道:“敢问贵客如何称呼,是来找宗正大人的吗?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皱起了眉头,小吏一副很认的样子,似乎真的对陈铮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给我下马威吗?”

    陈铮略带不快,心中暗忖道。

    “酀州渔阳候陈铮,应赵王之邀前来宗人府。”

    小吏闻言,眼前一亮,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,殷切无比的说道:“来是应陈候爷,宗人府不比别处,小的还要验验贴子,候爷不要怪罪!”

    小吏提到贴子时,陈铮心里“咯噔”跳了一下,才想到自己的贴子在刚才的小官手里,这厮一路的灌着迷魂汤,竟没有还自己的贴子。

    陈铮亦是大意,把邀贴给了小官,就没想要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,他再看眼前小吏,一脸的殷切却是无比的可恶。

    “可恶之极!”

    陈铮哪里还猜不到,自己被耍了,这小吏与刚才七品官绝对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贴子吗?”

    小吏眼中露出不屑之色,嘲讽道:“老宗正一天不知要接见多少的达官贵人,没有贴子,小的可不敢放肆,您要不有等一会儿,我给您去报个信?”

    这厮说话间,对着陈铮搓起了手指。

    陈铮恍然,原来是要好处的。

    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没必要与个小吏一般见识,遂从袖兜里取出一张金叶子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小吏袖口一甩,把金叶子卷走,露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道:“候爷先等着吧,我去跟老宗正汇报!”

    小吏甩了甩袖子,转身穿过正堂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之中暴出一道血光,小吏收了好处,竟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要给我一个下马威!”

    此刻,他哪里不明白,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。不然凭着两个小官吏,如何敢有这般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“是赵王的意思,或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陈铮站在大堂中央,低头思索起来,今日受邀前来宗人府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心中念头飞快,不断提醒着自己,要沉住气,免的中了别人的暗算。

    小吏一去不复返,陈铮堂中等了足足快一个时辰,一个人影都有看到。

    堂内阴暗潮冷,幸亏陈铮修为不弱,若是普通人在这里站了这么长时间,恐怕要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不耐烦时,刚才的小吏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让候爷久等了,老宗正在后园子里暖阳,请候爷过去!”

    陈铮面无表情,随着小吏穿过正堂,经过一道九曲回廊,到达一座园林之中。沿回廊而行,美景层出不穷,远近房屋高低有序,错落于湖林山石之间,雅俗得体。

    一路上,少有婢仆卫士,空荡荡的,好似座空宅子,让陈铮有种极其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即来之,则安之;陈铮也不怕有人耍花样,一路欣赏起这座庞大的园子来。他经历丰富,亦非没见过世面的人,但见厅堂阁屋,穿斗抬梁,配以雕刻精美的梁檐,华丽多变的廊前挂落,予人通透、幽深的感觉,设计之人显是一位大师。

    二人穿门过户,来到一个角厅内,小吏转身对陈铮说道:“候爷稍待片刻,小的去通传一声。“

    等小吏离开,陈铮直接坐在一方椅子上,打量起这座角厅,厅内布置一套卓椅,上有着文房四宝,靠墙有个木架子,上面摆满了各种花瓶瓷器。

    这次小吏离开时间不长,只一小会儿,就返回,对陈铮躬身说道:“老宗正有请候爷,请随小的来!”

    出了角厅,沿一条石子小路进入花园,经过一片梅林,见一月门洞。钻过月洞门洞后,是一个很别致的小花园,花园辟了一汪小湖,不大,五六丈方圆。

    汩汩的冒着热气,一股硫磺味扑鼻而来,竟是个温泉。

    跨水面而建着木桥,延伸至中央的小阁楼。

    很小袖珍的阁楼,丈高,六角。

    阁楼内,温暖如春,以屏风分作前后两间。屏风后温气氤氲,热气被挡住,点了香盒,恰好中和了硫碘味,淡淡的锈香味,让人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阁楼顶有一方天窗,蒸汽升起,散溢到楼外。恰好一束阳光穿过天窗照在一位老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老人胡发银白,缩着身子躺在一把摇椅上,身上覆盖了毛毯。看到陈铮进来,没有起身,微闭着眼睛,似乎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见过赵王殿下!”

