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掌心受创,连忙凝聚体内真气,一股阴寒气息扑向苍夜的真气,逆转化血功,燃烧气血,终于化解了这道真气。

    “蓬!“

    赤光乍开,与剑光相撞要,劲力暴裂,强大的气流把二人掀飞。

    苍夜修行的天妖屠神大法,乃是一门不弱于白骨阴风诀的绝顶功法。且他的修为已达后天一层,开始筑就道基,先天真气经受天脉之气不断洗礼,凝炼无比。

    陈铮凭着燃烧气血,才堪堪化解了体内的异种真气。正处于真气转换,移宫过穴之际,竟被苍夜抓住了机会,一剑斩落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之高,对敌经验之丰富要,尤其对时机的把握,更是妙到巅毫。

    一剑斩落,陈铮无奈之余,只能强提真气,一刀迎上。

    刀剑相击,让陈铮伤上加伤,再喷一口鲜血,身如断线的风筝往古庙方向跌去。

    正在内讧,相互戒备的陆萍儿与蓝妖女,同时发出一声娇吒,刀光齐出,扑向陈铮。速度之快,如离弦之箭矢。

    娇吒之音入耳,刀光,剑气已然加身。

    陈铮浑身汗毛炸起,身在半空,毫无借力之处。此刻,他体内的气血在刚才一击中,被苍夜击溃,真气散乱,一时之间无法汇聚在一起,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剑斩落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没有想到互相内讧中的两位妖女,竟不约而同出手,袭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一声厉喝从口中发出:“妖女敢尔!“

    顾轻舟一剑刺出,冲向陆萍儿的后背。此女被蓝妖**了一招,实力折损,只要拦下蓝妖女,凭陈铮的机变,足以应会陆萍儿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突然,正冲向陈铮的陆萍儿在半空中停滞,好像有一股无的力量在推着她,急速后退,撞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咯咯,顾郎受骗了!”

    陆萍儿颜笑晏晏,那还有刚才脸色苍白的受伤模样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,暗道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一道寒光已经斩来,弯刀如新月,勾魂夺魄,在顾轻舟的脖子上环绕一匝。

    刀芒暴发,就要把顾轻舟的脑袋割走。

    “咯咯,顾郎的名额,萍儿要拿走了!”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就在寒芒割裂的了顾轻舟的皮肤,斩切他的颈骨时,一道精芒暴起,挡住了弯刀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剑身龟裂。

    顾轻舟慌忙抽身后退,抖动手腕,长剑碎成十几片的寒芒,攒射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两人相距不足一尺,根本来不及躲避,只有两道寒光贴着陆萍儿脸颊擦飞过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碎片,却被她的护体真气拦截。

    面容受伤,陆萍儿双眼暴出骇人的寒光,神色扭曲,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我的脸,去死吧!”

    璀璨的刀芒由弯刀之上暴发,斩开了空间,瞬间出现在顾轻舟身前。

    嘶啦!顾轻舟衣襟被刀芒斩裂,胸前一股寒意渗入体内,继后传出刺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只见胸前一道尺许长的伤口,皮肉翻卷,几乎能看到皮肉覆盖下的胸骨上的刀痕,汩汩鲜血从伤口处涌出,瞬间染红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顾轻舟吸了一口冷气,惊骇的看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发疯的女人果然可怕,尤其是颜值受伤的女人,发起疯来尤其可怕!

    几十道寒芒,结成一道罗网,向顾轻舟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陈铮不知何时已经脱险,赤色的刀光斩破空中罗网,与陆萍儿的弯刀撞击在一起。二人同时后退,陈铮凌空一折,扭飞向顾轻舟,挥手一道劲力卷过去。

    顾轻舟借着这一股劲力,飞身而起,朝山峰之下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山不转水转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陈铮丢下一句场面句,瞬间融入黑夜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老娘跟你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与顾轻舟已然逃走,陆萍儿还陷在疯狂之中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“萍儿妹妹!”

    蓝妖女一声娇吒,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,侵入陆萍儿心海之中,震动了她的心灵之光。灵光普照心灵,好似一股冷水当头浇下,陆萍儿眼中的疯狂之色消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玉面之上,传来火辣辣的痛感,突然一声尖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声如金石之裂,冲霄而起,传遍整个天峰。

    铁索桥上,飞掠的顾轻舟,一脚踩踏,差一点摔入万丈深渊之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眼见顾轻舟失足,陈铮大叫一声,伸手把他揪住。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顾轻舟冒出一身的冷汗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“嗵嗵嗵……”,好似重锤击鼓。伸手按在胸口上,生怕心脏蹦出来。顾轻舟露出一副惊魂未定之色,心有余悸道:“好可怕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的尖叫声,连陈铮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忽然来这么一下,神仙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游离不定,好奇的打量着顾轻舟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只是他的眼神,为什么让人很不爽呢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龌龊的心思,只是在妖女脸上划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那你完了,等着对方与你不死不休吧!”

    陈铮一番兴灾乐祸,突然飞身而起,冲过铁索桥,沿来时的方向,向酀州会馆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轻舟满脸不爽的冷哼一声,连忙催动真气,追上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萍儿没有想到,自己的尖叫声,差一点就把顾轻舟的吓的摔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要死啦,深更半夜,你想吓死人哩!”

    蓝妖女浑身一震,一股寒意窜遍全身,好似受到了电击,全身酥麻,脚下一软,差点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连忙冲着陆萍儿叫骂起来。

    太突然了,受不了啊!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苍夜,到现在都感觉膀胱有点胀疼。

    脸色就跟涂了锅底黑,黑的都看不清模样了。适才尖叫声传入耳中,他的膀胱瞬间一麻,差点吓尿了。

    有些后悔,与二女的合作了。太危险,随时都有失禁之险!

    “蓝姐姐,快来看看,我伤的重吗?”

    陆萍儿一副要死的样子,焦急的喊叫道。

    蓝妖女拍了拍胸脯,感觉到魂儿归位,冲到陆萍儿跟前,看了她的脸上两道血痕,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,伤的很重吗?”

    陆萍儿花容失色,突然一声尖叫,声音刚传出一半,嘴被堵住。

    蓝妖女惊魂未定的样子,一手捂着她的嘴,一边哀求道:“小妹别叫了,三更半夜,姐姐怕鬼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