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白骨阴风诀即将大成的陈铮而言,筑道基这一关并不难以突破。

    后天十层大圆满,真气逆返先天,陈铮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疏理自身武学,回顾前路,纯化武道,而后在灵机一动间,找到突破的契机,一举晋升十一层。

    这需要不断的积累,直到厚积而薄发。

    运转白骨阴风诀,搬动大周天,真气在经脉中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此刻,就不在一味的求快,而是要慢下来。就如美食家品味佳肴,而不是在充饥,需要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先赏其色,再闻其香,入嘴之后尝其味;咀嚼之时,体悟其味,吞咽之时,感受其韵。

    若如牛嚼牡丹,恐怕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。

    武道亦如此,对陈铮而言,这一阶段要拿出美食家品味佳肴的虔诚,体会武道的玄妙,真气运转间的变化,把握其细致变化,由浅入深,以至入微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也是这么做的,不徐不急的运转真气,催动气血,凝聚劲力,体悟着三者的内在联系与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虽无人指点,但修为到达十层圆满,进无可进,陈铮无师自通,很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卓未央,白世镜,这二人都经历过由后天十层突破十一层的阶段,对于他们的修行过程,陈铮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突破过程,为陈铮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

    真气运行数周天,陈铮导入丹田气海之中,而后闭目入定。以心力勾勒白骨神君的魔像,进行冥想。

    一尊独首三面的魔神之像显化于心海之中,仰天咆哮,想要从陈铮的心海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白玉门轻微晃动,一道道灵光绽放,奇特的韵律笼罩向白骨神君的魔像,瞬间把它镇压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的修为不断提升,白骨神君魔像越发具有神韵,好似活过来一样。存在于冥冥不可测之境的白骨神君的印记,正在被唤醒,等待重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陈铮心神一震,白玉门震碎了神魔之像,一缕气机吞入门户之内。从定境中退出,陈铮低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顾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人推门进入。

    屋内黑漆漆一片,没有点灯。顾轻舟走到一方卓前,点燃了油灯,惊异的问道:“怎么不点灯?”

    灯光照耀之下,陈铮盘膝坐在床榻上,脸色有些苍白,身上残留着浓郁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与人动手了?”

    顾轻舟挑了挑灯芯,在卓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遇到了六欲合欢过的妖女!”

    “陆萍儿?”

    顾轻舟眉毛一挑,低沉着声音问道:“你在哪遇到的陆妖女?”

    “青月楼,妖女就寄身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!”顾轻舟恍然,点了点头,以六欲合欢宗的作派,门下弟子栖身于青楼之中,并不难以想像。

    这一门派的功法,多为采补之术,青楼是最好的场所,不会引人注意。还有一个好处,可以接触到神都的达官贵人,并借机控制。

    陈铮坐榻上走下,坐在顾轻舟对面,倒了一杯茶,道:“顾兄这么晚了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薛吒楠现身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陈铮心神大震,双目中暴出一团血光,沉声问道:“消息确定,现在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顾轻舟食指轻扣卓面,发出“当当”的声音,突然神色变的严肃的起来,道:“北城,曾在冀州会馆出没过,我准备今晚动手!”

    话毕,打量着陈铮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状态,还能动手吗?”

    陈铮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道:“没问题,就咱们两个人?”

    确如陈铮所言,他除了脸色稍有苍白,状态前所未有的好。真气逆反先天,后天十层大圆满,正准备找人以试身手。

    瞌睡送来了枕头,正合陈铮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以免夜长梦多,你我二人足矣!”

    顾轻舟信心十足,足足一个薛吒楠,还不被他看在眼里,若非避免节外生枝,他都准备一个人前去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动身吗?”

    陈铮起身走向床榻,取了泣血刀挽在腰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更已过,到了五更!

    正是最犯困的时候,整个神都陷入一片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除了打更人的声音,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响起。这个时候,皇城司的巡逻兵已经回营,街上看不到任何的行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破空声传出,两道黑影一前一后,疾速飞掠,窜到一座三层楼宇的顶上,身形闪烁间融入黑幕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借着屋脊遮掩,陈铮与顾轻舟蹲俯在楼顶之上,环顾四方,没有发现任何异状。

    正前方,相隔一条街,有一座院落。

    大门前挂着两个灯笼,院落里黑呼呼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陈铮指着乌漆麻黑的院子,隐隐看清有一排的大树沿墙壁生长,回过头来,向顾轻舟问道:“你确定薛吒楠就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很普通的平民居所,谁能想到堂堂青云宗的弟子,竟会藏身在此。

    “十分确定!但薛吒楠在不在,就不确定了!”

    听到顾轻舟的话,陈铮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你都不确定薛吒楠在不在,就把我拉了出来来,万一扑个空呢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

    顾轻舟没好气的说道,“你轻功好,进去探探情况,我给你压阵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陈铮话未落地,人已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形幻化,一道淡不可察的影子居高临下扑入院落之中,没有惊起任何的响动,悄无声息,融与一排树影之中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的分明,眼中异采连连。

    陈铮的轻功比前几天又进步了,刚才一窜而出,他竟没有丝毫的觉察。好似一道幽灵,无声无息,与黑夜相融。顾轻舟稍不留意,陈铮便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心神与天地相融,精气神高度集中,灵觉提升到极限,陈铮附在一根树权上,观察着院中的地形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院落,没有任何值的注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院落一角,有一口辘轳井,三间正房,面北朝南,东侧三间厢房,西侧两间。

    贴着南墙,院门两侧各种有四五棵树,不知是什么品种,还长着树叶。给陈铮提供了藏身之地,借着树叶遮挡,不断寻找着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风吹来,树叶沙沙作响,陈铮乘机而起,向正房掠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