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酀会馆,陈铮倒了一杯凉茶水,直接灌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顾轻舟脸色苍白无血,胸前衣襟满是鲜血,半边身体被染红,连忙问道:“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死不了!”

    失血过多,顾轻舟说话都有些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衣服被他撕裂,顾轻舟随之抽搐起来。血液与衣服被冻在一起,粘在皮肤了,连带着把血痂撕裂,伤口又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翻动屋子,找出一把剪刀递给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衣服裁剪开,强忍疼痛,把伤口处的死肉翦掉,而后敷了金创药。催动劲力,挤压伤口肌肉,合并伤口。

    “有合身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有气无力的问道。

    受伤之后,又一路急弛,顾轻舟失血过多,此刻嘴唇都干裂了。

    陈铮早有准备,扔过一件衣服,而后拿出一块血精,递给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血红的块状,非玉非石,非金非木,鲜艳的盈光,好似凝固了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血精,补充气血,辅助疗伤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顾轻舟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收起了血精。

    玄天剑派作为当世正道十大宗门,拥着常人无法想像的资源与底蕴。作为玄天剑派的外门首席弟子,顾轻舟被重点关注,已能接触到宗门的核心机密。

    可他从没有听说过世间还有“血精”这种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陈铮,运转玄心奥妙心诀,开始吸纳血精中的血气。

    精纯,凝炼,蕴含的磅礴的气血刚进入体肉,就与他的气血相融合,甚至不需要他有进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血精中气血,如河水汩汩流入体内,补充着顾轻舟的气血。

    感受着气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,顾轻舟心中惊骇不异,只是一块血精,就能把他损伤的气血完全补足回来。

    世间之大,无奇不有!

    没想到还有“血精”这种宝贝。

    突然间,顾轻舟心中猛烈一震,暗自骇然:“若有充足的血精,后天境武者就能省去磨炼气血的功夫,直接借助血精修炼,岂不是一步登天!”

    太可怕了,这是可以批量产生后天境武者的绝顶灵粹。

    不需要太多,只要有数千块,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,造就出一批后天五层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顾轻舟暗暗估算一番,一块血精足以让后天一层的武者提升到后天五层。

    后天境武者,炼精化气,这“精”便是由体内的气血提炼而出。有了血精相助,直接省去了炼精这一步,只要缓缓不断的提供血精,就能一路冲关,直达后天九层。

    若是陈铮舍得下血本,他可以在一夜之间造就出一支完全由后天五层以上修为组成的军队,所向披靡,谁人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顾轻舟越想越可怕,世间怎会有这种作弊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他终于想通了,陈铮为何能够覆灭了三百底蕴的田氏。拥有了血精这玩意,想不赢都难。

    功行一周,察觉到身体不在空乏无力,顾轻舟停止了行功。收起手中的血精,朝着陈铮深深了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样,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露出感激之色,道:“若非陈兄,顾某今夜就彻底栽了!”

    回想起来,顾轻舟依然后不已,同时也庆幸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却有许多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我来了神都?”

    顾轻舟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从胡一飞口中得知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陈铮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,胡一飞与顾轻舟关系莫逆,见到自己后,他知道了,就等于顾轻舟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顾轻舟如何知道他在酀州会馆,这个也不难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同时招惹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陈铮问完,顾轻舟就打断他,带着一丝苦涩道:“你是想问,我怎么会同时得罪了魔道四大派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副洗恭听的样子,顾轻舟忽然发出一阵森森笑声,对着陈铮嘲笑道:“看来你在黄泉魔宗的地位很一般,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是我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脸色变的阴沉,语气阴森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遇到宗门一位长辈,从他口中得知,叫我三月初三之前来到神都,说有一段机缘。之后,悟道棋盘争夺落幕,我才得知,所谓的机缘是指莫延昭开辟洞天的三十六个名额!”

    顾轻舟嗤笑一声,道:“那你知道三十六个名额是如何分配的吗?”

    “分配?”

    陈铮血红的眼眸中迸出一道杀机,眉头紧皱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忽然,顾轻舟抖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顾轻舟露出副不屑之色,“嘿嘿”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你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明显不受宗门重视,已被排除了竞争者之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难道三十六名额已内定了?”

    一股阴森寒意暴体而出,呜呜的阴风环绕在陈铮的周围。

    顾轻舟猛然一惊,骇然叫道:“好烈的杀气,你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浓郁,凝如实质般的杀气,与阴气相融,形成灰蒙蒙霜气,整间屋子的温度在一刹那间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卓子上,地板上,窗户,墙角……

    一层薄薄的寒霜铺在上面,好似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。顾轻舟只觉一股寒意侵袭而来,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催动真气,驱赶了体内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白骨阴风诀,没想到你的修为已至如斯。论真气之精纯,一般的后天十一层已比不上你了。除非与你修行的是同一层次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有些好奇,陈铮的真气精纯度绝不正常,根本就不该是后天十层修为拥有的。就算白骨阴风诀是天下绝顶功法,但他修炼的玄心奥妙心诀,也绝不在白骨阴风诀之下。

    面对顾轻舟的好奇,陈铮装作没有听到。关于白玉门穿梭世间的隐秘,他准备烂在肚子里,谁都不会告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