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氏之虎名不虚传,陈铮历经在个世界的积累,根骨强健,真气凝炼,一身杀伐之气能把不通武学的普通活活吓死,配合了杀生刀法,与贾正阳交战至今,依然不能占据一招半招的优势。

    以此推断,贾氏三杰实力之强,犹在贾正阳之上的贾臻该是何等实力。

    面临四人的围攻,陈铮把鬼影无踪施展到最极限,身体一晃,十几道影子出现,让以难以分清是真是假,辅以杀生刀法,杀机纵横,绝灭万物之意配合他体内的白骨真气,如无间地狱之神魔,威势之强。

    一道道赤色的刀光,形如游龙,穿梭往来,向着四人就斩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的爆发,让四人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,看得出来,杀机临身一刻,就明白陈铮刀法之凌厉,乃是一门传职杀戮之刀。尤其是陈铮刀势,阴森邪异,汇聚了天地之气,让周围的气温猛地一降。

    阴狠毒辣,杀气弥漫,刀光所过,万象寂灭,万物皆杀,让他们不敢去接。

    滋!滋!

    刀光四起,赤焰从天而降,送给起一道强风,扑向围攻而来的四人。

    “好邪恶的刀法!”

    常哙与董颜颜彼此对视了一眼,知道这一次的行动十有八九要以失败告终,各自留了一手,不再全力拼杀。

    尤其是董颜颜,当初陈铮未晋升半步先天时与她交过手,韧性之强,心性之决,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面对四大高手围攻,陈铮依然有还手之力,甚至攻多守少,除了贾正阳,其余三人都不敢与陈铮硬拼,以贾正阳为主,三人为辅,对陈铮进行扰乱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众人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担心一招不慎,就被陈铮抓住机会重创。

    “全力出手,今日若不杀此子,日后就是我等的末路!”

    田伯钦心怀灭门之恨,看到其他二人隐隐有些畏惧,尤其是董颜颜,明显是在放水,顿时有厉吼一声,脸色阴沉,露出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贼已成气候,今日若不杀他,日后就等着报复吧!”

    贾正阳一鞭击溃了陈铮的刀光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陈铮“嘿”了一声,双眸血光绽放,一道杀气冲天,盖向常哙。

    四人之中,尤以此人修为最低,若非常哙斗战经验丰富,又有另三名半步先天控制,早被陈铮一刀斩杀。

    柿子捡弱的捏,若能斩杀常哙,定可一举震慑另外三人,打破四人的默契。

    随即,鼓荡的真气,天地阴气汇聚,环绕于身体周围,泣血刀猛地发出一道赤光,横挂于前,与阴气相合,形成一道血河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身体幻化,常哙眼前忽然一花,失去了陈铮的身影。心中不由大骇,一道血河从天而降,把他淹没,眼前一片赤浪,天地为之变红,成了血色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救我!”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气息,森森杀意锁定了常哙,让他避无可避,一道道邪异的气息渗入他的身体,把他的气血冻结。

    常哙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,全身被一层冰罩住般,寒飕飕的气息不断从毛孔中渗入。他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变的僵直,十指麻木,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真气聚于双掌,炽热的掌劲本来可以融金化铁,如今被彻底冷却,双手变的冰寒,好似结了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赤光从血河中冲出,凝如实质的杀气令的刀光变成暗红色,深沉无比,充满了死寂之意,穿越时空,劈开了虚空,瞬间来到常哙身前。

    刀未至,意先到,陈铮的泣血刀还在斩杀在常哙的身上,便中途划出一个半弧,向着贾正阳斩去。

    近乎大成的刀势,顺着陈铮的气机直接侵入常哙心神,阴森的寒意,绝灭万物的杀气,侵入了对方的大脑,常哙连“哼”都没哼一声,双眼茫然,目光神采暗淡,就这么无声无息被杀。

    “小贼住手!”

    眼看着常哙被杀,贾正阳厉吼一声,钢鞭挥出一道乌光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同时,田伯钦的判官笔也如毒蛇一般,朝着陈铮的胸前点刺射而来,董颜颜见着常哙身死,心中猛地大震,百花掌幻出朵朵鲜花,好似整个天地都变成花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四去其三,围杀之局忽然露出一个极大的破绽,陈铮运转白骨阴风诀,阴极转阳,鬼爪手翻飞,直接一掌轰出。

    本是至阴至邪的真气,被他逆转之后,变的刚猛凌厉。转化了三成的先天真气,让鬼爪手的威势越发可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力道的反震,差点让贾正阳没握住钢鞭,身体倒退四五步,脸色青红相间,气血浮动。

    刚猛的劲气拍在钢鞭上,突然化作绕指柔,一股精纯凝炼,阴森的寒意沿着钢鞭直接侵入他的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贾正阳脸色一青,也不知是被白骨真气冻的,还是受了内伤,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,他才暂缓了体内的反震之力,连忙调动真气阻止体内作乱的异种气机。

    而陈铮借助这道反震之力,腾空而起,扭腰摆尾,泣血刀猛地向下一斩,劈在了田伯钦的判官笔上。

    贾正阳被击退,田伯钦绝杀一击被挡,三人形成的围杀之局,在这瞬息之间,就被陈铮击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血河横挂天空,血光弥漫着与董颜颜幻出的满天花朵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花海残褪,血河溃散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一闪,化作影子,从三人合围中突出。

    “常哙已死,尔等三人也去陪他吧!”

    陈铮冷喝一声,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,整个身子拔地而起,随即周身环绕的阴气呼啸着,与殷红刀光合一,朝着田伯钦杀去。

    常哙已死,剩下三人中以田伯钦的实力最弱。

    陈铮经历大小战无数,眼光毒辣,早就看对此人刚突破后天十层没多久,恐怕体内的先天真气连百分之一都没有转化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实如其名,陈铮身影一闪而逝,再出现时,已到了田伯钦的身边。

    左手成爪,形成五道灰白指痕,包裹在阴气之中,带着阴森的气息抓向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上有赤焰刀法降临,杀气把他牢牢锁定,又有凌厉无匹,要把虚空都撕裂的爪劲罩下,绝死之境,九死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