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身上房,就见灯光晦暗处,一道黑影飞逝,瞬间消失在此起彼伏的楼宇之后。此人轻功身法之强,陈铮暗自比较一番,比他也只低了半筹。

    身具如此轻功,修为必定不弱!

    “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以己推之,如陈铮这般修为,施展轻功之时,若想不被人发现,只需收敛气劲,可以达到无声无息,就算身在近旁,也不会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刚才衣袂破空声,隔着窗户传到他的耳朵里,明显是故意为之,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我到要瞧瞧是何方神圣!”

    陈铮艺高人胆大,仗着自己独步天下的身法,身形一闪间,朝着黑影飞逝的方向追过去。

    翻墙越户,借着楼宇掩护,于晦暗处化作一道影子,不到半柱香就已看到前方的黑影。

    这人的飞掠直直向前飞掠,遇楼翻楼,遇河涉水,朝着神都正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追踪,穿过大半个神都,前方黑影忽然折转,向东而去。

    “是怀濨山方向,这厮怎么会去那里?”

    怀濨山乃神都九景之一,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经山无仙却有灵,赵宋年间,传说有山神显化灵感,香火好是旺盛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山上,有一涧、两桥、三峰,四岩、八丛、十二洞之景,奇花异草,珍稀植树,很是吸引人们。白天时,这里游人众多,就算刮风下雨,严寒酷冬也不缺游客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已晚,山内行走危险,故尔少有人迹。

    一路追踪上山,攀上两峰之一,就见一条铁索桥横隔于两峰之间。峰下,深不见底,黑乎乎一片,好似通往深渊地狱。

    呼啸的风声,哗啦啦的铁索晃动声,常人见之便要胆寒,根本不敢在这里停留。

    此是黑夜,如置身鬼域。若是白天,就能看到两峰之间,云卷云舒,恍如神仙之境。

    黑影身法高绝,修为精深,毫无所惧的沿着铁索桥飞掠而过,窜入对方的山峰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陈铮从黑暗中显化,立于铁索桥头,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再跟过去了。

    若有高手堵在铁索桥上,对面的山峰就成了绝境,陈铮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!”

    “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!”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是因身具伏虎之力。

    陈铮惜命的很,不会轻易把自己置于险境之中。三月初三将至,神都风云汇聚,不知有多少高手潜伏在暗中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三十六名额之一,暗中袭杀竞争者,这种事一定会发生。或许,他被引至此处,就是有人对他心怀不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谁知他刚迈出一步,对面山峰传来一阵兵器的撞击声,同时伴随着一声惨叫,而后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“这是故意引起我的好奇心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突然从原地消失,身形与黑暗相融,一点气息不泄,掠过铁索桥,落于对面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山风从峰顶呼啸而下,正好从陈铮身边刮过,一股血腥味飘来,陈铮惊咦一声。

    适才的惨叫声与兵器撞击声,他还以为是对方为引诱他而故意为之,没想到竟的死了人。

    顺着血腥味,一路飞掠,忽然气味中止,前方躺着一具尸体。刚刚被杀,体内还有余温。

    陈铮俯身,借着月光打量着此人,面如枯鬼,皮肤灰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眼窝呈青黑色,尤其双手的指甲,竟有一寸之长,色如金铁,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对方有脸色灰白,无有血色,不是因为他死了才这样。以陈铮对血液的敏感,可以感知到此人体内的血液还残留着一丝生机,没有凝固。

    “尸嚣窟的人?”

    这般特征,只有尸嚣窟的弟子才会有。

    尸嚣窟的玄阴炼尸密录,仿照上古旱魅,以生返死,从死而生,成就金刚不坏之躯。

    眼前身死之人,一身的死气,尸气,绝对是尸嚣窟的弟子。此人没有达到金刚不坏之境,但亦达到刀枪不入,寻常神兵难伤之境。

    便是陈铮,也没有自信可以一刀斩杀此人,如今轻而易举被杀,凶手修为之强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伸手触摸对方的伤口,一股锋芒气机,竟把他的手指割破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目中迸出一道血光,起身向峰顶冲去。

    未至峰顶,见到一方突岩。方圆三十丈,岩上有一古庙。年久失修,内中拱奉的神像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刻,顾轻舟手握一柄断剑,傲然而立。强敌环视,而面不改色。双眼之中,神光湛湛。随着他的呼吸,剑势吐吞不灭。

    与他相对而立,是一位身姿妖绕的女子,身罩黑袍,却难掩妙曼曲线。紫色的眼影下,一双美目之中,轻波流转,看似端庄,实则放荡。

    此女手执一口弯刀,好似对着情郎,柔声细语道:“顾轻舟,今夜此处,就是你的丧身之地,有什么遗言要说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目放冷电,盯着眼前女子,冷哼一声,道:“六欲合欢宗的妖女?”

