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炼风雷刀法,论身法轻功,他本是大家。如今看到陈铮的鬼影无踪神妙非凡,与他的轻功相比竟还隐隐胜出一筹,见猎心喜,出刀越发果决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无功而退,陈铮终于使出了化血刀法,泣血刀猛的斩向紧追而来的丁勉。一缕血色升腾而起,带着一道道血红残影。

    赤光凝炼,如渊如海,好似血海中腾起一道红浪,蕴含滔天杀气,向丁勉杀过去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已经被陈铮推衍至极境,狠辣绝厉,刀法中蕴含一缕莫可名状的意境,气势渊深,幽如深海,滔天的杀气潜于海底,不发则已,发则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陈铮出手便是不留余地的杀招,这门化血刀法被他不断的参悟演练,与“血洗天下”相融,虽然无法对丁勉造成伤害,却借此打断了对方的节奏。

    丁勉面对这一记酷烈惨厉的刀法,眼中神光闪耀,雁翎刀再快三分,风雷九击连环而出,一刀快过一刀。

    刀光留影,招招劈向涌过来的血浪。硬生生把血浪止住,不得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劈海斩浪,气势惊天,一刀即出,骤起风雷。丁勉已经参悟风雷之势,进而融入自身刀势之中,陈铮以刀光幻化的血浪,竟不能前进半分,反而有被劈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赤光交错,一座莲台幻化,片片莲瓣飘落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学来的风雷刀法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垂落的刀法,风雷阵阵,丁勉脸色猛地一变,沉声置问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理会丁勉,反而把目光移向蓑笠男子,语气冷漠道:“圣宗何时与青云宗合作了,是费无忌吗?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毫无反应,突然间,陈铮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,脱口而出道:“你与武启竜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武启竜三个字出口,蓑笠男子身体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“去幽冥地狱找答案吧!”

    突然,蓑笠男子厉喝一声,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地后退,露出一丝嘲讽:“灭得了吗?武启竜,陈某记住了!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不等蓑笠男子扑过来,陈铮身化几十道幻影,真假难辩,朝着四面八方飞窜。

    面对两名修为不弱自己的高手,又有十几名黑衣卫相助,山谷四方被上百名五派八帮弟子围着,陈铮生出了退意。

    再在这里纠缠下去,一旦丁勉与蓑笠男子联手,陈铮败多胜少,甚至会有不测之祸。

    “想逃,问过我手中刀没有!”

    丁勉冷喝一声,飞身拦在陈铮前方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人影乍分为二,一道持刀冲向丁勉,另一道朝侧面飞掠。

    “陈贼要逃,拦住他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叫声传遍红砂谷,远远观战的五派八帮弟子,脸色大变,瞬间向陈铮围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把陈铮彻底得罪死了,一旦让他逃离此地,五派八帮中,如滦河剑派这等排名前三的门派或许没事,但其余宗派必然引来陈铮的雷霆报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看到陈铮欲要逃走,全都朝着陈铮冲过来,形成一道道人墙。

    “嘿,拦的住吗?”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赤色闪电划破长空,风雷骤起,空中雷霆劈下,地面风卷袭来,陈铮冲进人群之中,也不恋战,身随刀走。

    只见,一道赤色如游龙的光华,灵活游走于人群之间,风雷激荡,所过之处,一连串的“叮当”金鸣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血泉冲天而起,伴随血泉喷涌,就见一道人影踩在血泉之上,迅速升空,而后一飞冲天,窜向红砂谷的崖顶之上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丁勉一声冷哼,御刀行空,腾身冲向天空,紧追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追吗?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弟子走到蓑笠男子身边,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蓑笠男子摇摇头,道:“以白骨阴风诀催动鬼影无踪,天下绝顶,除了先天七层以上的高手,没有人能追的上他!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任由他逃了,武师兄那里怎么交代?“

    蓑笠男子闻言,眼中暴出一道寒光,冷冷说道:“武师兄自身难保,还要什么交代。他的靠山就要转世重生了,到那个时候,武启竜就是落毛的凤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蓑笠男子“嘿嘿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名黑衣弟子闻及,心神猛地一惊,不敢再接应。

    蓑笠男子抬头起头,看到丁勉已攀到崖顶,转瞬间消失无踪,低沉声音道:“走!”

    说罢,化作一道流光冲出谷中。

    再说丁勉冲到崖顶时,陈铮已经化作一个黑点,逃出百丈之远。对方身法之快,超乎他的想像。有此绝世身法傍身,想要围杀成功,至少需要三五名同境界的武者。

    就在他冲下山崖时,远方一队赤衣武者出现,与陈铮汇合在一起,丁勉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名震酀州的血衣卫吗?”

    丁勉低声喃语着,转身朝另一个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陈铮有血衣卫在谷外接应,想要围杀他,已经不可能了。而且对方实力不弱,与他相比,也只稍弱一线,单打独斗,丁勉也没有必胜把握。

    陈铮逃出红砂谷,与血衣卫汇合之后,直接向白马县而去。

    出了红砂县境内,再没有合适的伏击地形。红砂谷一战,陈铮的实力暴露,面对一名半步先天,没有任何人敢保证成功。

    五派八帮中一些底蕴浅薄,自知无力承受陈铮报得的宗门,经历了红砂谷一战后,已然决定了迁往河东,托庇于张氏羽翼之下。

    化德府新得,加之三月初三将至,陈铮在短期之内没有精力对付五派八帮。等到与张氏完成盟约,就要返回化德府坐镇一段时间。二月下旬就要赶往神都,参与争夺名额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的护送下,一路平安,再无意外产生。出了红砂县境内,由东向北折,行走七十里,就进入了白马县之境。

    因田、张对峙,白马县百业萧条,正值正月,还没有到元宵节,但陈铮一路行来,没有感受到半点节日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路上行人极少,偶尔遇到一些,都都是行色匆匆,生怕走的慢了。

    官道之上,往来最多的就是运粮车。

    白马县,位于酀州东北方向,座落于大河以西,东北部与西北部有群山相阻,东南方向被大河阻隔,西南方向一马平川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受到海潮的侵蚀,土地变的贫瘠,越往东走,咸滩地越多。粮食难以丰产,却水草丰茂,是个极好的畜牧地。

    由此,白马县成了酀州最大的养马场。

    白马县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,白即代表着咸滩地,马即马场。

    这里不光是酀州最大的养马场,还是渔阳郡与广宁郡的分界点。盖因,白马县是大河河面最狭窄,流速最缓的地区。

    大军西进,这里是唯的渡河区。

    再往南,不仅河面宽阔,而且流速极快,很容易被半渡而击,造成极大的损失,且粮草运送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,白马县无论对渔阳郡而言,是极重要的防御节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