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吒楠在青云宗呼风唤雨,身份高贵,来了神都后,傲视王候,对神都的达官贵人不屑一顾,甘愿住在平民之居,都不去豪宅华室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单以心性而言,此人绝对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之辈。能够顶替贾臻,得到青云宗唯一的名额定额,已证明了他的实力与才情。

    可惜,却死的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拔出长剑,顾轻舟轻轻一抖,一片血珠腾起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还剑归鞘,顾轻舟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薛吒楠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好手段,抛出三十六个名额,引的当世无数宗门内讧,不知要有多少的俊杰客死神都。”

    微微叹息一声,顾轻舟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陈铮“嗤”的一声,笑了出来,嗤笑道: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轻舟正伤春悲秋之际,却被陈铮一句话打破了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意境,很不爽地冲着他冷哼一声,跟这种人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薛吒楠已死,他的名额已成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怔,方才醒悟过来,不由皱起了眉头,摇头道:“没什么感觉,你确定名额在这厮的身上?”

    顾轻舟与他说过,所谓的三十六名额,不过是莫延昭分化而出的一点神魂气机。

    此时,薛吒楠已死,依附于他身上的神魂气机就该脱离,重新寻找宿主,但无论顾轻舟还是陈铮,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神魂气机。

    想到顾轻舟曾说当世十八家绝顶宗门,内定十八个名额。薛吒楠身上的名额,本是内定于贾臻。如今薛吒楠身死,他身的名额会不会被青云宗收回了。

    陈铮说出了自己的猜疑,顾轻舟马上摇头道:“不可能,这些名额说穿了不过是莫延昭分化的一点神魂气息,便是收回,也只能是莫延昭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先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薛吒楠已死,目的已达成,二人飞身掠出院落,急掠向酀州会馆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与顾轻舟离去的一刻,地面上,薛吒楠的尸体忽然抽搐一下,一道莫名气机冲霄而起,在空中停顿一下,穿越虚空,向二人追去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点气息显化,整个神都之中,只要修为达到阴神境者,都能感觉到一股晦涩的清灵气机,飘渺,深不可测,带着一股浩大堂皇之势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神都皇城,重重深宫之中,有一座毫不起眼的宫院。一位四十许的男子,气度森严,忽然睁开双眼,一道神光绽放,虚室生白,照亮了漆黑的居室。

    “名额易主,哪一宗弟子被杀了?”

    此人就是莫延昭,大离莫氏皇族的镇海神针,护国天王。

    莫延昭冷笑一声,目中冷电收敛,房间重新恢复黑暗一片。

    神都内城,金月坑,这里是达官贵人的聚居地,能住在这里的人,非富即贵。其中一座豪奢的庄园之中,突然一道气机乍显,又于刹那之间消逝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黑袍的老者,面色红润,好像一位长寿的富员外,周身被一道晦涩阴冷的气息包围着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的幽泉,一位阴神境的宗师级高手。

    恐怕没有人能想到,这位魔道巨擘竟然隐身在金月坊之中。幽泉双目开阖间,幽幽神光一闪而逝,露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,便又闭目入定。

    “谁敢杀我青云宗弟子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发出,一位身着青玉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从练功室中冲出,目中寒光暴射,惊醒了道观中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弟子拜见观主!”

    “不知观主因何发怒?”

    十几名弟子被惊醒,从各自房间冲出,看到自家观主怒发皆张,渊深莫测的气息压的众人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“薛吒楠这个废物,竟然被人夺走了名额!”

    众弟子闻言,脸色陡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谁能杀害薛师兄,不怕我青云宗诛其满门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观主冷哼一声,如雷炸响,震的众弟子脸色陡然一白,一名修为较低的弟子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调集神都所有的人力,彻查凶手,敢我青云宗弟子,我要让他后悔生到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风云突变,随着薛吒楠被杀,青云宗发怒,神都终于变成一个大漩窝,人人自危,又人人兴奋。摩拳擦掌,寻找目标,准备截杀以夺名额。

    青云宗的弟子都被杀了,还有什么人不能杀的。

    陈铮还不知道,自己杀了薛吒楠,如同在平静的水面上放了一个炸雷,彻底引爆了神都的暗流。

    身融黑幕,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,如一道鬼魅,淡淡的黑影一闪而至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忽然,心海之中的白玉门猛地一震,灵光绽放。陈铮心神大震,身体由半空中一滞,迅速向地面跌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紧跟着的顾轻舟,看到陈铮忽然从半空中栽向地面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皱起了眉头,凝聚灵光,游遍全身,没有发现任何异状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入体内?”

    顾轻舟眼中骤然亮起一道神光,低呼出声:“不会是薛吒楠的名额转移到你的身上吧?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随着顾轻舟的话音落地,猛然大变,刚要开口,顾轻舟连忙“嘘”声,制止道:“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二人左右环顾一周,做贼心虚般,迅速逃离。

    回到酀州会馆,二人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无声息的进了房间。连油灯都不点亮,顾轻舟屁股还没有坐稳,急着向陈铮问道:“怎么回事,你不说没有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知道呢,杀死薛吒楠时,确实没有任何异样反应!”

    二人对坐而视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良久,顾轻舟似想到什么,脸色大变,惊呼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屁股坐钉子上了,一惊一乍!”

    陈铮被他吓了一跳,没好气的叫骂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凝重万分,沉声说道:“从薛吒楠被杀到你发出异状,相隔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团血光,脸色变的难看之极,沉声说道:“大概一刻钟左右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二人齐声咒骂一声,脸色如罩寒霜,让人看着害怕不已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