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文顺的别院非常别致,假山小亭,莲池梅林,青砖灰瓦,很一种江南园林的气质。穿行于亭台走廊之间,曲径通幽,是个难得的修心养性之地。

    三进三出的院子,占地并不大,在能工七匠的建造下,空间被利用到极至,外观小巧而内有乾坤。

    第一进院子,是仆役居住的地方,中间院落则用来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褚文顺通常都是住在最后一进院中,是家眷之居,向不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并排三间正房被打通,改造成一个会客厅。临窗一角放置着书卓,一把太师椅。

    卓上,笔墨纸砚齐全。卓子的右前角,摆着一个白瓷瓶,里面插放着五六个卷轴,以及一根鸡笔掸子。

    卓子收拾的很齐整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一张宽在的屏风相隔,这里就是褚文顺平时读书,写字,思考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对着门,摆放着一张八仙卓,两把椅子。八仙卓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张竹林山瞑图,出自大家之手,形神俱备,意境深远。

    八仙卓下方,两边排列着两把椅子,椅子中放着一张木几。

    书卓的对方,另一间房,轻纱悬挂,摆着了几盆盆栽,墙壁上是一张天下堪舆图。两丈宽,一丈高。

    陈铮进门后就被这张地图吸引,跺步走近,不由惊叹出声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全副心神被这幅天下堪舆图吸引,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。片刻间,换了一股常服的褚阁老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拱手行礼:“见过中堂!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

    禇文顺挥了一下手,坐在八仙卓左侧,对着陈铮说道:“杨家小儿体内的异种真气是你所为吧,先给他化解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微一拱手,走到杨充身边,一指点向对方的乳根穴。逆运白骨阴风诀,一道吸摄力迸发,把杨充体内的异种真气引出,而后捏着个指诀,这道真气凭空而散。

    瞬间,屋内的温度下降。一脸心急的杨父,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嘴里哈出一股白汽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褚文顺面露异色,惊咦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精纯的真气!”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自然看的出陈铮修为只有的后天十层。但没有想到,陈铮的真气精纯如斯,能对外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,不由对陈铮深深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般精纯至极的真气,非一般功法所能造成,看来陈铮的背景也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正魔两道,十八家绝顶宗派之中,有如此特征者,只有东北域的寒冰界,那里是黄泉魔宗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“难道此子是黄泉魔宗的弟子?”

    褚文顺心中微微一震,不由对陈铮重视三分。

    穿着常服的褚文顺,显的身材魁梧,虽已六十几许,但相当健壮。

    感应到杨充体内的异种真气被拔除,褚文顺开口说道:“神都卧虎藏龙,高手如云,你日后与人冲突,要留几分余地。

    三月初三将临,八方六域的高手齐聚神都,乱遭遭一片,指不定要惹出什么怪物呢!”

    陈铮拱手而立,道:“中堂教晦,晚辈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“杨公子已无大碍,只是气血受损,吃了些滋阳益气的药,将养几天就能恢复。其实,没有晚辈出手,过了十天半个月,他体内的异种真气也会自行消散,只不过要多吃几天的苦头而已!”

    听了陈铮的话,褚文顺点点头,道:“看来你还有些分寸!不过,你与霍正襄起了冲突,日后还需小心几分。老匹夫心胸狭窄,仗着三朝元老,门生遍天下,若能与你为难,恐怕你在神都将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道:“多谢中堂提点,不过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而已!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毫无根脚之辈,三月初三临,黄泉魔宗的绝顶高手,已把目光落向神都。

    天下各方势力,都派出精英弟子来到神都,争夺三十六名额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一不是羁傲之辈,一言不合,就要大打出手。到时候,确如褚文顺所言,乱遭遭一片,霍正襄不生事便罢,若敢造次,陈铮的刀锋并不介意染血。

    见陈铮的表情,褚文顺就知刚才的话白说了,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真是天下将乱,堂堂的一世皇朝之太师,都没有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禇文顺挥了挥手,若非看在前代渔阳候的面子上,才提点对方几句,听的进去或听不进去,都是陈铮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言罢,起身走到书卓前,提笔挥毫,在一张文碟上写了几行字,然后递给陈铮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,宗人府必会召见你,这张文碟收好了,里面有我的题字以及印章。看在老夫与汝父的面子上,不会为难于你的!”

