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向长老!”

    看到向逢庭被一掌击的喷血,身体软倒在地,朝天门的一位弟子狂吼一声,飞身向着陈铮扑过来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朝阳一气剑激发出一尺长的剑芒,好似一束凝炼到极点的光束,散发着煌煌太阳之威,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杀了向长老,朝天门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这位朝天门弟子彻底狂性大发,剑法凌厉,煌煌之威逼迫的周围众人不敢靠近他一丈之内,为他让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陈铮一掌拍死向逢庭,如虎入羊群,眼眸中盈盈一片血光,向着周围的众人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聚集此地,敢伏杀陈铮者,无一不是精英,修为最低也有后天七层。三人成才,五人成阵,组成一座座战阵,把陈铮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刀枪剑戟,十八般兵器不分先后斩杀过来,就要把陈铮乱刃分尸。

    狭窄的红砂谷中,被人塞满,四面八方都是喊杀声,人影幢幢,脚尖踩脚跟,把陈铮包围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看着向逢庭被一掌击杀,一声厉喝传入耳中:“陈贼,你敢杀了向兄,想要自绝于酀州吗?”

    陈铮一刀斩退冲杀来的敌人,身形幻化,腾空扑起。一道血河淹没了身前,传出“当当”的刀剑交击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血浪之中,传出接二连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突然,一道煌煌如太阳之威的剑势破空而来,杀机毕显,驱散了陈铮身围的阴气,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抹血光闪近,刀与剑相击,陈铮身体悬浮于半空中,无处借力,被一击击的倒飞出去,落入一座战阵之中。

    “陈贼去死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飞落而来,刚好组成战阵的五名武者大喜,身形变化,刀剑齐斩,把陈铮困在战阵之中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一连三声脆响,三口百炼精钢剑在一道赤光游走间,全被斩断。劲力激荡,断剑崩飞,激射向四周。

    寒星闪烁,突然一声惨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武者捂着眼睛惨嚎起来,手中断剑坠地,发狂一般在人群人冲撞,正包围而来的十几名武者,被他撞的阵形散乱,人扬马翻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一道剑光闪过,此人闷哼一声,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这人已疯了,想让他放跑陈贼吗?”

    刚刚冲破了一座战阵,另有十几人包围过来,形成一座更加严密的战阵。

    另一边,被陈铮一刀斩退的朝天门弟子,嘴角溢血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返转先天的白骨真气,更加阴毒,稍一沾染,就有一股剧烈的寒意侵袭而来,渗入毛孔,冻结气血,直奔向心脉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道真气是无根之萍,无源之水,这名朝天门弟子烧烧气血,除出体内的异种真气,扑向向逢庭,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向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任他嚎破天际,向逢庭已变成一具尸体,无法复活。

    “陈贼,我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大盛,擎起手中钢刀,冲向官兵。这些官兵虽然身着甲衣,但手中武器五花八门,刀枪剑尺,锁子莲流星锤,根本不像军队。

    “是洞庭帮人!”方颢突然对陈铮提醒道。

    即然诀定去救林清凝,不管是官兵也好,还是洞庭帮也好,今夜月缺难圆。陈铮伸手拍了拍方颢肩膀,叮嘱道:“跟紧我,不要被冲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饱含内力的一声暴喝,陈铮猛的一掌挥出,浑雄的掌劲如滔滔大浪涌向洞庭帮众,洞庭帮头领惊变,厉喝一声,挥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弄死他们,一个也不许放跑!”

    陈铮身影连闪,双脚快速交错,忽尔向东,忽尔向西,体内白骨真气急速运行着,气血激荡,瞬间飞起几十道赤光。

    赤光缭绕,交借,凝结成一座莲台,垂下道道红光。

    九瓣花飘零而下,化作刀光,向周围反射而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刀势猛然一变,绝灭之意,凝如实质的杀机化作雷霆之音。

    赤色的刀光斩出,刚猛凌厉,就像是一道道赤色的闪电,伴随着雷霆与风啸,卷起一道劲风,杀入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郝师兄的阴煞功?”

    红砂谷中,隐身在一块巨大岩石之后的黄泉魔宗弟子,看到陈铮头顶一片赤色云团,云团幻化变形,凝成一座莲台,突地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阴煞功,似乎是借鉴了郝师兄的阴煞幻象剑法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目中透出一色复杂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看来,郝剑果真叛了费无忌!”

    此刻,红砂谷的战斗已陷入白热化,陈铮手执泣血刀,直接贯穿一位武者的胸口,猛地拨刀而出,被一股血箭喷到脸上。

    伸舌舔一下飞溅嘴角的血迹,一股腥锈于口中爆炸,引动了体内的魔性。整

    白玉门剧烈震动起来,门户之中,悬浮于血海中的神魔之象,无声吼叫,一缕魔气沾染了灵光,冲出白玉门。

    陈铮双眼之中,血光暴射,发出一声夜枭般的笑声,以身合刀,化为一道赤光冲起。

    受到魔性气息刺激,周围的阴气忽然爆动,形成一道道灰白色劲风,卷向四周。

    红砂谷中,倾刻间气温降低十几度,滴水成冰,一层冰霜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阴森森的寒气透过鞋底,从涌泉穴中直往头顶冲击,寒意袭体,全身血液被冰结般,众人打个冷战,脸色变的铁青一片。

    “陈贼的邪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赤光绕空一匝,一颗人头徒然飞起。

    满天的血雨洒下,这名武者脸上还残留死前的惊骇表情。

    人头落地,众人惊地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,就是一个修罗杀神。

    “鬼啊!”

    一名武者被眼前的惨景吓的心神失守,嚎叫着冲出谷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红砂谷中铺满了残脚碎尸,血流成河,一副地狱景象。

    “陈贼力竭了,大伙一起杀了他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身形摇晃,一名大汉惊喜莫名,嘶哑着声音大吼起来。音未落,眼前闪过一道人影,不由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断骨断裂声清脆响彻,这位大汉被一掌轰飞,一口黑血喷出,夹杂着内脏碎块,摔到地上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陈铮移形换位,人影闪烁间,脱出包围圈。手提泣血刀,一缕缕鲜血顺着血槽滴落在地。

    阴气绕身,头顶异象,风雷之声相伴,眼射血光,环顾四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