    感到身后有三人气机外溢,向自己压迫而来,顾轻舟心中微微一沉,但脸上不露神色。收敛杀机,手中断剑发出“嗡嗡”的颤鸣声。

    随着剑鸣之音,心无杂念,暗运玄心奥妙心诀,心神臻入“洞见”之境,心剑通明,四名强敌的一举一动,皆被他的心神照见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四个废物吗,顾某杀尔等如杀猪狗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听到顾轻舟的话,他身的黑衣男子忽然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此人以黑布罩头,一身夜行黑衣,只露出双目。身上透出一股妖异气息,凶狠残暴,似一只野性十足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天妖殿?”

    顾轻舟皱着眉头,沉声道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“嘿嘿”冷哼一声,沙哑着嗓子道:“天妖殿,苍夜!”

    “诛妖剑,苍夜!久闻其名,今夜一见,好生令人失望!”

    作为玄天剑派的外门首席弟子,顾轻舟对于正道十宗以及魔道八派的精英弟子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此人在天妖殿地位极高,只在“天妖”拓拔寒之下,一口诛妖剑下,沾染了无数的亡魂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劲敌,顾轻舟心中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“天妖殿素与六欲合欢宗交好,倒不出顾某意料之外!”

    顾轻舟扭头看向另外二人,亦是一男一女。其中男子的神情略有呆滞,若非他的心神晋入“洞见”之境,心剑通明之下,还无法发现异状。

    另外一女,明眸皓齿,眼神清明,望之若清泉,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沉迷其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声剑鸣,让顾轻舟心神为之一宁,脸色大变。眼中寒光暴射,盯着此女,寒声道:“七情迷心谷,妖女,你敢以邪法害人!”

    那名神色呆滞之人,很明显是被眼前的妖女,以惑心乱神之邪术所控制,心智已丧,成了对方的傀儡。

    这名傀儡一言不发,突然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六欲合欢宗的妖女也在此刻,跃往半空,手中弯刀斩出一道半月刀芒,向他杀至。

    一人动手,三人齐随,顾轻舟刹那之间就陷入腹背受敌之境。手中断剑发出一声颤鸣,划出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苍夜手中的诛妖剑,切金断玉,直接斩在顾轻舟的断剑上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身齐柄而落,顾轻舟手指一点,一道无形劲力发出,落地剑身忽的飞起,化作一道寒光斩向空中扑杀而下的六欲合欢宗妖女。

    手中无剑,顾轻舟就如没了牙齿的老虎,实力大大折损。黑色面罩之下,苍夜露出残忍之笑,他最喜欢残杀所谓的天才了。

    玄天剑派的首席弟子,“天心剑”之名,他听的耳朵都快起痂子了。

    如今,这位名传天下的各派的骄子,就要死在他的剑下,苍夜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,气息高涨。

    诛妖剑感知到主人的心意,突然发出一道妖异的剑芒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陆萍儿手中的弯刀划出一道弧光,飞来的寒光被她斩落,弯刀钩向顾轻舟在脖颈。

    七情迷心谷的女弟子,与她控制的傀儡,左右夹击,一剑,一拳围杀而来,封闭了顾轻舟有腾挪闪躲的空间。

    面对诛妖剑苍夜的绝杀一剑,顾轻舟没有回头,但以“洞见”之境推断出与六欲合欢宗的妖女与另外二人把他的退路完全封锁。

    这四人配合默契,苍夜修为最高,实力最强,乃是主攻。六欲合欢宗的妖女身法轻巧,灵活多变,手中弯刀变化多端,扰他心神。

    七情迷心谷的妖女以其傀儡作肉盾,两厢夹击,令他无法往左右横移避开,只能向前硬闯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顾轻舟陷入进退两难,左右难避的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苍夜的剑对他威胁极大,顾轻舟不敢有丝毫怠慢。只见对方的剑芒吞吐,妖异的气息罩笼而来,剑光游离,攻无定点,显示出此人可怕的实力。

    手中无剑,顾轻舟不敢正面相对,身体猛地后退一步,避其锋芒。即使单对单,他要胜过苍夜仍要费一番功夫,何况四面受敌之境。

    谁知,他身体才动,六欲合欢宗的妖女乘势而袭,弯刀划出一道月芽般的寒光,断了他的后路。

    后路不通,正面更是极度凶险。

    顾轻舟只能向着傀儡男子方向突破,四人之中,此人实力足以排在苍夜之下,但他心智已丧,反而成了最弱的一个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刚一动作,傀儡男子就反应过来,一记刚猛无比的拳劲轰出。

    顾轻舟大吃一惊,此人的反应超出他的预料,不由对七情迷心谷的邪法惊叹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的拳劲刚猛,催山裂石,顾轻舟手中无剑,想要封格此拳却是非常吃力。右手并指,以之代剑,向着轰来的拳头划去。

    “滋滋”的剑气,森寒可怕,傀儡男子的眼中竟露出一丝惊愕之色,显然是没有预料到顾轻舟凭着两根肉指,就能激发出如此凌厉的剑气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心智丧失的傀儡,露出人性化的目光,实在骇人之极。

