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剑年纪不大,但在少年时期就跟着司马超护镖,走面闯北,见过不少世面,非是纨绔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听到黄狁与郭会长的话后,连忙拱手还礼,谦虚道:“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司马剑家人亡,破落户一个,二位叔伯前辈吃过的盐比我走过的路还多,由二位叔伯前辈主持,定能斩杀了陈贼,为我等报仇!”

    看到司马剑诚惶诚恐,俯低做小的样子,黄狁三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伸手扶住司马剑,二人上演了一处“长慈幼贤”的好戏。

    “陈贼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司马剑与黄狁沉浸于戏路之中,突然一道惊呼声,让所有人心神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只见,山梁之下,冻的坚硬的农田之中,陈铮牵着一匹马儿,悠闲悠哉的向着众人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话说,自上次一战,陈铮推测出自己的行踪被人故意暴露,就放慢了脚程,三十里路,他硬是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走了二十里。

    把一干潜伏在前方的人差点急出前列腺,恨不得以身代之。

    太阳从东升起,再到偏西,终于看到目标出现了,所有人激动,紧张,甚至害怕。

    从年前开始,渔阳郡内所有的宗派势力,无论善恶正邪,山贼土匪或是黑帮,都被陈铮清理了一遍,抄家灭门,残死在血衣卫刀下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的实力,世间只有传闻,真正见过的人极少。

    当初,渔阳候府被灭门,陈铮只有后天三层的实力,如今才过去三年,就算陈铮天纵其材,充其量也只是后天九层,这已经是高估了。

    至于半步先天,没有敢这么想。不要说“陈铮”,就是当世绝顶宗派之中,也没有听说有谁在三年之内,从后天三层晋升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信息的不对称,导致结果的南辕北辙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陈铮的实力只有后天九层,也无人敢轻视于他,只因他是渔阳候,覆灭了三百年传承的田氏。

    毕竟没有得到正宗的传承,山梁上一干人自觉隐藏的极好,但对陈铮而言,无异于黑夜中的明火,他刚至山梁之下,就察觉到山梁上潜伏的数十道深浅不一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清晰着感应着山梁上的气息,大部份都不值一提,只有四五人的实力颇为不凡,竟还有两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皱起了眉头,渔阳郡的帮派势力,已被斩尽杀绝,两名半步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此念刚生,陈铮嘴角悬起一抹笑意,嘿嘿笑道:“我正借此磨炼修炼,借战斗提升修为,怎的还怕起高手太多了。管他是哪冒出来的,一刀斩杀而已!”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刚至小树林外,突然一团黑影扑天盖地的扑过来。这是寻仇,不是擂台比武,没有那么多的讲究。

    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,猝毒的袖里箭,毒针牛芒,暗镖短弩,各种暗器五花八门,皆是威力无比,居家旅行,偷袭之神器。

    林中破空之声大作,二十多号人冲出来,朝着陈铮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“陈贼受死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上!”

    “杀了陈贼,为死去的同门报仇!”

    江湖厮杀,不由分说先是一通远程打击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一道赤光在众人眼前腾起,瞬间把所有人吓的身体一滞,只见道道赤光不断把把飞来的暗器磕飞。

    一团赤光环绕在陈铮身前,所有的暗箭未至身前一尺,就被刀芒绞碎。

    “陈贼好惊妙的刀法!”

    黄狁心神微微一震,看到众人被陈铮刀法所惊,不敢上前,突然大声吼道:“陈贼杀戳同道,灭绝我等宗派,此仇不共戴天。错过今日的机会,陈贼身边必定戒备森严。咱们这么多人,不必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,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,谁若杀了陈贼,必定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经过黄狁一番鼓动,众人士气大增,赤红着眼睛,向陈铮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乌合之众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突然飞身而起,化儿一道影子掠入人群之中。一支箭矢从他侧面飞过,陈铮眼都不眨一下,浑身透出一副漠视生死的气息,白骨真气已经凝于刀锋之上。

    运转白骨阴风诀,天地阴气汇聚身体周围,默运密术,催化阴气,形成一道道阴煞,侵入众人脑中。

    煞气入脑,幻象丛生,阴郁怨厉之气催发众的戾气,个个红着眼睛,燃烧气血,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看着理智渐失,彻底疯狂的众人,陈铮露出一丝妖异的笑容:“这才有点意思了!”

    二十多名江湖好汉把陈铮团团围住,忘却了生死,疯狂冲杀着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位体形精瘦,三角眼的矮子,下颔留着一把山羊胡子,双眼中透出狡诈的光芒,正是刚才鼓动众人的黄狁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陷入包围之,嘴角悬起一抹残忍笑意。

    “郭兄,陈贼修为高超,咱们也该出手了,免的江湖同道们死伤过重!”

    说罢,身体化出一道残影,手执一柄钢锥对准陈铮后背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呛琅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数声响起,数柄刀剑被斩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赤光纵横,瞬间就有七八人被陈铮所杀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突然,背后一股寒意生起,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,横移一尺,左手探出,鬼爪手化出满天爪影,白骨真气由五指透出,五道凌厉的气劲在空中发出“嗤嗤”的破空声,阴邪森寒的气息笼罩而下,黄狁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脸色变的苍白,暗中惊骇:“好阴邪的爪功,陈贼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逼退黄狁,一缕血色刀光闪烁,斩杀向黄狁。

    “陈贼去死!”

    郭会长眼中精光暴闪,紧紧地盯着陈铮身上要害,一剑刺了过来;同时另一侧劲风扑面,司马剑双手撕动,十指如鹰爪,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另有一个汉子挥动一柄几十斤重的青铜棍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瞳孔凌然收缩,身形倏地一动,化出十几道幻影,先后杀来的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抹刀光亮起。

    黄狁亡魂皆冒,心中大骇,不等他有所动作,喉咙猛然一股热流喷涌一串的血珠子由喉咙溅射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