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声响,屋里似乎没有人。

    陈铮窜身而起,落在屋顶上,捡起一枚石子曲指弹出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石子击在辘轳,响亮的声音传出,隔着街道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隔壁的狗吠声响起,好像连锁反应一般,一声狗吠,群狗响应,瞬间吵杂一片。

    狗叫声吵醒了熟睡的人们,隔壁传来喝骂响。骂了几句,主人家再次躺下。不一会儿,狗吠声停止。

    陈铮半蹲着屋顶上,灵觉提升到极限,脚下的屋间里没有任何的异动。一道血光从眼中闪过,再次捡起一枚石子,朝着顾轻舟藏身的阁楼弹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石子在楼墙上炸裂,一道黑影腾空而起,飞鹰一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沙沙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树叶抖动声,黑影窜入陈铮旁边的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动静,屋里好像没有人!”

    陈铮以真气束缚声音,运用传音入密之术,声音清晰无比的送入顾轻舟耳中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声不语,似在思考,片刻后,突然说道:“进屋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已经从树冠里窜出,冲向正房。

    陈铮都来不及拦截,看到顾轻舟冲到房前,念动气随,从树上窜出来,融入黑夜之中。等他来到正房前,顾轻舟已经打开门,闪身进去。

    陈铮的双眼之中,血光闪烁,正在迈过门槛,突然心里一动,收敛全部气息,再次融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手按剑,缓步跨进屋里。

    黑漆漆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没有任何的响动,果如陈铮所言,屋里似乎没有人。

    此刻,夜昼交替,正是最冷的时候。但屋里却感觉不到一点的冷意,绝对不像没有人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东侧有扇门紧闭着,越是靠近,暖气越旺。很显然,热气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,里面烧着火盆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冷笑一声,站在门前三尺之外,右手握住剑柄,缓缓往出拔剑。

    “呛……”

    剑与鞘的磨擦声,轻脆悦耳,清晰可闻。随着长剑出鞘,顾轻舟默运玄心奥妙心诀,真气凝于剑身,一道剑芒激发而出,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厉喝从门后传出,咔嚓一声,刚猛的气劲把门击的四分五裂,一道人影冲出来。

    漆黑的屋里,银光乍现,幻出朵朵银花,笼罩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门后之人,自以为万无一失,没想到顾轻舟早有准备。就在银光乍显之时,他已抽身后退,手中长剑抖出朵朵剑花,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叮叮当……

    剑与剑击,一串的火花迸出,顾轻舟状似不敌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发现对方不敌自己,这人猛地加重几分力道,滋的一声,一道剑光激射而出,直奔顾轻舟胸前。

    这一剑速度之快,拿捏之准,已入剑法上层之境。一剑出,势如闪电,森然的锋芒,令整个屋子里都充塞着剑意。卓椅板凳,杯碗碟盘,受到对方剑势笼罩,不断震动着,一缕缕的剑气从中喷发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碟盘之类的瓷器无法承受剑势,片刻间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顾轻舟手中的长剑猛地挥动,带起一道劲风,卷向卓上崩裂飞射的盘碟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数十道寒意破空袭来,尖锐的声音,令人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盘碟碎片被顾轻舟贯注了真气,穿金洞石,威力之大,不亚于精铁铸造的暗器。

    此人知晓厉害,不敢以身犯险,突然腾身撞破窗户,冲出院中。

    “薛吒楠,你跑不掉的!”

    顾轻舟轻吒一声,紧随其后追出来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他刚从窗户是窜出,迎面而来七八道剑光,当头罩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顾轻舟有些进退失据了。他的前半边身体在窗外,两条腿在屋里,上下左右无法腾挪,前有薛吒楠的剑光袭杀而来,后有退路,他却无有借力之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你这水平也来偷袭于我!”

    看到敌人窘境,薛吒楠大笑起来。敌人的样子尤其为好笑,若非时机不对,他绝对要抱着肚子大笑一刻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愚蠢把他搞笑了,但薛吒楠出手没有一丝容情,催动真气,骤然一道剑芒从剑尖上暴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杀招,剑势锁定了顾轻舟,相隔三尺之外,剑芒“滋”的一声,朝着顾轻舟斩落。

    这一切说来话长,其实只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对方撞破窗户,顾轻舟紧追而来,对方反身一击,剑芒斩落,顾轻舟一时不察,陷入进退无据,生死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感受着凌厉的锋芒,顾轻舟浑身汗毛竖起,左手在窗台猛地一掌拍出,同时右手疾挥,瞬间数十道剑光交织成网,护在头顶,身体朝屋里退去。

    薛吒楠早有预料,随着剑芒斩落,左手朝着迎来的剑网划过。

    滋啦!

    剑光被撕裂,剑芒直斩顾轻舟头颅。

    “还不出手!”

    森森的剑芒,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,顾轻舟能清晰地感觉到鲜血从伤口出流出。薛吒楠的剑芒再往下落一分,他的头颅不保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顾轻舟发出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这一声厉喝太突然,薛吒楠心中猛的一惊,手中宝剑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只这么稍微一滞,还不到千分之一刹那,顾轻舟脖子向左一撇,长剑共出一尺的剑芒,准而以准的点向薛吒楠的剑尖。

    以剑芒对剑芒,让自己脱离了险境,显现出高绝的剑术,与超人一等的应变能力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好似高温的烙铁伸入水中,发出一声滋燎声。

    双方剑上蕴含的劲力爆发,顾轻舟被抛飞而起,撞向窗梭。薛吒楠也不好受,闷哼一声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就是生死之距,脚跟还没有站稳,迎风一道厉啸声传来。

    薛吒楠脸色骤然大变,露出惊骇欲绝之色。

    眼前赤光闪烁,好似红色的闪电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薛吒楠手中长剑掉在地上,发出一声清亮的响声。左手捂向喉咙,眼珠子暴出,露出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忽然,一道利刃入肉声,如刺皮革,顾轻舟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,一剑刺入薛吒楠胸口。长剑蕴含的力量把薛吒楠推动着跟呛后退,一声低吼响起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你敢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薛吒楠目眦欲裂,右手死紧抓住顾轻舟的长剑,面容扭曲,发出一声厉吼。

    “人都要死了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薛吒楠耳边响起一声嗤笑,嘭的一声,身体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刚猛的掌劲由后背直透前胸,震碎了他的心脉。薛吒楠喷出一股鲜血,倒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