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命教十二金钗?”

    黄百韬惊呼出声,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位妖女,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艳名远播的天命教妖女出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妖女掩嘴轻笑,秋波流转间,露出一副放荡骇浪之举。随着笑声,轻纱难遮胴体,胸前涌浪,臀波荡漾。

    “不知羞耻!”

    黄百韬面红耳赤,恨恨的啐骂一声。

    田可辛惊骇欲绝的看着身边的女子,突然与其拉开一丈距离,厉声叫道:“妖女,你潜入本帅身边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贺诗韵忽然间,眉目含煞,一掌击向田可辛。

    “妖女敢尔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寒光从阁顶斩下,直奔天命教妖女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寒光落下,赵括苍的脸色猛然大变,迅速挡在陈铮身前,长剑横于胸前,神情凝重万分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语气中透出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这道寒光速度之快,没有丝毫的气息外露,除了赵括苍之外,暖阁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血光溅射,贺诗韵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,一颗美人头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阁中七名女子惊呼一声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蝼蚁之挣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一道冷哼声传出,寒光乍起,化作七道游丝,绕向七女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一连数声惨哼,七名娇滴滴的女子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铮!”

    此人斩杀了贺诗韵与其同伴,剑光对向陈铮,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从赵括苍背手走出,右手按刀,左手垂落,打量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的底蕴,果然非同小可,没想到田氏还有你这么一条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穿着一身粗布衣裳,手臂修长,握着一口寒光四溢的长剑。眉目间笼罩着一片寒霜,眼睛死死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灭我田氏苗裔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这人厉喝一声,飞身向陈铮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呛!“

    一道赤光冲出,迎向逼来的寒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括苍发出一声厉啸,飞剑刺出,剑光分化,一道挡在陈铮身前,一道向着来敌斩落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陈铮发出一声闷哼,往后疾退。

    “砰“的一声撞在阁中的木柱之上,身形翻空而起,脸上血色尽退,嘴角流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就在此时,田可辛身体动了,一扫先前酒色淘空的样子,袖出滑出两支峨眉刺,泛出森森寒光,向陈铮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田贼,住手!”

    左轻候大吼一声,扑向田可辛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长刀架住了峨眉刺,田可辛眼中露出一丝疯狂之色,左手突然松开,举掌拍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左轻候痛呼一声,被轰的跌退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发出一声冷笑,脚尖落地,泣血刀发出呜呜的声音,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弧。

    就见一抹血光乍现,血液点点滴滴地洒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陈贼!”

    田可辛一手捂胸,另一手持峨眉刺,眼神阴毒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后天九层圆满,本候收回刚才的话。你倒也是个能忍的人,装出一副不堪打击,醉生梦死的样子。可惜,天命在我不在田,你的一番心思彻底落空了。”

    田可辛恨欲若狂,一口鲜血喷出,眼中射出愤恨的神色,仰后翻倒,横死当场。

    左轻候脸色苍白,看向身死的田可辛的神色,一阵后怕,暗中庆幸对方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田可辛会伪装成这般样子,就为了伺机行对陈铮发起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赵括苍剑如游龙,几十道剑光飞起,形成一股难以形容的剑漩,卷向对方。

    此人只觉击出的剑气有如石沉大海,一去无回,骇然后退。赵括苍剑化千百点寒芒,闪电挪移,挥洒漫天剑光,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此人目射寒光,面对赵括苍的剑光丝毫不觉,忽然,众人眼前一花,脱出剑光罩体,向着陈铮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叫一声不好,腾身而起,泣血刀斩向对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刀光如练,一道血河悬空,在陈铮身体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括苍也冲来,向此人的后背攻去。

    剑光发出“滋滋”的身响,一剑即出,十几道剑光分化,相互织结,组成一张大网,剑光凝而不散,纵横交错,就像一方棋盘。

    笼罩了陈铮一丈方圆,森然的剑气袭体而来,一股奇异的气机锁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天为地纲,长为幼纲,尊为卑纲,强为弱纲。

    对方实力远超陈铮,气机扩散,瞬间就压制了陈铮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被压缩,在经脉之中坚难行进,环绕周身的血河也在溃散。陈铮脸色骤然大变,“血洗天下”已被压制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就连汇聚而来的阴气,都在受到排斥。

    剑光之内,唯我独尊,一切异种气息都受到排斥压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难看之极,心海之中,白玉门震动着,灵光普照,反映身围一尺之内,陈铮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穿一道道剑光之中穿行。

    泣血刀于身前挥出道道刀光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坚艰无比的躲避着对方攻杀而来的剑光。

    久守必失,陈铮浑身一震,一股惊人劲力刺入肩头,穿出一个血窟窿。对方的真气极度凝练,发似钢丝一般,钻入经脉中,所过之处,经脉欲裂,右手臂立时麻木不仁,连刀都拿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陈铮把泣血刀归鞘,右臂负于背后,左手朝空中猛抓过去,指尖划出五道气劲,施展出鬼爪手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爪劲被剑光催毁,陈铮发出一声闷哼,一缕鲜血从嘴角中流出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身体幻化,左手掌化刀,催动白骨真气,一股杀气清蔓延而出,整个人化作修罗杀神,以掌代刀,施展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杀气如实质,搅动了罩过来的剑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赵括苍的攻击到来,剑尖上吞吐着一尺长的剑芒,直接刺入对方后背。划破了对方的衣服,在其背后留下一道三寸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人眼中露出一丝“可惜”的神色,刚才他是可以斩杀陈铮的。若非陈铮身法高绝,赵括苍出剑太快,他就得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