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几大箱的天晶,价值连城,足以让一流以下的宗派势力发狂。陈铮可不想被贼惦记,必须派重兵守护。

    二人出来时,每个人怀中都怀揣十几块天晶。心满意足,满面红光的从暗库中出来。

    田氏被灭,偌大的田氏庄园就成了陈铮的战利品,被陈铮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时夜,化德城灯火辉明,大军破城后,第一件事就是救援粮仓之火,剿灭田氏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田氏庄园更是三步一哨,五步一岗,数百血衣卫占据各处要地。许多乘田氏覆灭偷摸抢夺贵重财物的仆役婢娥,被血衣卫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田氏族老议事堂之中,陈铮大马金刀坐于正中首位,座下两列,文官武将,阵营分明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化德城四门已完全控制,乱兵平靖。府衙,粮仓,银库,兵械库,军营都已经顺处接收。只是俘虏太多,不知候爷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单信踌躇满志的起身,高声向陈铮汇报着战果。

    这一战胜的太容易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关键就在田氏覆亡太快,所有半步先天以上的高手被杀,群龙无首,军心大乱,兵无战心。

    最大的功劳就是秦珂琴以及数十名黄泉魔宗弟子。

    “凡与田氏有瓜葛者,尽数斩杀。甄选良家子重新编练入军,补充各军损失。明日张贴招兵榜,择选一万农家子弟编练新军,淘二择一,余者充实各级衙门以及城防军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单信领兵,多多亦善。他不嫌麾下兵多,只愁兵力太少,发挥不出自己的才能。

    看丰兴高采烈的单信,白世镜皱起了眉头,道:“化德府一府十二县,所有人府卫两系的兵马如何处理,这些兵马不是被打上田氏烙印,就是被各县士绅土豪所控,若不尽快解决,必成后患。”

    一府十二县的府卫两系军兵,经过上百年的太平日子,已经没有一点的战斗力,完全成了废物。

    但又不能一刀切,以免生乱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处理的,就按咱们在渔阳县时的做法,淘弱留强,重新编练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!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道:“渔阳县是咱们的起家之地,民心所归,众望所及,对府卫系统的兵马动刀,没有人反对。但化德府不同,一府十二县,不知牵扯了多少的关系,处理不好,是会引来祸患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

    一名虎背熊腰的凶汉猛地站起身,铜铃般的双眼圆瞪,凶神恶煞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敬德坐下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!”

    左轻候脸色猛地一沉,对着凶汉厉声喝斥起来,连忙起身对着陈铮拱手,道:“末将教人无方,冲撞了候爷,还望候爷看他有些功劳的份上,饶他一次!”

    陈铮冲着单信挥挥手,饶有兴趣的看着堂下的凶汉。

    “末将出言无壮,还请候爷责罚!”

    这人看着凶恶,却不是鲁莽的愣头青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鲁敬德,第一个攻上城头?”

    此人体内气血沉淀,筋骨强壮,陈铮一眼就透修炼的正是自己传下的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“锻骨境初期!”

    看到鲁敬德的修为,陈铮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距离传下无名功法才几天,这人就突破至锻骨境。而且,其根基之夯实,气血之凝炼,几乎不下于蛮荒世同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“天赋异禀吗?”

    鲁敬德“嘿嘿”傻笑一声,道:“都是兄弟们让着,才让末将得了个头功!”

    “你在军中担任何职?”

    “末将是渔阳卫甲字营左翼旅副千户!”

    渔阳卫由海沙帮帮从以及渔阳县府卫两军改编而成,左轻候未执掌前,并不受陈铮重视。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位猛将,倒是意外收获,看来左轻候调教人的本事不小。

    “攻城头功不可不赏,便提擢你为千户,将来有功,再行提拨,如何?”

    鲁敬德突地跪地,磕了一头,吼叫道:“多谢候爷提拨,末将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陈铮轻轻挥手,笑道:“赴汤蹈火不至于,将来有的是仗要打呢,本候还想让你当我的先锋将呢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,鲁敬德欢喜无比,激动的叫道:“末将绝不让候爷失望!”

    陈铮环顾堂下,开口道:“化德城初占,戒严三日,实行宵禁。要对城中进行一番清理,城狐社鼠,帮派势力都要扫一遍。元宵节之前,若有作奸犯科才,包庇田氏余孽者,严惩不怠。同时从渔阳县,以及投诚后有功的士绅豪族中选拔一批才士之士,充实一府十二县空缺。”

    这是以白世镜,沈玉为首的文官的盛宴,一朝天子一朝臣,化德府为陈铮所占,关键位置肯定会换上陈铮的人。

    田底庄园占地太广,大部份都被封存,陈铮选了一间幽静的苑子作为起居之所。

    喊杀声,马鸣声,让城中之民一夜三惊,等到第二天,街面冷清无比。有些大胆的人出门,看着陌生的巡逻甲兵,倒吸一口冷气,连忙躲家中。

    化德城破了,田氏覆灭,渔阳候小陈候爷成了化德府之主,半日之内就传遍全城,向着十二县传播。

    除了利益受损的士绅豪族,其余人对于化德府换主只是当作饭后谈资,甚至畅想着,小陈候爷执掌化德府后,会不会减免今年的赋税。

    话本上都有说,仁主义军治境,为争取民心,都会减免赋税。

    去年,田氏与张氏对峙,赋税三日一增,人们的日子不好过。小陈候爷素有义名,人们期盼之心渐盛,自然而然就接受了陈铮,把田氏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陈铮确有减赋税之政,但还没有公布。如今他的统治还不稳,东边白马县一线,与张氏对峙的田氏大军,还没有投诚,对他而言是个极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为免这些兵马联合,甚至投降张氏,侵犯化德府境内,陈铮直接派出赵括苍前去坐镇,随行三千渔阳阳卫,以及一万名由士绅与豪族凑出来的杂兵。

    北方,高通郡也不得不防,以免史氏乘化德府空虚,南下犯境。

    再没有初步消化化德府前,陈铮不得不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占领化德城后的第二天,就开始清理城中的泼皮无赖,城狐社鼠,让街面为之一靖,大姑娘小媳妇出门再也不用提心吊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