    听到褚文顺提到“老陈候爷”,陈铮心中一动,突然躬身,恭声问道:“中堂与家父相识吗?”

    褚文顺叹息一声,道:“一言难尽,不说这个了!这几天就老老实实待在神都,等候宗人府的召见,等你拿到了丹书铁券,爱干嘛就干嘛!”

    陈铮拱了拱手,应声称是。

    下首坐着的严峻,屁股底下好像立了一根钉子,坐立难安,不断的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李丰尧手中拿着个茶杯,一会端起来,一会儿又放下来,却没有喝一口。

    褚阁老威严太甚,让二人很不安宁,恨不得马上就逃出这里,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对于杨父之类的钻营者,能被褚阁老召见,是一件无上荣誉之事,但他二人心性不定,过惯了随性自由的日子,规规矩矩的坐着,实在是难受之极,堪比酷刑。

    褚文顺也看出二人一副难受的样子,伸手一挥,没好气道: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,本想留你们吃顿便饭,看你们坐立不安的样子,都去吧!”

    “学生告退,改日再登门看望老师!”

    严峻像从弹簧上弹起来,咻的一下子起身,朝着褚文顺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晚辈家人还等着吃饭,改天再向中堂请教!”

    李丰尧乘势而起,一同告辞。

    陈铮本想向褚文顺询问一番“老陈候爷”,借机攀攀关系,看到严峻与李丰尧不住的向着他挤眼,便也向褚文顺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晚辈告辞!”

    “去吧,这几天不要胡闹!”

    褚文顺向着严峻叮嘱一番,目视三人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陈铮三人的背影,杨父心中犹豫起来,他是不想走的。

    出了褚文顺别院,严峻与李丰尧邀请陈铮去喝酒,被陈铮婉拒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仁兄盛情相邀,只是在下还有一位同伴在酀州会馆等待,实在不敢耽搁太久。不如改日再叙,到时由在下作东!”

    “陈兄真的不与我们一起吗?咱们可以先去酀州会馆接了你的同伴一起,四个正热闹!”

    严峻极力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扫了二位仁兄的兴致了,咱们还是别约个时间吧!”陈铮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态度坚决,严峻不再勉强,想了想,道:“三日后,乃是青月楼萍儿的生诞,不如改在那一天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我可是好久没欣赏过萍儿的舞姿了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对于李丰尧的提议,严峻拍手叫好,忽然扭头,很严肃的对陈铮说道:“这次陈兄务必不能推辞,不然就是不把我与李兄当朋友!”

    陈铮无奈,只得同意。

    约定了三天后在青月楼相聚,便在褚文顺别院门口辞别。

    酀州会馆居于神都东北角,运河边上,这里清静幽雅,环境极好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陈铮都在沉思,褚文顺对他的态度太好了,两人以前从没有交情。即使有上代渔阳候的情份,但人走茶凉,“老陈候爷”死了快四年了。

    在好的交情,平时若没有走动,也会变的生熟。

    对于褚文顺的动机,陈铮不得不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而且,严峻对他太殷切了,若是不知他与褚文顺还有师徒这一层关系便罢了。如今,陈铮却要往深里想一层。

    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    想着褚文顺与严峻的动机时,突然又想以了霍正襄,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个老匹夫在朝会上,突然对他发难,言谈举止之中充满了敌意,恨不得杀他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在神都根基深厚,门生遍及,还要防备他一些。”

    回到酀州会馆,陈铮与白世镜说了今日的遭遇,听到霍正襄表露的敌意,白世镜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的,老匹夫很难缠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阴沉着一张脸,点了点头,对霍正襄的生平做了一番简单介绍。

