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说出你的条件吧!”

    顾轻舟得意的一笑,道:“放心,与我合作,绝不会让你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杀掉薛吒楠!”

    “青云宗的薛吒楠?”陈铮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出手,以你的实力,薛吒楠绝不是对手,为什么找我,难道你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顾轻舟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杀不杀?”

    顾轻舟摆出一副“你不杀,合作就告吹”的样子,陈铮想都不想,点头道:“杀,凡是与贾臻亲近者,全都该死!”

    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都设有外门,以塞选精英弟子。凡在外门脱颖而出者,都会得到宗门的重点关注。尤其是一些得到宗门真传的弟子,从一开始就被宗门的绝顶高手所关注。

    薛吒楠修炼的乃是青云宗三功五诀之一,碧水潮汐功。这门功法,讲究运气如潮汐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青云宗十大弟子,所习功法,皆为五功三诀。也令的薛吒楠即使得了门中真传,也难以出头,不得已之下,薛吒楠依附于贾臻,得了贾臻的支助,这才出头。最终稳居青云宗外门十大弟子之一。

    此次,又是在贾臻的运作之下,得了三十六外名额之一。

    如今的贾臻,已经隐隐成为正道十宗的第一人,若是让薛吒楠得了名额,一飞冲天,正道十宗再无人遏制贾臻。

    将来数十年,甚至数百年,都要被其压制。天下灵秀气运,尽被其占,哪还有别人的出头之路。

    提到贾臻,陈铮心中一动,开口询问道:“自从太祖洞天一别,再无贾臻消息,此次名额争夺,贾臻是否参与?”

    说到贾臻,顾轻舟露了一丝兴灾乐祸之色,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像是偷了鸡的黄鼠狼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难道贾臻出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生出一丝异样之情。

    他在蛮荒世界时,就察觉到自己的运道很不正常,太顺了,好似气运之子,想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那时候,陈铮就猜测,问题可能出在贾臻身上。

    “悟道棋盘之争后,传出莫延昭开辟洞天,当世十八家宗派联合向大离皇朝施压,让出三十六个名额,待到改朝换代之后,保证大离皇族五百年安定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名额之事一会儿再说,先说贾臻,不要东拉西扯。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打断了他的话,很不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想听,我可以不说!”

    顾轻舟闭上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,我不插嘴!”陈铮作出一副妥协之状。

    顾轻舟冷哼一声,接着刚才的话再次开说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有个疑问!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顾轻舟被两次打断,很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个名额是全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全部,你以为会有多少?”

    冲着陈铮翻了一个白眼,顾轻舟直愣愣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,说下去,我保证不插嘴!”

    “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联合逼迫莫延昭让出三十六名额,保证在其开辟洞天成功后,五百年不会染指。

    其中各宗派的首席弟子,占据一个,算是内定。剩下十八个名额,各凭手段,谁争到算谁的。争夺战中,若是不幸殒落,各宗派也不得此以寻仇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的名额争夺战,也是一次解决私人恩怨,甚至剪除异己的绝佳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要借我之手杀掉薛吒楠,乘机剪除贾臻的羽翼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陈铮就后悔了,看到顾轻舟愤怒的眼神,伸手在嘴巴上轻轻一拍,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你说,我不插嘴!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顾轻舟恨恨骂了一句,极其不爽的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伸手挥了一下,示意自己不会再打断他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青云宗十大弟子之中,至少有一半依附于贾臻。这厮野心极大,把主意把到了其他宗派的弟子身上。没想到遇到了硬钉子,两败俱伤,现在还在青云宗的洞天之中养伤呢,估计要错过这次的机缘了!

    虽然贾臻错过了这次机缘,但他却把名额让给了薛吒楠。只要你能斩杀薛吒楠,这个名额就是你的。当然,三月初三之前,这个名额还在你的手中的话!”

    陈铮撇了撇嘴,不屑的说道:“说什么内定,还是要争要掠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十八个内定名额就算被人抢走了,也只是换个人而已,肉还是各大宗门的锅里呢。你抢了薛吒楠的名额,只是让薛吒楠丢了名额,青云宗再推出一个人顶了另外十八个名额就是了,反正到最后至少有一个进入洞天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好牛逼!”

    陈铮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斩杀薛吒楠,是想推班濯上位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点头道:“没问题,肥水不流外人田,就当我还债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铮突然想到,今晚顾轻舟被围攻,恍然大悟道:“天妖殿的苍夜等人是想抢的你名额,才会围攻你吧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被杀了,如何确定名额的归属,谁能证明你是被某人杀的!”

    “你才被杀呢!”

    顾轻舟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懂什么,所谓的名额,不过是莫延昭分化而出的三十六道神魂气机。

    其中十八道落在了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的首席弟子身上,贾臻不算,他的那一道让给了薛吒楠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十八道,乃是无主之物,各凭手段,谁抢到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觉的有点儿不对劲,怎么从贾臻转移到的三十六名额之上了。

    他要问的是贾臻的近况,以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贾臻受伤严重吗,连名额都保不住?”

    “青云宗神神秘秘,谁知道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顾轻舟也只知贾臻重伤,正在洞天之中修养,至少伤的多重,就不太清楚了。这个消息,他还是从班濯口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“贾臻实力不弱,谁能把他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顾轻舟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难明之色,瓮声瓮气道:“天妖刀,拓拔寒!”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陈铮并不意外,当世十八宗绝顶宗派,能与贾臻一较高下者,只有三人。

    天妖殿的拓拔寒,黄泉魔宗的费无忌,以及太一道派的无尘子。

    至于顾轻舟,秦珂琴等人,与这四人相比,实力还要稍弱一筹。

    二人谈性不减,一直谈到四更,还是陈铮看在顾轻舟受伤的份上;若不然,秉烛夜谈,直至天明,都不带竭嘴的。

    酀州会馆为陈铮安排的是座独居的院子,拥有三间卧房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床榻让给顾轻舟,陈铮去了旁边的偏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