    如此,更显出七情迷心谷的邪法独步天下,深不可测。能成为天下十八家绝顶宗派之一,七情迷心谷绝非浪得虚名,其迷心惑神之术,号称能把神仙迷的五蕴离乱,心神离失。

    由此,可见其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六欲合欢宗的陆萍儿,一口弯刀盘旋飞舞,幻化重重刀影,从上方压顶而至,断去他上窜之路。

    新月般的弯刀,寒光闪烁,由上而下,钩划而来。

    森森刀意袭来,顾轻舟头皮一阵发凉,背部肌肉变的僵硬,这一刀若被击实,绝对能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所有路线封死,只余硬拼一途,值此生死存亡,顾轻舟把生死置之度外,以己心代天心,心神进入神秘莫测的“洞见”之境。

    体内的先天真气随着玄心奥妙心诀,在经脉之中运行,心灵之光凝固,不被外界所动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清喝,一道剑气迸发斩破傀儡男子的拳劲,轰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此人身躯一震,动作变的迟缓,与七情迷心谷妖女折夹击之势立时缓了一线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身形化作一道黑影,剑指点向傀儡男子的额头。

    剑势凝炼,如钢锥般刺入他的额头,渗入他的头颅之中。好不容易破了此人与妖女的夹击,顾轻舟置其他人的攻势不理。绝意要解决掉此人。

    傀儡男子心智丧失,但不等于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子,面对危机性命的一指,双足往地面狠狠一跺,斜冲而起。

    可惜,顾轻舟一心杀他,任凭他如何作为,都要变成无用功。

    傀儡男子的实力不弱,已达后天十层大圆满,但他终究被人所控,机变有余,智谋不足。

    顾轻舟等的就是他这一跃,顺势移到他的身后,恰好借此人挡住了六欲合欢宗妖女陆萍儿的临空一刀。

    一指点在此人后脑勺之上。

    七情迷心谷的妖女见状,一脸的惊骇神色,大叫一声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这具傀儡是她花费好大的代价才得到,若被顾轻舟斩杀,就等于废了她一半的战力。手中长剑猛的当空一刺,以身合剑,化作一道匹练光华,以常人无法看清的高速,斜冲而起,往顾轻舟的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顾轻舟先是冷哼一声,一道指剑贯穿了傀儡男子的头颅,而后身体在空中一折,借着傀儡男子的尸体躲过此女的攻杀。

    随之,哈哈一声大笑中,曲指弹在陆萍儿的弯刀之上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施展出一路剑掌,遥空斩向苍夜。

    这一切,看似慢长,却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苍夜十拿九稳的一剑,没想到被顾轻舟借着傀儡男子这一不是破绽的破绽,轻易的解除。不仅如此,更是反戈一击,斩杀了傀儡男子,废去他们一大战力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大赞,刚至古庙,就见到如此精采的一战,让他不由自主的喝采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顾轻舟斩杀了傀儡男子,包围之势立解,一掌轰在傀儡男子身上,借势倒飞,出了古庙,对着陈铮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兄若再来迟一步,恐怕就要为顾某收尸了!”

    “数月不见,顾兄修为更上一层楼,区区几个毛贼,何足话下!”

    苍夜身形一闪,到了古庙门口,看到陈铮与顾轻舟晏笑嘻说,脸色猛地一沉,喝道:“何方朋友,天妖殿在此解决私人恩怨,阁下莫非想要插手?”

    “天妖殿?”

    陈铮目中闪过一道血色,看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是渔阳候陈铮,黄泉魔宗的弟子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香风扑来,一位艳丽的女子出现在庙门口,对着苍夜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黄泉宗的弟子?”

    苍夜先是一怔,而后露出欢喜之色,对着陈铮遥遥拱手,道:“原来是黄泉宗的陈兄弟,在下天妖殿苍夜,与费无忌乃是旧识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费无忌则罢了,没想到话刚出口,陈铮脸色随之一沉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对着苍夜冷笑起来,眼中血光闪烁,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苍夜身边的陆萍儿脸色随之大变,暗道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苍夜不知陈铮身份,但她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果然,在苍夜的话刚出口,陈铮透出一道浓郁的杀气,阴森森道:“费无忌之好友,某家之仇寇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暴射,“呛”的一声,泣血刀出鞘,一道赤光横跨了空间,斩向苍夜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古庙之中,一道倩影飞掠而出,看到一位陌生人杀向苍夜,发出一声怒吒,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拔刀的一刻间,苍夜便知眼前之人,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没想到七情迷心谷的妖女,在傀儡男子身死之后,理智尽失,都没有看清来人的实力,就莽撞的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浑身杀气涌动,使出了杀生刀法,杀气冲霄,赤光纵横。先天白骨真气,汇聚天地阴气,扑天盖地般扑向对方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光斩在对方剑上,七情迷心谷的妖女闷哼一声,只觉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窜入体内,令她浑身血液为之冻结。

    刀上蕴含的强悍的力量,把她的娇躯掸飞,向着庙门口撞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妖女脸色变的苍白无血,浑身被冰块包裹着一般,散发出冰寒之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