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番陈铮与蓑笠男子激战,劲力激荡,三丈之内,无有立锥之地。

    无论是黄泉魔宗的弟子,还是酀州五派八帮之人,看着场中两人搏杀,招招奇诡,狠辣辣阴毒,面色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半步先天的交手,一道外泄的劲气就能让后天七层的武者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尤其是白骨真气与噬魂真气,皆为天下绝顶功法练就而成,是一等一的魔功,稍微沾上一点,就会身不如死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幽冥牵机丝无形无相,乃是提炼幽冥之气与黄泉河水凝炼而成,平常束于手腕之上,杀敌之时,灌注了真气,坚韧异常,非神兵不可抵,普通金铁只要被幽冥牵机丝缠住,就会被切断。

    又因细如头发,无声无息,等到发觉异常时,便已被其缠住,脱身不得,只能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对于这门奇功,陈铮有所耳闻,知其厉害;故而,灵觉提升至极限,身围三尺之内,皆被他映于心中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幽冥牵机丝划破了空气,发出微弱的声音,若非陈铮凝神戒备,恐怕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泣血刀发出一声“嗡”响,震脱了缠绕而来的牵机丝,陈铮脸色猛地一变,左手乘机一掌拍出,凶猛地的劲力把蓑笠男子震退七八步远,他自己也被震的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刚退出四五步,还没等他站稳,突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,直取陈铮后背致命要害。

    森森的寒意,让他背部肌肉为之一僵,汗毛炸起,眼中暴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来者机会把握十分精准,正是卡在陈铮旧力已逝,新力未生之际,而且立足未稳。寒光闪烁,斩破了空气,形成两道肉眼可见的气浪。

    风与雷相作,劲气凝炼,与寒光合二为一,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幻影产生,在原地留下一道不辩真假的影子,陈铮真身化作黑影横移一丈,腾空而起,一记刀芒斩向偷袭之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好轻功,难怪能从贾师兄的剑下逃生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冷笑着,看向突然而来的人,眼中一缕杀机闪过。借助后退之势,立于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风雷九击刀法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团血光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此人刀法之绝,速度之快,几乎让他难以招架。同为风雷九击刀法,陈铮与之相比,差之如云泥。

    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,来了一招金蝉脱壳,陈铮悬于空中,一道血光直斩对方。

    刀光迅捷,透出一股绝灭之意,杀机如潮汐涌动,瞬间挥出十几刀,赤光游走,不断寻找着对方的破绽。

    这人怪叫一声,飞身倒退,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,后退七八步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长刀连挥,犹如狂风暴雨,一口气劈出十几刀,刀光凝练,组成一道刀网,向陈铮罩下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眼中放光,出声大赞。

    此人的刀法已超脱了风雷九击的限制,被他使出来如九天之上的风雷激荡。

    身如风,刀光作雷;人未至,刀势已锁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变,他感觉到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在对方的感应之中,稍有动作,就会引动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泣血刀微微一震,发出一声轻鸣,使出了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杀气纵横,刀光好似柔淑女,却含滔天杀机。只是这杀气破坏了刀法中的美感,显的很不协调,暴露出陈铮在这门刀法上的造诣极浅,还未能领悟到深邃之处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双刀相击,一股麻酥传遍全身,像被电流击中,陈铮脸色大变,急忙后撤。

    借着鬼影无踪化出的一道影子,退出三丈之外,横刀于胸前,双眼闪烁着血光,终于看清了此人的相貌。

    一身武士服,袖口紧束,头发在脑后垂下,一根束额把他宽阔的额头遮掩住,双目烱烱有神,眉毛短粗,大鼻梁,宽嘴唇。

    手执一口雁翎刀,刀刃上一道寒芒流动。

    “青云宗弟子?”

    陈铮神色凝重,盯着眼前男子。

    这人裂嘴一笑,露出微黄的牙齿,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雁翎刀斜指地面,左掌竖起做个道揖,道:“青云宗,丁勉!”

    “闪电刀丁勉!”

    丁勉自报家门,话音刚落,周围传来一阵阵惊呼声。

    陈铮皱了下眉头,心生疑惑:“这人很有名吗?闪电刀丁勉,好似在哪里听过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名字,让陈铮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同名同姓之人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道,眼前之人,他确定是第一次见到。目光从丁勉身上移开,落到蓑笠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此人以蓑笠遮挡面容,看不清他的样子。陈铮也不确定,蓑笠男子在黄泉魔宗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在黄泉魔宗待的时间不长,许多弟子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“修炼幽冥噬魂大法,牵机丝出神入化,又是半步先天修为,会是谁呢?难道是费无忌的人?”

    陈铮想了半天,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中,根本就没有与此人特征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新近晋升的弟子?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的修为极深,已有六成的真气返还先天。以黄泉魔宗的资源,后天真气转化先天,只要有着足够的资源,耗费的时间并不太长。

    以此推断,蓑笠男子突破后天十层的时间并不久,很有可能是新晋的半步先天弟子,陈铮不认识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瞎猜了,今日你绝无法生离此地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冷哼一声,挡在红砂谷的出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!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刚落,一记赤光斩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光未至蓑笠男子,就被丁勉抢先一步架住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,迅如雷霆,狂如暴风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刀光,形成层层的刀幕,向着陈铮推近。

    不愧有闪电刀之名,丁勉出刀之快速,已臻至极境。比之班濯,无论刀法的转换,应接,还是出刀的速度,都远远超出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陈铮也会这门刀法,甚至已距大成之境不远,但丁勉却已在大成之境之上,再次升华,风雷刀法已然迈入更高一层境地。

    一连数刀,直接攻破陈铮的护体刀网。

    身如潮水,迅疾而退,避开丁勉锋芒。

    刚才使出杀生刀法,招式僵硬,劲力轻换晦涩无比,被丁勉抓住机会,连施快刀,一时之间陷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陈铮倏忽而退,鬼影无踪化为一道淡淡影子,直接脱出丁勉刀光笼罩。

    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丁勉目光一亮,大声称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