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伯钦狂吼一声,全身的气血鼓荡起来,双腿猛然一踏,闪电般的后退了几步。手中判官笔猛地脱手。

    以身为弓,以手为弦,判官笔化作一道箭矢向着陈铮的胸口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陈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这是绝死一击,凝聚了田伯钦全部的精气神。陈铮与他相距六七尺,这么短的距离,就算神仙也难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董颜颜色双手翻飞,对着陈铮后背轰去,掌势轻盈,柔弱无力,就像给陈铮按摩,片片的掌影,化为朵朵花影,全都落在陈铮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小贼死来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修炼无名功法,炼皮炼筋,锻骨洗髓,身体刀枪不入。董颜颜的修为与他相仿,受她一击又如何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陈铮鼓动气血,背部两根大筋突然崩紧,提腰沉胯,雪山中一股劲力喷发,在背后布下一层厚厚的劲力。

    而后,再不理会董颜颜,左手鬼爪手,右手泣血刀,向着田伯钦杀来。

    “小贼可恶,敢看不起老娘!”

    陈铮的作为,差点把董颜颜气死,俏脸含霜,眉目传煞,本是七成功力的双掌,瞬间增至十成,拍向陈铮后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赤光如星,与激射而来的判官笔撞在一起,陈铮左手在田伯钦胸前抓去,五道灰白指痕,透出阴森的气息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田伯钦身体后移,胸前一道寒意侵入,衣襟破碎,血淋淋的五道血痕出现。脸色随之大变,一阵阵的后怕。刚才若非快了一点点,恐怕就被对方开膛破肚了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陈铮身体剧烈震动,气血翻腾,一连五六掌印在他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百花掌千变万化,柔时若春风化细雨,刚时若雷霆震九天;前者绵绵无力,阴狠毒辣,伤人于无形之中;后者刚猛凌厉,催碑裂石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五六道或柔,或刚,或刚柔并济的劲力轰入陈铮的体内,让陈铮脸色变的赤红一片,张口喷出一股血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被打的踉跄前俯,突然扭腰,一掌拍向董颜颜,双方掌劲相击。发出一声剧响,陈铮嘴里陡然喷出一大口的鲜血,整个身子如断线的风筝,向着不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董颜颜也不好受,白骨阴风诀位列当世绝顶功法,修炼出的真气最是精纯,且阴寒森冷无比,有销骨融血之威。而陈铮的真气经过蛮荒世界的磨砺,精纯凝炼超出董颜颜数倍。

    被他一掌击溃的护体真气,董颜颜身体倒飞而起,发出一声闷哼,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“好精纯的真气!”

    董颜颜脸色猛地一变,体内竟有一股异种真气侵入,她的姹女夺阳真气竟然无法挡抵,被瞬间侵入心脉之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董颜颜恨恨的瞪了陈铮一眼,愤声叫道:“小贼,今日之赐,他日定叫你百倍偿还!”

    话出口,音未落,人已逃出十几丈外。等到最后一个字出口,已然掠过了堤坝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贱人,天命教的贱人果然不可信!”

    董颜颜临阵逃脱,田伯钦眼珠子一转,飞身掠向射出的判官笔处,捡起之后,也不放什么狠话,全力运转真气,身法催到极限,一纵数丈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,竖子不足不与谋!”

    看到董颜颜与田伯钦相继逃跑,贾正阳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四人尚且拿不下陈铮,还被对方斩杀一人,何况只剩他一个人。陈铮看似受了重伤,可贾正阳不敢轻易冒险,这年头行走江湖,谁还没有点压箱底的保命功夫。

    双眼之中,寒光暴射,贾正阳狠狠说道:“渔阳候的修为精湛,贾某佩服。山不转水转,日后再向候爷请教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场面话,贾正阳腾身而起,向着西北方向而逝。

    看以三人逝去,陈铮“哇”的一声,再次喷出一股血雾,脸色惨白,后背火辣辣的一片。

    陈铮太托大了,就算他有钢筋铁骨,生受一位半步先天五六掌,没有被打死已是万幸。董颜颜的百花掌,已至化境,五六道的劲力绞错着,在他体内作乱。

    受了重伤的陈铮,已经无力驱除,只能凭由白骨真气自发护体,连忙掠至凉亭之中,掏出一枚九转熊蛇丹,各着唾液吞下。

    又从怀中掏出一块血精,一块天晶,双手各握一块,催动气血,运转真气,开始疗伤。

    九转熊蛇丹的药力经真气融化,与血液相融,然后输送到身体各处,不断滋润着受创的内脏。

    血精中的精气被抽取,融入气血之中,弥补消耗的气血,并产生一股强大的生机,修补体内创伤。

    运行白骨阴风诀,汇聚天地阴气,与气血,真气相融,其中部分渗入骨髓之中,淬炼骨髓,提炼出白骨真气,供陈铮炼精化气,壮大白骨真气。

    天晶之中的天脉之气,被引入丹田之中,经丹田气海之中的气漩,不断压缩,凝炼,最终与白骨真气相合,返本归一,转化为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先天真气不沾凡俗之气,唯精,唯纯,唯一。上浮则化为清灵之气,与心灵之光融合,壮大灵光,滋补心神。行于经脉之中,与周天之气相合,形成属性不一的真气。

    阴气与先天真气相融合,就转化为特有的先天白骨真气,至阴至邪,销骨蚀血,乃是天下至恶之源。

    随着气血滋补,真气恢复,九转熊蛇丹的药力耗尽,陈铮再次掏出一枚服下,继续运功。

    修为臻至后天十层,半步先天之境,九转熊蛇丹的功效减弱,往常一枚丹丸就能控制伤势不再恶化,如今陈铮连吞五枚丹丸,才令伤势勉强稳定。

    功行九周,伤势稳定,休内的异种真气,作乱的劲力全部化解融炼,陈铮不再服用九转熊蛇丸,而是服下一枚黄泉丹。

    药力化开,一股阴森寒冰之气扩散到全身,原来后背火辣辣的感觉,瞬间清凉无比。

    黄泉丹是以提取黄泉气机为药,融合种种灵粹炼制而成,蕴含着浓郁的黄泉阴气。以白骨阴风诀炼化后,丹药中的灵机融入真气,灵光之中,陈铮突然发现,自己转化先天真气的速度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原本一周天只能转化百分之一的真气,如今却达到百分之二。

    黄泉丹本就是为提供先天化境修炼所用,药力融入真气之中,直接转化为先天真气。后天十层时,服用此丹,融炼丹中灵粹,黄泉阴气,竟然能产生天晶一般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是陈铮始料未及的,这让陈铮大为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