    “霍正襄年轻时,曾与稷下学宫求学,但学品不佳,触犯了学宫规矩,被强行退学。便是如此,他与稷下学宫的关系也没有断,当年的同窗好友们,对他也多有维护。

    离开稷下学宫后,霍正襄游学天下,后入了东林书院的门墙,并在东林书院的支持下走上仕途,历经三朝。

    田氏是东林书院扶持的一方势力,候爷覆灭田氏,就等于斩断了东林书院在酀州的触手。东林书院对候爷,恐怕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霍正襄与东林书院荣辱一体,他对候爷表露出敌意,几乎就代表了东林书院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东林书院与天下正魔十八家绝顶宗派而言,只能算是二流势力。若在以前,他还有几分顾忌,但随着程聿的出走,东林书院的威慑力,几乎下降了一半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就怕程聿明为出走,暗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程聿与霍正襄暗有联系?”

    陈铮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白世镜点点头,道:“不可不防!”

    陈铮没想到刚到神都,就要卷入各种事事非非之中。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,无非如此。

    陈铮大袖一挥,道:“这些且先不管,当务之急是拿到丹书铁券,如此,咱们在酀州的一切行为就有了名义。

    行义兵,除不仁!

    虽是句口号,但没它还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大离皇室的威望尤在,很多事情都需要遮掩一番才行,免的成为从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只要对丹书铁券以及候爷争夺三十六名额影响不大,咱们可以随机应变。莫氏皇族在神都的实力不弱,便是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,也要让其三分。

    咱们只要守规矩,没有被人拿到把柄,用不太顾忌!”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他也非无根脚之辈。

    幽泉进入神都,相当于黄泉魔宗的表态。关键时刻,陈铮表明自己的身份,或许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而且,秦珂琴恐怕也已到达了中州,二人有着誓约,力有不殆时,可以向其求援。

    “想要在神都闯出一番局面,还得广交朋友才是。”

    陈铮叹息一声,对外交际非他所长。

    此刻,他有些庆幸带了白世镜一起来神都,若不然,自己就彻底抓瞎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神都就没几个相熟之人?”

    忽然想到,白世镜曾在神都游历数年,陈铮开口相询。

    “确有几个好朋友,只是多年未见,等候爷安顿好了,再去拜访!”

    “宜早不宜晚,不如下午就投了拜贴,明天一早登门拜访。我没有什么安顿的,咱们各自行动。若有事就在酀州会馆汇面,我若不在时,也会离开暗记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二人一番商议妥当,未时以后,白世镜出了酀州会馆,前去访友,独留陈铮一人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出去逛街的兴致,便在会馆中潜修。

    神都高手如云,先天满地走,后天不如狗。后天十层的修为,让陈铮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掏出一块天晶,默运白骨阴风诀,一缕缕气机被抽离,纳入体内炼化。

    有了天晶辅助,陈铮的修为一日千里,到达神都后,他已经转化了八成的先天真气。且经过蛮荒世界的厉练后,先天真气之精纯,远超同境界的武者。

    随着手中天晶的灵性渐弱,里面蕴含的天脉之气被他吸收了三分之二还多。

    功行九周天,真气回归丹田,陈铮收敛一身气机,抬头望外,天已黑了。

    随着修为不断提升,以前一块天晶可以转化一成真气,现在需要三块半才够。手中的天晶,只够他一次修炼所用了。

    “好在,我离开化德府时,带足了天晶!”

    暗中估摸一番,按照现在的速度,少则十天,多则半个月,他就能达到后天十层圆满。若能争得三十六名额之一,陈铮就能借助莫延昭开辟洞天,一举筑就道基。

    “咕嘟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异响从腹中传出,陈铮才想到,自己一天没有进食了。起身向外走出,刚推开门,一道破空声由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向后一退,推开窗户,翻身上了屋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