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砂谷外,岩页赤红如血,就像是被血染红了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翻身下马,伸手拍一下马额,马儿通灵,掉头即走,远远的躲开来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山谷岩壁之后,一位身着黑色劲装,头罩蓑笠的汉子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陈铮已经消失在红砂谷之前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,是鬼影无踪!”

    蓑笠黑装男子惊叫出声,能一口道破陈铮身法者,身份已然明了,竟是黄泉魔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看着如鬼魅般消失的陈铮,蓑笠男子后面众人面面相觑,其中一人露出骇然之色,指着空阔的谷口,叫道:“你确定他才入门三年?”

    “入门三年,就能把鬼影无踪修炼至大成,他是天人转世吗?”

    “好狂妄,他想干什么,单人独刀就过来了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影子掠入谷中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指着陈铮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嘿!想逞英雄,咱们先不出手,让那群蠢货试试他的斤量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冷笑一声,看着陈铮从谷道之中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道刀鸣引空而起,赤光缭绕。杀气从四面八方弥漫开来,充塞数丈之内,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阴风呼啸,汇聚成云雾,白骨神君的模糊形象幻显,气象森严,阴冷森寒的气息随着陈铮脚步所过,在地上留下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诀?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激动出的异象,岩石后传出一声低呼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眼中暴出一团幽光,阴声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心海之中,白玉门晃动着,灵光通透,照彻全身内外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灵提升到最极限,精气神合一,心神天地相融。体内每一块肌肉的颤动,筋骨抖动,甚至是血液的流动声,都在他的灵觉所感知。

    泣血刀发出悠悠铮鸣,震荡半空,裹挟着金铁杀伐之音。在红砂谷中形成回音,袅袅不绝。浓烈的杀机由声音之中透出,叫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锵锵交鸣之音中,陈铮腾空而起,杀入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交手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出手吗?”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等等看!”

    蓑笠男子凝如石像,眼中幽光绽放,好似一团碧绿的鬼火。虽然他已极力收敛,依然能感觉到一股鬼气森森,好似一只厉鬼现身人间。

    陈铮身如灵蛇,在人群之中游动,突然一道血河凭空而现,从红砂谷中流动着。

    一道赤光冲霄而起,搅动风云,阴气环绕,灰蒙蒙的阴雾云端,一尊神魔耸立!

    围杀陈铮的一众人,只见眼前血浪滚动,赤光纵横,凝如实质的杀气与空气摩擦,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赤光厉如闪电,骄如游龙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陈铮不知道红砂谷中围杀他的都是些什么人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施出,一刀击出,刀势阴森,狠辣绝决,绝灭之意所过,生机皆消。

    刀光绵绵,形成一道道红光,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,似乎也不太精妙,但是每一刀击出都带走一人性命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位男子盯着陈铮如鬼如魅的身影,所过之处,血溅大地。浑身被一层迷蒙灰雾笼罩,就像地狱爬出的恶魔。

    杀气滔天,阴冷森寒的气息令红砂谷的气温陡然降低,在地面铺上一层薄薄的冰霜。

    颜阳照耀山谷,众人却能感觉到一丁点的温度;反而全身冰凉,被一股邪森寒意侵入体内,望着如神如魔的陈铮,眼中皆是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残杀江湖同道,酀州五派八帮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冷喝,朝此人冲杀而去。鬼影无踪幻出十几道影子,穿过人群,一道赤光斩破虚空,突然出现在此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敢大放厥词,代表五派八帮!”

    “老夫朝天门向逢庭,今日就代酀州同道除了你这个魔头,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朝天门,酀州五派八帮之一,实前足以排入前五之名。朝阳一气剑,名震东北青幽酀三州,门主谢灵,常年闭关,修为深不可测。副门主,向卫介,野心勃勃,先天五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陈铮脑海中,关于朝天门的信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刀光如血,闪烁而至,划过向逢庭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陈贼受死!”

    突然,四五道身影飞掠而至,合力围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森森杀意袭来,陈铮暗惜一声,身子横移数分,脱出了众人围攻。

    “好妖异的身法,小心陈铮偷袭!”

    向逢庭一个激灵,死里逃生,惊声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的鬼影无踪变化间犹如鬼魅,让人防不胜防,实属他平生仅见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陈铮左手出掌,冲杀过来数人被他轰飞,鬼影无踪施展间,右手挥刀,刀刀寒气逼人,淡淡血色四起,再一次把向逢庭笼罩在刀光之中。

    刀如狂风袭卷,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向兄……”

    交手片刻,朝天门一位长老被杀。

    陈铮抽刀而出,一股血箭从向逢庭胸口处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朝阳一气剑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向逢庭目露骇恐之色,伸后指向陈铮,大叫道:“你敢杀我,朝天门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滋!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鬼爪手一掌拍出,向逢庭身体倒飞而起,“哇”的一声喷出一团血雾,摔在地上时,已然气绝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真要自绝于酀州武林吗?”

    向逢庭的死,激起了众人的血气,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手执长剑,指向陈铮,厉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尔等作奸犯科,不尊法度,还敢以下犯上,围攻本候,全都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一刀斩出,杀向这名老者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刀剑相击,老者被击退四五步,不等他站稳,陈铮第二刀又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红光翻飞,杀气笼罩了老者,一道精神异力锁定了对方,陈铮瞬移般,到了老者身前。

    “陈贼!”

    老者挺剑直刺,剑尖刺入陈铮胸口后,眼中忽然露出骇然之色,只见陈铮的身形如泡影般消散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老者如中雷击,喷出一口血箭,哴呛前伏,好像全身精气神被抽走,软软跌倒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