仇飞说完,从袖口掏出一个信封,上面有火漆封口,交到陈铮手中。

    “张博萬怎么会给我写信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狐疑,猜不透对方的用意,撕开火漆,倒出一张信纸。很普通的纸张,泛出草黄色,与张博萬的身份极不符合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世家公子,书写用纸,不说用高档名牌,起码也得洁白如雪。

    纸质不好,字迹也潦草,似是写的很急。连勾带划,龙飞凤舞,一笔呵成,乍一看跟鬼画符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陈铮看完信中内容,眼中射出一道血光,气机外溢,顿时,一道天地阴气相应合,汇于他的身体周围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眉头,突显异象,白世镜颇为好奇的询问道:“信中写了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陈铮把信递给白世镜,看到草黄的纸张,白世镜皱了下眉头,又见信上字迹潦草,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快。

    这个张博萬太知礼数了,陈铮身份非凡,又是化德府新主,他竟然用黄纸写信。

    尤为过份的是,字迹潦草。不用正楷书写就罢了,潦草的就跟鬼画符,实在不当人子。

    忍着不快,连蒙带猜看完信上的内容,白世镜眼中暴起一道寒光,目光如电,竟把仇飞刺的双眼如针扎般疼,连忙移侧脸,避过开了对方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好吓人的目光!”

    眼神乃精气神之表率,仇飞心中暗惊,白世镜修为之高,超乎他的想像。以他后天八层中期的修为,都不能承受对方的一记目光。

    白世镜没有理会仇飞的反应,捏着信纸,沉吟道:“张氏要与咱们休战,平分酀州?”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道:“划河而治,以大河为界;河东为张氏,而且相互盟约,互不侵犯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张博萬个人之愿,还是张氏之意?”

    二人有些捉摸不透张博萬这封信是真是假,想不通张博萬心中如何想的,竟然放弃河西大片膏腴之地。

    张氏五年百世家,是从赵宋皇朝传承至今,历两代皇朝,实力比之田氏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以其底蕴实力,攻取化德府不说易如翻掌,损失也在承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如今就是千载难逢之机,田氏已亡,陈铮根基未稳,麾下实力远不能与张氏相提并论。张氏若能招降了白马县的一万精兵,西进化德城,陈铮绝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氏可以不废一兵一卒就能尽占化德府一府十二县之地。

    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,张博萬却放弃了,还主动提出“划河而治”,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酀州九郡,河东只占四郡,且因沿海,土地贫瘠,十之五六为盐咸之地。而河西五郡,却是真正的膏腴之地,一条大河隔绝了盐咸向西扩散,反而因为与河水相融,使的河西土地肥沃无比。

    酀州九郡,平安郡最富,渔阳郡次之;渔阳之富,化德为首,是酀州的粮仓之一。

    占领化德府,就等于打下了王霸之基,将来未毕不能以化德府为基,统一酀州,甚至南下攻取青州,再合二州之力,取幽州,成就一方霸业。

    “张氏五百年世家,底蕴深厚,张博萬更是碧游宫弟子,据说在外门颇有地位。他日晋升先天,甚至更近一步,未必不能成为碧游宫的实权派人物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有利条件,不思西进,甘守河东,倒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实在是想不通,换作是他,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挥军西进,占领化德府,再以此为基,并吞渔阳郡,北上南下,统一酀州。

    “世家豪族传承渊远,终究比不得宗门的底蕴深厚。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就不提了,便是二流的宗派,哪一派没有阴神境坐镇,甚至有着阳神境的底蕴。”

    “张氏有碧游宫支持,候爷也不差,背靠魔道八派之一的黄泉魔宗。恐怕张氏也有担心西进,会惹怒了黄泉魔宗,索性来个划河而治,瓜分酀州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一语提醒梦中人,陈铮恍然大悟。昨夜在暗库之中,与怀师叔交手的秦烷,正是碧游宫弟子。

    阴神境的修为,无论在黄泉魔宗还是碧游宫中,都是真正的实权派。

    至于阳神境,以及神秘莫测的洞天境,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轻易不会现身人间。

    陈铮攻打田氏,有阴神境出手相助,在黄泉魔宗的地位绝对不低,甚至还要超过张博萬在碧游宫的地位。

    秦烷眼力非凡,一眼就看穿了秦珂琴资质非凡,根基深厚,是得了黄泉魔宗真传的弟子之一。

    暗库中十几名黑衣弟子,个个修为精湛,气机纯粹。据秦烷所知,黄泉魔宗崇尚黑色,够资格身黑衣者,全都是闯过了黄泉魔宗“寒冰狱”第三层者,个个都是宗门精英,有望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而陈铮却得聚集这么多的黑衣弟子,其在黄泉魔宗的地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当秦烷把自己的猜测告知张博萬后,张博萬瞬间作出了决定,才有了仇飞送信一幕的产生。

    任凭陈铮与白世镜想破了头皮,也没想到其中会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“张博萬信中所言,要与我在白马县盟誓,定下互不侵犯之约,你觉的我应该去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把信纸对折,交还给陈铮,沉思一番后,道:“我觉的候爷应该去,张氏极有可能顾忌候爷背后的黄泉魔宗。但我们也没有实力拿下河东之地,不如结盟,互不侵犯。

    盟约有四大好处,一:消除我方东部隐患,减轻我们的防御压力;

    二:可借此势一举收服白马县的一万精兵,增强我方实力;

    三:威慑周边,提升候爷的威望;

    四:得到一段较长的和平时间。

    有此四好,纵有风险,也值的一冒;何况,张氏未必敢对候爷不利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世镜的分析,陈铮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对着仇飞喝道:“抽调二十名血衣卫,与我一同前往白马县,咱们就去见识一番五百年底蕴的世家风采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仇飞应命而出。

    白世镜面带微笑,对着陈铮拱手抱拳,恭维道:“候爷已有人主之姿,化德府就是潜龙飞升之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