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一刀斩杀黄狁,泣血刀环空而绕,斩向司马剑。赤光闪烁,阴森的寒意侵袭而来,正在一同围攻陈铮的司马剑亡魂皆冒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身体横移,收回了行至中途的掌劲,靠向郭会长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刚猛之极的掌力忽然击在郭会身上,把郭会长打的一个踉跄,挡在陈铮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刀光直斩郭会长,泣血刀如一条毒蛇点在了郭会长的手腕上,抽拉抹带,“铛啷”一声,对方手中兵器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司马小儿……”

    郭会长目眦欲裂,回身一拳轰向司马剑,滔滔拳力涌出,突然间,一截刀尖从胸口处刺出,眼珠子突出,高大魁梧的身体,推金山倒玉柱般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人也是不知死活,敢与陈铮交战时,进行内讧,被陈铮乘机一刀刺死。

    “候爷饶命,候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郭会长身死,司马剑脸色苍白,扑嗵一声,双膝跪倒在地,冲着陈铮磕头不止,连呼求饶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不光陈铮出乎意料,在场所有的群豪们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司马超一代英雄,豪气干云,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儿子,虎父犬子都不足以形容司马剑的行为。

    面对杀父灭门的仇人,竟然吓的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大叫一声,所有人围攻陈铮的人“呼啦”一下子,全都散开,冲四面八方逃走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,陈铮似没有看到这些人的逃窜。黄狁与郭会长被杀,渔阳郡的江湖精华等于损失殆尽,几乎在酀州武林中除名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识实务者,不过,本候为什么要饶你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司马剑脸色猛地一白,吓的瑟瑟发抖,咽了一口唾沫,急乱叫道:“候爷饶命,红砂谷有一伙贼寇埋伏,准备偷袭候爷,小的愿意戴罪立功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红沙谷离此六十里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司马剑见陈铮发问,便知小命一时保住了,露出一丝激动之色,连忙说道:“小的原本是往红沙谷去的,后来发现这伙贼寇中有许多人来历不明,不像渔阳郡的同道,害怕被他连累,就准备逃走。

    中途遇到一位旧识,才一同来的这里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低头沉思起来,无论这里,还是司马剑口中的红砂谷,想要天南地北的汇聚这么多人,肯定存在一位串联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会是谁呢,是张氏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不言不语,皱起了眉头,司马剑暗一咬牙,露出一丝绝决之色,叫道:“小的还有一则消息,咱们这些人能聚在一起,是因为有人在联络各方好手,这个人不是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一位同道透露给小的知道,就是此人把的小拉到这里的。据他说,对方说话带着点幽州口音!”

    “你这位同道是谁?”

    “黄狁死时就逃走了,小的就是看他可疑,才弃暗投明的!”

    看着地上两具尸体,陈铮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幽州口音,难道不是张氏,而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或许真的不是张氏在背后串联,但张氏也绝对不干净,推波助澜这种事,举手之劳而已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在背后搞事,终究还要钉对钉,铆对铆,真刀真枪的做一场。

    正所谓,打铁还需自身硬,只要自己实力够强,一切阴谋诡计都不足为提。

    先记下此事,日后再作计较。

    陈铮心有定议,目光落向司马剑,语气冷漠,没有丝毫感情色彩,道:“有一件事要你去做,若是做的好,本候必有重赏,便是让你重建震风镖局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今日事后,小的在江湖之中已无立足之地。候爷尽管吩咐,小的甘脑涂地,一定完成!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你甘脑涂地,你不是说红砂谷还有人埋伏吗,你现在就去那里,为本候察出这些的底细,还有谁在背后串联,算计本候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剑露出为难之色,红砂谷中不比这里,以他闯荡江湖锻炼出的眼力,看的出那些人不是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“很为难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小的遵命!”司马剑心神一颤,连忙说道,“小的一定为候爷查出这些人的身份!”

    陈铮掏出一枚刀币,递给司马剑,道:“如有消息,就以这枚刀币为标记,进行传递!”

    "是,小的这就前往红砂谷!”

    收起了刀币,司马剑转身掠下山梁,向着红砂县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陈铮转身看向来时的方向,小树林外,自己的坐骑竟没有被牵走,发出一声啸音,马儿得得的进了林子,到了陈铮身边。

    陈铮抚摸着马额流苏,意外的赞道:“没想到你还有些灵性!”

    马儿打了个响鼻,头颅触向陈铮,似乎听懂了陈铮的赞扬。

    拉着缰绳,陈铮也不骑它,居高临下,看着十里之外的红砂县城。

    司马剑冲下山梁就消失无踪,陈铮嘴角悬起一丝嘲讽之色,喃喃低语道:“无间道,还是双重间谍?

    本候到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!”

    陈铮灵觉何等敏锐,天地一切阴暗气息都逃不过他的感应。司马剑隐藏的很好,甚至修行了收敛气息的功法,依然被陈铮感应到一股浓烈的怨恨之气。

    在其身上,一股淡不可察的阴气盘绕,阴气中夹杂着一股怨厉的气息,对陈铮而言,简直就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。

    这次行踪暴露,有外来势力渗与,想必适才的伏击也只是用来试探他的实力的,红砂谷中必定是高手如云,布下了层层杀网。

    陈铮还觉刚才杀的不过瘾,红砂谷就有一批高手送到他的面前。正好合了他的心意,与高手生死相搏,粹炼精气神,磨炼武道。

    决定了要闯一闯龙潭龙穴,陈铮就不敢有丝毫大意,一行骑在马背上,速度不快,借机疗伤。

    默运观神普照心法,凝聚生生之气,修补体内伤痕。

    血精,天晶,各种疗伤丹丸,多种方法合一,终于在到达红砂谷之前,疗势恢复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红砂谷,地如其名,遍地红沙砾,就连泥土都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红砂县本来是沃土千里,可偏偏出了红砂谷这么一段十多里方广的红戈壁,天地造物之奇,让人叹为观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