    老人依然一动不动,躺在摇椅上,声如蚊音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坐吧,陪老夫晒晒太阳,尝尝老夫的硫磺酒,别有一番滋味呢。“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小吏搬来一把摇椅,陈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若有人人,就说老夫招待客人,改日再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等到小吏离去,阁楼内只余老宗正与陈铮二人。

    陈铮端坐于摇椅之上,挺立腰杆,目不斜视,好似一座雕像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老宗正忽然笑出声来,逗趣道:“看你一副拘谨的样子,老夫可怕吗?”不待陈铮回应,便又自说起来,“很多人都把宗人府看作龙潭虎穴,好似个地狱,唯恐避之不及。都是小民们以讹传讹,说穿了也就是一座空宅子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你父继位时,还来拜访过老夫呢,是个温和的谦谦君子,说话办事慢吞吞的。遇上火烧眉毛的事情也看不到有一丝着急的样子,一生谨慎,低调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汝父一点都不像,侵略性强,野心也大,胆子更是大的无边。”

    “青云宗的名额被你夺了吧?”

    陈铮本以为对方在说他覆灭了田氏,占据化德府一事,没想到是薛吒楠,脸色猛地一变,一缕气机泄漏。

    老宗正似无所觉,只是扭头看他一眼,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道:“果然是你干的,胆子真大,就不怕青云宗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宗正忽然露出恍然之色,叹息一声道:“黄泉宗的白骨阴风诀,这可是一门要命的功法,难怪!”

    老宗正看似火烛残年,一副老年痴呆的样子,实则心如明镜,明察秋毫。想必之前,把陈铮的老底已经察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刚才他只是稍露气机,就被老家伙看穿了根脚,老家伙修为之强,让陈铮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敛气功夫,近在身前,我竟没有丝毫无的察觉。”

    此老修为之深,让陈铮越发小心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要有活力,怎的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。陪老夫躺一会儿,喝点硫磺酒,去去体内的燥气。”

    摇椅之间,有一方桌子。上面温着一壶酒,摆了酒樽。蓝天暖玉雕制,散发着温润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倒酒!”

    老宗正伸手指着洒樽,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端起酒壶,一股清绿色的液体流出,发出叮嗵的声音,注满了两个杯子。

    “尝尝!”

    “老宗正请!”

    陈铮端起酒樽,一饮而尽,一股浓郁的硫磺味充寒口腔,好像在口腔中酝酿着一团火。陈铮脑海中忽然出现一副“火山欲喷”之象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的口腔变成一座火山,随时都会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老宗正一杯饮尽,闭起了双眼,任凭阳光照射在向身上,睡着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也强忍着没有张开嘴,硫磺味渐渐消逝,一股温和的气息散发而出,醇厚柔和,全身变的暖洋洋的,就跟晒太阳一般。

    酒入喉咙,更加让人回味绵长。

    等到酒气被身体吸收,老宗正这才睁开了双眼,淡然说道:“味道不错吧!“

    陈铮由衷赞道:“回味无穷,意境深远,老宗正好修为,晚辈佩服。“

    这一壶硫磺洒,老宗正融入了自己的武道意境,品酒如品武。

    老宗正闻言,眼中闪过一道神光,哪时还有老态龙钟之像,明显是一头打瞌睡的巨龙。令的陈铮心中一震,不敢与之对视,连忙垂下目光。

    陈铮如此兴动,全被老宗正看在眼里,不由的叹息一声。默然片晌,才又开口道:“宗人府的风光四时不同,尤其是这口温泉极为养人,老夫喜爱无比,便潜居于此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晃眼已过二十年了。“

    “小儿辈们也常来讨杯硫磺酒喝,顺便看看我这个死老头子,但如你这般见识者却一个也没有。看来莫氏真的没落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不太好接应,陈铮只能装糊涂。

