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贼,今日你插翅难飞。现在缚手就擒,看在老陈候爷慈悲的份上,还有活命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满面的血迹,好血海中的修罗厉鬼,露出一口洁白牙齿,双眼完全被血色覆盖。

    他张口一笑,所有人感觉到尾椎发麻,生出一股寒意,面带骇恐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他也没有三头六臂,今日此地就是他的葬身之所!”

    鼓动众人的是位五十许的男子,拿着一口金丝大环刀,乃是高阳郡赫赫有名的金刀王“许三有”。

    许三有原来不叫“三有”,而是三友。

    此人白手起刀,凭着一口金丝大环刀闯下“金刀王”之名,建立金刀山庄,善交朋友,东北三州青幽酀,故交满天下。成名三十载,日子过的安稳,娶了十一房妻妾,生了三十六位子女。

    高阳郡为酀州治政中心,当今刺史崇尚无为而治,对宗门帮派管理不严,许三有得以挣下好大一份家业。

    故尔,被好事者称为“朋友多,子女多,财气多”,合称三有。

    叫的人多了,三友就变成了三有。

    许三有厉吼一声,提着金丝大环刀朝着陈铮砍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厉喝,泣血刀飞斩,撞向许三有的金丝大环刀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两刀相击,火花溅射。

    一股巨力在刀身传递而来,许三有脸色猛地一变,虎口震裂,向后退却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刀如赤炼蛇,绕着金丝大环刀削向许三有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丢刀!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许三有面如紫膛,额头青筋迸起,怒气开声,手中大环刀忽的绕手背一匝,反手握刀,朝着陈铮脖子抹去。

    老家伙修为不高,应变能力不弱,这一记反掌切刀,陈铮不由一怔,左手曲指弹向刀面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传出,许三有向被雷霆击中,先是身体一顿,而后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铛啷一声,大环刀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鬼爪手共有六招,合三爪两掌一指,以白骨阴风诀催动,返还先天的白骨真气,直接沿着刀身侵入许三有体内,震断了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突然一位三十来岁的壮汉冲过来,凄声大嚎着,整个人如神似魔,也陷入疯狂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围杀陈铮的高手,随着许三有身死,近乎全灭。藏身岩石后的蓑笠男子,厉声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一阵呛啷之声大作,十几位身着黑衣的武者飞身而出,围杀向陈铮一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一掌击退冲来的壮汉,不等他缓口气,就有十几名黑衣人从天而降,向他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黑衣弟子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厉喝道:“你们是费无忌的人?”

    这些黑衣弟子脸上表情全无,眼神冷漠,散发着绝决的气息,对陈铮的喝问置之不理,刀剑齐出,招招不离他的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身如鬼魅,瞬间幻出十几道虚实难辩的影子,迎向杀来的黑衣弟子们。

    “鬼影无踪身法,小心!”

    眼前黑影闪烁,蓑笠男子的脸色微变,连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一番厮杀,陈铮都不知道死在他刀下的人有多少,彻底陷入疯魔之中。阴气环身,双眼如深不见底的血潭。

    一口气劈出十几刀,风雷激荡,刀光如带血的闪电,撞入黑衣弟子之中。

    晋升半步先天,真气已有四成返还先天,这些黑衣弟子他在眼中,与待宰猪狗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赤光掠空,一名黑衣弟子惨哼一声,一道血线在脖子上出现,血珠飞溅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以身合刀,一刀建功,身形消失,到了另一名黑衣弟子身前,泣血刀从他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就在刀锋划过黑衣弟子眼前时,一道寒光架住了泣血刀。蓑笠男子脸色阴沉如云,目光如刺,散发着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“费无忌呢,怎么让你们来送死!”

    陈铮左手猛地一掌拍出,夹杂着阴森的劲气轰向蓑笠男子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蓑笠被劲气轰碎,一张狭长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,带着阴狠之色,瞳孔中散发出幽幽绿光。

    “幽冥噬魂大法?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眼中幽幽绿光,陈铮心中猛地一震,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有四大嫡传功法,幽冥噬魂大法就是其中之一。论诡异当属第一,幽冥牵机丝,摄魂夺魄,杀生越多,威力越强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,修为与他一般,都是后天十层,手中一口奇剑,形如两条黑蛇互相盘绕,扭曲而成。

    剑尖似蛇信交叉,寒芒吞吐。

    陈铮不敢大意,泣血刀飞舞,结成一片刀网,血光绵绵不绝,阴狠毒辣,招招指向对方致命之处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越使越顺,胸存杀气,心若高悬。

    白玉门镇压心海,施放出千万道灵光,照亮了心海虚空,通透身体内外。无论魔性,还是杀机,都不能动摇他的心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光如浪,淹没了蓑笠男子,杀气与血浪相融,每一滴血中都蕴含着诛仙戳神般的杀机,搅动了天地,斩杀入心神之中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露出骇恐之色,如此杀机凌厉的刀法,他乃首见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收录的各种武技,阴狠,毒辣,诡异,数不胜数。便是他修行的幽冥牵机丝,已是当世绝顶之技,真正的杀戳之法。

    这门武技创造的目的,就是为了杀人,杀的人越多,威力越强,想要达到大成之境,只能靠人命堆沏。

    但与陈铮所使的杀生刀法相比,阴诡过之,欠缺一丝堂正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光飞逝,一颗头颅飞起,蓑笠男子终究没有保下刚才黑衣弟子,被陈铮一刀袅首,当空撒下一片血雨。

    血腥气扑鼻,腥臭无比,令的陈铮魔性更加炽盛,双眼好似汪洋血海,散发出猩红之光,如择人而噬的厉鬼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左手虚张,抓摄向断头的黑衣弟子,凭空抽出一股血泉,运转化血功。这名黑衣弟子的身体眨眼之间就变成一具干尸,猩红的精血,被极度凝炼压缩后,变成一团鲜艳的果冻状,红的妖艳,诡异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化血功,你敢吞噬同门精血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闪烁,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道: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音才落,手中果冻状的精血化作一道道气血,被陈铮吸入口鼻之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所在精血被他吞噬,陈铮手中赤光一闪,泣血刀从腋下穿过,直接插入一名欲从背后偷袭他的敌人的胸口之中。

    一刀刺死背后的敌人,陈铮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刀网滚滚向前,势不可挡,杀的周围众人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数位武者被刀网卷住,眨眼间就被绞杀,断臂残飞,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许多心志不坚的人,脸色惨白,弯下腰狂呕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太血腥,太惨烈了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横七竖八的尸体铺满红砂谷,地面上污血横流。

    红砂谷彻底变成修罗杀场,幽冥地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