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击震退七情迷心谷的妖女,陈铮的身影于瞬间消逝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苍夜厉喝一声,如飞鹰扑击,腾空而起,诛妖剑斩出一道剑光,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鬼影无踪的身法何其精妙,陈铮以白骨阴风诀催动,化身鬼魅之影。倏忽之间,移形换位,冲到七情迷心谷妖女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妖女反应迅速,陈铮刚一现身,手中长剑猛烈刺出。“滋滋”的剑芒割裂空气。

    陈铮右手持刀,挥出一记赤光,迎向冲来的苍夜,左手成爪,穿过重重剑影,抓向妖女的手腕。

    空手入白刃,妖女手腕忽然一僵,像被冻结一般,运转不灵,脸色大变。全力催动真气,身化虚影,向后退却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陈铮夺过长剑,曲指一弹,长剑化作一道寒光飞射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接剑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剑在手,顾轻舟大笑数声,挥剑杀向两名妖女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他欺软怕硬,实在是苍夜手中的诛妖剑太过锋利。只凭手中这口普通宝器级别的长剑,绝无法与之相抗。

    一剑挥出,剑光分划,一团精芒炸裂,把陆萍儿与七情迷心谷的妖女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“蓝姐姐,小妹来助你!”

    陆萍儿一声娇吒,弯刀斩出一记新月寒芒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寒芒一触即溃,一股锋芒袭来,侵入她的体内,陆萍儿的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“天心剑”非浪得虚名,若非被苍夜的诛妖剑斩断配剑,眼前二女哪配与他交手。

    只此一击就显现出顾轻舟剑法高绝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剑如寒霜,罩住妖女全身要害,一股锋芒,锐利,无坚不催的剑势把她锁定,令其一动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妖女正要闭目等死之际,突的,一道寒芒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七情迷心谷的妖女从袖口中滑出一口短剑,遥空飞射,把顾轻舟的长剑击偏。

    陆萍儿身形闪烁,脱出剑势锁定,惊魂示定的拍着胸口,松了一口气,总算捡回一命。

    “多谢蓝姐姐相救!”

    “御剑术?”

    看到蓝妖女飞剑离身,激射而来,顾轻舟惊叫一声,长剑翻飞,寒光被他一击震飞,而后倒飞回蓝妖女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蓝妖女自然不会传说中的御剑之术,而是在短剑剑柄上牵了一根蚕丝,以劲力震动蚕丝,遥控短剑,以达到凭空御剑之效。

    “旁门左道,上不得台面!”

    看穿了蓝妖女的“御剑术”,顾轻舟轻嗤一笑,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如此剑术,在真正的高手行家眼里,完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短剑无功,蓝妖女瞬间收回袖中,猛一咬牙,双手飞舞,一对翠云袖飞快突袭,同时腾身而起,如天女曼舞,流云飞袖,姿态优美。

    人美,舞更美,可一双翠云袖却是杀气暗藏,如两条毒蛇般,绞杀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闪电般作出反应,仰面后倾要,身体与地面平行,倒射而退。躲过蓝妖女凌厉的攻势.长剑点在地面上,滑过一道飘亮的弧线,凌空而立。

    一剑挥出,剑光呼啸,顾轻舟身剑合一,化作一道闪电,直刺蓝妖女。

    这一剑速度之快,剑光才显,锋芒已至。

    森森寒意逼迫而来,锋芒之气,蓝妖女忽感剑势罩体,魂飞魄散。一对秀目露出骇人的光芒,瞳孔如漩窝,不断旋转,一半正旋,一半逆旋,怪异之极,看着人难受无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光炸裂,形成漫天剑气,把蓝妖女笼罩中间。

    蓝妖女强摄心神,一对翠云袖护着己身,运转七情迷心谷的异术,不断冲击向顾轻舟的心神,震撼他的心灵之光。

    “姐姐小心!”

    陆萍儿突然飞扑而来,手中弯刀斩出一道道旋转气劲,撞入剑气之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二人身影在空中乍合倏分,陆萍儿忽然摔落地面,跄踉倒跌.娇躯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玉面血色褪尽,好似大病一场,恶毒的瞪向蓝妖女,恨声道:“你好狠!”

    蓝妖女竟以七情迷心谷异术控制她,挡住了顾轻舟必杀一剑。

    顾轻舟收敛剑气,露出一丝厌恶之色,寒声说道:“果然是上不得台面!”

    生死搏杀之际,竟暗算同伴,实在令人不齿,难怪被称作“妖女”。

    这一边,两位妖女内讧,已经打不下去吧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屑于对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出手,怀抱长剑,远离了二位妖女,为陈铮掠阵。

    比之苍夜的修为,陈铮要弱了一筹。

    苍夜的实力虽不及顾轻舟,但同样是筑就道基,后天十一层的修为。反观陈铮,后天十层还未圆满,全凭鬼影无踪的高深莫测,与之周旋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数招,看似不分上下,但陈铮心中明白,久战之下,自己必然吃亏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暴虐的剑光横空斩来,陈铮脸色大变,翻身仰躺,激荡真气,一道赤光激发而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刀剑相击,劲气暴发,陈铮被震的腾空而起。半空之中,借势翻斗,陈铮头上脚下,从天扑下,左掌平按而下,右手挥出一片刀光,护住周身。

    这一掌若泰山压顶,阴气汇聚于掌间,凝如实质,阴森冰寒的气息笼罩了一丈方圆。呼啸的寒风,像刀子一般刮过,所过之处,地面凝结出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苍夜心头一闷,诛妖剑猛烈刺向天空,迎上陈铮落下的掌印。,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剑光凌厉非凡,瞬间把陈铮以阴气凝聚的掌印划开,如同划开一张破布一般。

    相较于掌印,苍夜的剑光更加凌厉,一剑建功,苍夜迅速后退一步,于身前布下一道剑光,左手并指成剑,点向陈铮的掌心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指掌交接,好似水泡被戳破。

    苍夜剑指穿透性之强,瞬间破开陈铮的劲气,让他立时吃了大亏,全身剧震,被一股凝练的指劲侵侵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苍夜的剑指上蕴含的真气极度凝炼,瞬间就击溃了陈铮手掌上的劲力,钻入他的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的一白,喷出鲜血,以掌化爪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凌厉的爪劲撕裂空气后发出尖锐的声音,直接抓向苍夜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爪劲撒碎了护体剑光,苍夜顿时感觉胸口血气翻腾,眼冒金星。强压下血气,两脚后蹬用力,腾飞起来,诛妖剑暴出一尺长的剑芒,朝陈铮斩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