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妖女该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厉喝,泣血刀已出鞘,赤光横空,与桥边的红灯笼交相辉映。橘红的灯光之下,刀光红的如血,于空中乍然一现,就到了陆萍儿的身前。

    六欲合欢宗的功法,皆以损人利己为为要。其中尤以姹女夺阳功最为恶毒,以皮色惑人心神,而后通过交合,掠夺对方的真阳,阴阳泰和,以提升功力。

    被夺真阳的男子,通常活不过三个月,就因精血枯竭而亡。

    面对陈铮狠辣绝决的一刀,陆萍儿以一奇异的步伐摇摆,姿态诱人,盈盈而行间,高挺的双峰含蓄地颤动着,诱人之极,让人血脉膨胀。

    这种隐约的暗示比之赤身露体更具媚惑,尤其对方存身青楼之中,久经历练,把身体的每一部诱人之处展显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圆润而动人的体态,如舞步般的步伐,前衣掩饰不住的傲人双峰,毫无章法的颤动着,欲裂衣破出,活像两只不安份的兔子。

    只要是没有缺陷的正常男人,都想一窥衣内风光,无人能按捺住天性中的欲望。

    妖女身姿浪荡,但脸上没有一丝艳欲之色,反而一派贞洁的气质,浪荡与贞洁两种极端存于一身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耳中传来妖女若诉若泣的**之声,陈铮腹下“腾”的生起一股火焰。

    炽的火焰,就连先天白骨真气都无法浇灭,脸色瞬间变的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,又两世为人,记忆里有着肉色滋味,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,此无关心性修为,纯粹就人之天性。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发出“嗡嗡”的鸣叫声,刀光依然狠辣。

    面对陆萍儿的绝世媚功,陈铮心中亦不由暗叹,杀死这么一位娇艳的尤物,实在有点大煞风景。

    心有此念,陈铮已在不知不觉受到对方媚术的诱惑。

    陆萍儿作为魔道八派的精英弟子,不知经过多少的惨烈厮杀,才有了今天的修为,无论智慧还是心性,都已冠绝同辈。

    陈铮刀法依然狠辣,杀气浓烈,只凭这杀气,就能让普通肝胆俱裂而亡。全她非浪得虚名,灵觉之中已感应到对方刀法之中,存有一丝不谐之处,让她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骤然之间,一道寒芒斩破夜空,穿过了赤色的刀光,往陈铮罩来。

    寒光罩身,一缕锋芒触体,陈铮浑身汗毛炸起来,泣血刀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。同时,心海之中,白玉门晃动,灵光挥洒,震动了陈铮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陡然大变,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妖女该死!”

    他竟在不知不觉之中,就中了陆萍儿的媚惑之术,差一点造成恨事。寒光笼罩而来,陈铮立即提气,一道幻影闪过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耳边响起寒光破空的声音,突然,脸上一股热流涌现,粘稠的液体顺着面颊流下。

    陈铮脸上被妖女的刀芒划出一道伤痕,一缕头发被斩落,随风飘起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陈铮倒吸一股寒气,心惊胆颤的看向妖女,眼中还残留着惊魂未定之色。只要刚才的反应稍慢半步,头颅不保。

    陆萍儿一击不中,瞬间斩出第二刀。

    一口弯刀,以她手中施展开来,如皓皓皎月,红灯笼中发出橘色的灯光,照射在弯刀之上,令的寒光有种妖艳的凄美感。

    刀破虚空,发出呜呜的声音,如一首挽歌,为陈铮奏出一首葬曲。

    陈铮以泣血刀谨守门户,赤光的血浪涌动,一道血河浮空,道道赤光垂下,堪堪挡住妖女致命的狠辣招数,竟被迫的只能防守而无进攻之力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妖女!”