    但他很赞称老宗正的话,莫氏年青一辈确实没有一位拿的出手的人才。

    当今的启德帝,亦算与陈铮同辈,但只是中人之姿。当日大朝会,陈铮便察觉出来,启德帝的修为也才后天十层。

    接理说,启德帝坐拥天下,居至尊之位,修为不应该这么低才对,可现实就是,启德帝的修为就是这么低。

    坐拥天下,天材地宝无数,又有莫延昭这位天人境的高手,启德帝连后天十一层都无法突破,实在太废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不说话,老宗正的的目光缓缓扫过来,微微一笑道:“人老人,就受叨唠几句,你是不是有些不爱听?“

    陈铮连忙摇头,否认道:“没有,没有!能得老大人教晦,陈铮获益非浅。”

    老宗正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,探手提起酒壶,把自己的酒杯斟满,而后移向陈铮的酒杯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接近酒壶,道:“晚辈自己来!”

    老宗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露出一丝苦笑,道:“你会否觉得老夫是个酒鬼?“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嘿”

    老宗正冷笑一声,话中透出一股萧索之意:“若非有此酒,老夫恐怕也活不到现在了!”

    陈铮听后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小心问道:“老大人受了伤吗?“

    “你可知三灾九难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不由一变,惊呼道:“寒冰劫?”

    “小子好见识,竟知道寒冰劫!”

    “阳神难成,老夫受困于寒冰劫二十截,如今只能靠着硫磺酒中和寒冰气息,苟延残喘,这一生阳神境无望矣!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宗正的情绪忽然大转变,露出一丝兴奋之意,紧盯着陈铮,好像流(mang)看见赤果的美女,吓的陈铮一点从摇椅上跌倒。

    “天无绝人之路,没想到在老夫最绝望之时,竟然遇到你了。“

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!”

    陈铮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,微微拉开与老家伙的距离,小声说道:“晚辈何德何能,老大人修为通天,二十年依然不能摆脱寒冰劫纠缠,晚辈连先天之境都差了十万八千里!”

    “小子看来对老夫颇有戒心!”

    老宗正忽然摆摆手,对陈铮说道:“来日方长,老夫累了,你自去吧!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太现实了吧!”陈铮不由愕然,心中暗槽起来,“我才拒绝,就下了逐客令。”

    看到老宗正重新闭起眼睛,陈铮心中无奈一叹,起身拱手,作揖道:“晚辈告辞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了阁楼,沿原路到达角厅。

    适才引他进来的小吏正在角厅中就着阳光打瞌睡,陈铮进来后,轻轻“吭”了一声,小使扑愣一下子坐直身子。

    待看清是陈铮时,才不紧不慢起身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陈铮也不计较他的无礼,出了宗人府,登上马车,向玄武天街走去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果然在名额上做了手脚!”

    老宗正一口道破陈铮斩杀薛吒楠,夺走了青云宗的名额。若非莫延昭作过手脚,如何能知道的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好在,陈铮有白玉门护体,足以应会莫延昭的各种暗手。

    “名额已到手,要做的就是防备各种暗算,直到三月初三莫延昭开辟洞天。眼下最紧要的是老宗正,老家伙不知在打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陈铮揉了揉眉心,突然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惊疑道:“老家伙不会想让我为其代劫吧?”

    想想又觉的不可能,老家伙若要找人代劫,莫氏族人无数,根本不愁人选。

    “若不为代劫,我身上还有什么值的老家伙图谋的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要图谋我的白骨阴风诀吗?”

    寒冰劫对别人而言,是一道生死之坎,但对黄泉魔宗的弟子而言,却是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陈铮精修白骨阴风诀,寒冰劫不仅无害,反而可助长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受困寒冰劫二十年,难说会不会疯狂一把。如今神都风云变幻,龙蛇混杂,只要手脚干净利落,成功率很大呢!”

    这个猜测把陈铮吓到了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不会真想图谋白骨阴风诀吧,就不怕黄泉魔宗的报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