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化德府的一应之事交给白世镜,陈铮应约前往白马县。

    做为一方之主,陈铮这时候离开化德府,很不合适。千头万绪,不知有多少的事情要他出面,甚至得了他的点头才能实行。

    可陈铮偏偏就这么离开了,把一应权力下放,交由白世镜,单信等人。

    原本有一队血衣卫护卫,在出城时就把陈铮打发。独自一人骑着骏马,陈铮慢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,往白马县而去。

    白马县位于东北方向,与广宁郡相邻,距离化德府四百里,中间相隔红砂、白义二县。陈铮沿着官道一路往东北方向而行,正好绕过了白义县,进入红砂地界。

    过了红砂县,再往东行一百二十里,就是白马县。

    陈铮走的并不快,游山玩水般,走走停停。这一日,距离红砂县城还有三十多里远时,看到道左数里外,有一条冰河,蜿蜒向南。

    冰河两岸,筑了整齐的堤坝,三合土夯实,堤坝之外是连绵的农田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,地势平坦,秋收之后经过了冬耕,犁头翻耕田地,形成一道道田拢,笔直平行,看着极为舒服。

    “红砂坝的官员倒是个有作为之人,整饬河道,堤坝修的也不错!”

    沿堤坝不远,有座木构的八角亭,用来路人修息。

    陈铮在堤坝上沿着河道而行,到了八角亭前时,兴致所在,飞身掠到亭中。坐在亭中的石凳上,晒着太阳,暖洋洋的,昏昏欲睡之际,猛然感觉到几股杀气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铮精神为之一振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真气运行之间驱散了体内的懒意。目光朝着堤坝方向看去,冷笑一声,道: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躲躲藏藏的,没的让人看轻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田氏暗库存中得到天晶之后,陈铮就放下一应俗务,专心修持。经过这几天的吸收,白骨真气已有三成转化为先天真气,灵觉敏锐。

    刚才感觉到的几股杀气,浓烈中带着七分怨恨,明显来者不善。心中大致猜测了一番,也只有被灭门的田氏对他有这么浓的怨恨之仇。

    只是田氏高层被一扫而空,剩下的也就是些不成气候的小老鼠,怎敢还肆意露面,在他面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或许不只是田氏余孽!”

    陈铮的话,刚一落音,只见三男一女从堤坝后掠出,其中一男以儒士打扮,另一人身体壮硕,一看就是江湖中人。还有一女打扮的妖艳至极,行走之际,媚态行生。

    “天命教董颜颜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地一沉,天命教按捺不住,要对自己出手了吗,还是董颜颜背后的当阳候所为?

    为首的儒士,比陈铮大了七八岁,眼神恶毒的看着陈铮,好像与他有不共戴天之恨。看着此人手中提着一根判官笔,竟与诛心笔样式一模一样,陈铮心中微微一动,只是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“诸位是谁,为何在此地拦截?”

    正所谓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这四人明显对他不怀好意,陈铮随意坐在石凳上,眼中血光闪烁着,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陈贼,你灭我满门,田氏数百冤魂不安,非杀你不得安息!”

    儒士男语气恶毒,双目之中透出浓烈的仇恨,说到最后,目眦欲裂,一股冲天怨气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田氏余孽,成王败寇,你不在暗洞里藏着,竟敢跑出来送死!”

    陈铮目光掠过此人,扫向其余三人,神色冷漠至极,声音没有一丝感情,道:“三位又有何仇怨,不如一一道来,免的一会儿死不瞑目!”

    “狗贼,好嚣张的气焰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红砂帮三百弟子在幽冥地狱中等着你!”

    壮汉厉吼一声,双掌赤热,隐隐泛出红光。

    “红砂帮,常哙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副了然之色,目光扫到董颜颜色身上,“嘿嘿”冷笑数声:“天命教十二妖女之一的董颜颜,你不在当阳候府中享受荣华富贵,也是来此与本候为难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事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上次一别,候爷修为精进如斯,吓了奴家脚都软了!”

    董颜颜嘻笑说道,几乎就是魏笑笑的翻版。只是魏笑笑浪而不荡,妖而不艳,眼前的董颜颜却是又浪又荡,彻底的一个妖艳贱货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看着面生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哼,小贼,当年的丧家之犬,没想到如今也人模人样了!”

    这人咬牙切齿,语气中透出一丝嫉恨,以及不甘。

    “嗯?“

    突然之间,陈铮双眼中血光爆射,气机外溢,一道阴森气息透体而出,盯着此人,沉声喝问:“你跟贾臻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田伯钦“嘿嘿”冷笑着,目光阴毒的看着陈铮,哼声叫道:“此乃青云宗贾臻之兄,贾正阳,贾氏之虎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笑着拍掌,今日真是个好日子,仇人大集会么!

    看到陈铮如此,贾正阳顿时脸如锅底,嫉恨万分道:“小贼,没想到你还有这般造化。当初被你逃走,今日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大话谁都会说,就让本候称量一下你们的本事!”

    话毕,一道赤光冲出亭子,阴森冰寒气息扑面而至。速度之快,赤光已至亭久数丈,才听到“呛”的一声出鞘声。

    “小贼好胆,还敢出手!”

    贾正阳厉喝一声,眼中寒芒四射,飞身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田伯钦,常哙,董颜颜三人见着贾正阳出手,不约而同,分三个方向向陈铮包抄,四面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当初,渔阳候被一夜灭门,贾正阳是出了大力的。没想到,当初的丧家之犬彻底翻身,成了化德府之主,声威赫赫。

    贾正阳虽被人称一声“贾氏之虎”,看似风光,却永远被贾臻压一头,活的憋屈之极。看到陈铮的第一眼,他心中积蓄的怨于瞬间爆发,胸中嫉火剧烈燃烧着,让他理智近无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一个灭门的丧家之犬还能翻身,人前风光无比,老天实在无眼!”

    此时他两眼冒火,恶狠狠的低喝了一声之后,抽出一根钢鞭,朝着陈铮扫去。

    千锻精钢打造的钢鞭,尖头异常的锋利,在阳光照耀下,闪现一丝丝的寒芒。

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一鞭即出,瞬间犹如毒龙出击,朝着陈铮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