    这是陈铮首次与同境界交手,而被迫入下风。

    陆萍儿占据主动,弯刀划出“滋滋”的声音,一轮新月悬挂空中,洒下皎皎银光,银光与橘红灯光混合,娇艳而绝美,勾勒出一副丧葬之图。

    “郎君技穷矣“

    陆萍儿娇笑一声,声音中透出无匹寒意,杀机盈盈。

    绝美的容颜之上,圣洁无比,一双桃花眼中,依然勾魂夺魄,能把世间一切男子心底的欲念勾动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激烈厮杀,胸前双峰剧烈抖动着,就要从衣襟内蹦出来。一声声**声入耳,让人心猿意马,心神动摇。

    如此一位绝世娇娆,极尽媚惑之态,却是个修罗杀神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,皎皎新月摆动,妖女身与刀合,皎月骤然之间化作银芒,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叫苦,受妖女媚术扰动了心神,刀法之中形成了无可弥补的破绽,只能借着鬼影无踪的身法不断躲避。

    寒光划破长空,如一道银河,气势逼人,森然的锋芒而至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剧震,陆萍儿表现出来的实力大胜当初围杀顾轻舟之时。可见当初,此女留有余力。

    现在独战陈铮,再无保留,尽显六欲合欢宗的奇功诡技。以媚惑之术动摇陈铮的心神,以肉色祸乱陈铮耳目,辅以绝决狠厉的刀法,把陈铮杀的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护持身周的血浪,骤然爆裂,化作一道道阴气散溢,一股血腥味扩散,陈铮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血洗天下被强力崩散,劲气反噬,让他气血翻涌,真气散乱,竟有些拿捏不住体内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了,不然今日有死无生!”

    陈铮收刀护在胸前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往后一跃,立于白玉桥栏之上。

    河水潺潺,潮湿的寒风吹在脸上,让他心神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运转白骨阴风诀,强行汇聚天地之间的阴气,镇压向体内的欲火。阴寒的气息渗透体内,平息着燥热的无名气息,陈铮的双眼之中暴出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,于脑海之中勾勒出一尊白骨魔像,一缕魔性气息脱离了镇压,从他身上溢出。

    陆萍儿心神猛地传来一丝警兆,媚术立破,大惊失色:”魔性?”

    初时不确定,等到陈铮双目被血色彻底覆盖,酷虐、残忍,幽暗深邃,好似世间打开一道口子,暴露出地狱深渊。

    陆萍儿惊声尖叫:“你敢催动魔性,就不怕万劫不复吗?”

    陈铮的举动太疯狂了,主动催动魔性,若是惊醒了冥冥之中魔神的一缕意念,必将万劫不复,人性丧失,变成对方的傀儡。

    陈铮催动魔性,双眼赤红一片,整个人变的形如厉鬼,滔天的煞气把他包裹起来,一缕缕的红色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阴气呼啸成风,不断向他汇聚过来,浓郁成雾。灰蒙蒙的雾气之中,一尊独首三面的神魔之象幻化,面容扭曲着,看不清切。

    心海之中,洁白无瑕的白玉门之上,笼罩了一层浅浅的血光。白玉门之后,一条白骨路上被灰白的雾色罩住,两边的血海之中,血浪滔天,发出呼啸的巨浪涌动声。

    就连纯粹无比的灵光,也同样染上了一层血光。

    陈铮的精神陷入恍惚之中,眼前幻影丛丛。

    嚎叫的厉鬼,凄惨的人影,残肢断臂,奇形异兽,身体扭曲,变成骇人的怪物,向着他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赤光的刀芒,冲天而起,发出尖锐的呼啸声,覆盖了周围三丈之内。刀光所至,阴风怒嚎,气温在瞬间降至最低,晶莹的冰雪从天而降,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似斩破了虚空,刀光于刹那之间到达陆萍儿身前。

    阴森,邪恶,暴虐,疯狂……

    集世间一切负面气息于一体,陈铮已然陷入非人状态,人性在消退,魔性在高涨。道消魔涨,七情六欲渐失,心中只剩下疯狂的杀念。

    陆萍儿震骇欲绝,绝美的容颜上露出惊恐之色,身形猛的一闪,欲要逃出陈铮的刀光笼罩之中。

    她快,陈铮比她更快!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空气中发生腐蚀般的声音,阴森冰寒的气息瞬间就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萍儿花容失色,连忙举刀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眼前赤光闪过,“当”的一声,全身剧震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陆萍儿喷出一股鲜血,脸色的苍白,整个人如被抽走了精气神,顿时萎靡。

    冲天的杀气,凝如实质,与阴气混同,森森然,散发出绝灭万物,万物寂灭之意。泣血刀忽然发出一道惊人的光芒,所过之处,生机皆无,被灰雾显幻的神魔之像吞噬。

    独首三面神像,无声咆哮,云雾惨惨,一丝渊高不可测度的气机扩散,印入天地之间,永恒不逝。

    “疯子,老娘不玩了!”

    陆萍儿被吓傻了,身体猛地后退倒退,脚尖点在桥栏上,化作离弦之箭,向着青月楼方向急窜而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

    陈铮腾空而起,左手猛的拍出,凝如实质的掌劲之中,夹杂了一缕如魔如神的刀势,急袭陆萍儿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掌劲击中陆萍儿,刀势侵入体内,陆萍儿再次喷血,身体从半空中跌下。披头散发,形似厉鬼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“陈铮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竟开始销融她的气血,片刻间,这股气息壮大三分,在她体内横冲直撞,陆萍儿吓的魂飞魄散,顾不得再放狠话,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光横跨虚空,劈落在陆萍儿的立身之处,运河被斩作两断,溅起一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“妖女,我必斩你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陈铮沙哑着声音,发出一声嘶吼。泣血刀一声清鸣,如天音贯耳,令陈铮的心神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白玉门乘机晃动,灵光暴射,镇压向魔性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返身一掌轰向灰雾之中的神魔之像。这一掌蕴含了他的全部真气,瞬间击散了灰雾,神魔冲着他发出一声咆哮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“哼,死了就安安分分当个死鬼,不要出来兴风作浪!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之中,血光盈盈,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。对着神魔之像消散的方向,森然低吼一声。

    随着白玉门震压了魔性,陈铮眼光血光消退,魔性消退,人性回归。

    “想要借尸还魂,还是夺舍重生?”陈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冷笑道:“乖乖的作个死鬼,等候陈某接受你的遗兑就可以了,想要借尸还魂,纯属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主动入魔,陈铮何偿不知其中的风险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与别人不同,白骨神君已经殒落,只有一丝烙印残留于天地之间。而且,陈争精修白骨阴风诀至今,隐隐有所明悟,这门功法恐很不简单,似乎在针对白骨神君。

    每一个修炼此功的人,都如同一个寄生虫般,在缓缓不断的抽取着白骨神君的运数。只到有人能够凭借此功登临绝巅,封道诸天,就会继承白骨神君的位格,彻底绝断这位神像的重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陈铮才只后天十层,距离武道绝巅,封道诸天,还差亿万里路呢。不提这门功法隐藏的算计,超码给人留下了一份念想,万一实现了呢?

    这就是绝顶功法的可怕之处,每一门功法都给予人一份希望。武道如山巅,只要肯攀登,或许会成功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陈铮导引真气回归,突然察觉到体内的一丝异样,不由惊咦出声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诀似乎变的不太一样了!”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的真气变的越发灵活,如果以前五分阴五分邪的魔功,那么现在就变成了六分阴四分邪。

    无论是功法,还是真气之中蕴含的至邪之意都在消弱。

    若陈铮再进一步,达到七分阴三分邪,白骨阴风诀就会晋长大成之境。随着白骨阴风诀的精进,就连白骨真气也变的越发精纯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异样的感应,似乎距离后天十层大圆满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瞬间从原地消失,向着酀州会馆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经过一场大战,早就惊动了附近的武者。就在陈铮离去不久,数道黑影掠空而至,看到满地的浪藉,残留着的阴森气息,其中一人惊声叫道:“魔气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魔气,难道是魔道贼子在此动手?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皱着眉头,以灵觉察知空气中残留的气息,眉头越皱越紧,沉声说道:“恐怕不止如此!”

    他的灵觉隐隐地察觉到一丝绝灭生机的意境,动手的魔道贼子实力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神都的水越来越浑了,咱们外出一定要小心,以免被魔道贼子盯上!”

    为首一人告诫诸位同伴,脸色变的凝重无比。空气中残留的气息,以他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都感受到一丝强烈地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正面相对,他都没有自信能够胜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