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步方广的库房,密密麻麻的堆放着各种兵器盔甲,刀枪箭戟,弓弩盾甲,应有尽有。只凭库中这些兵甲,就可以状备一只精锐的万人混成队。

    站在库房门口,白世镜被彻底震撼了,饶是他心境修为高深,也差一点失守,张大着嘴巴,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成山的兵甲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田氏怎会藏了这么多兵甲?”

    白世镜不可思议的向陈铮询问起来,这么多的犀利兵甲,田氏怎么就准备自家的军队,反而像个守财奴一般,藏在暗无天日的地库之中,实在是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白世镜不理解,陈铮也不理解。

    不管田氏是如何想的,这些东西都便宜了陈铮。一个万人队的装备,只要有合格士兵,就能在最短时间内组建起来,直接充当精锐。

    经过外库的金银财宝的洗礼,白世镜很快恢复了镇定。这些如山的兵甲,只有落在对的人手里,才能体显出真正的价值。若不然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而外库的金银财宝就不同,看的见摸的见,搬出去就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里有三座铁门,三间房库。

    这一间就能这么大的收获,另外两间的价值,想必也不会太低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看看第三间房库里藏了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陈铮走出房库,向着第三座铁门走去。

    白世镜追上来,问道:“候爷,这些兵甲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渔阳卫经过这一战,也算是历练出来了,全都装备渔阳卫与候府卫军。处理好了化德府的善后之事,咱们还要扩军。北边的高通郡,东边的广宁郡全都虎视眈眈,还以防备幽州方面。”

    占据了化德府,渔阳候一方的底蕴迅速提升,人口短板彻底补足。以化德府三百万人口,就算百里挑一,也能拉出十万可战之兵。

    路过第二座房库时,铁门已被打开,白世镜不由向里探望一眼。眼中传来陈铮的声音:“不用看了,里面藏着诛心笔,已经被人取走了!”

    “诛心笔?”

    白世镜猛地惊叫一声,神情激动的盯着陈铮,大叫道:“候爷确定是诛心笔吗?”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激动的样子,陈铮摆摆手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诛心笔确实珍贵,但以咱们的实力保存不住,反而还会引来不测之祸,被人拿走也好!”

    曾在东林书院留过学的白世镜比任何人都明白,诛心笔的价值。也很赞同陈铮所说,诛心笔太珍贵,于他们而言,反而是祸非福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道赤光在铁门前削过,赤光消失,铛啷一声,铁门上的铜锁被斩落。

    白世镜伸手一招,五名甲士举着火把过来。二人合推铁门,“吱呀”一声,铁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无论陈铮,还是白世镜全都倒吸一口冷气,好似看到不可思议之物。

    的确不可思议,铁门之后,一道冰晶般的房间呈现在众人眼前,冰晶中透出蓝色的炫光。整个库室就像是用冰晶雕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连铁门上都镶嵌了一整块,走进“冰室”,突然一股浓郁的玄妙气机汇聚而来。吸气入体,全身真气为之一震,变的越发灵活,欢呼雀跃起来。

    丹田气海之中,白骨真气如同饕餮一般,从气游之中窜出,贪婪的吞食着“冰室”中的玄妙气息。

    “天晶,好多的天晶!”

    白世镜脑子一片混沌,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十几口大箱子,并排放在“冰室”之中。

    每一个箱子都是用与“冰室”建筑的同样的材料打造,长约五尺,宽约三尺,高为二尺,没有箱盖,全都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白世镜茫然,似无知觉般走到一口箱子前,伸手触及箱沿,像是被冻了一下,手指猛地抽回来,一神光从眼中暴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玄晶,竟然用玄晶打造成一间密室,田氏好大的手笔!”

    对于白世镜的大惊小怪,陈铮完全没有理会。他当然知道玄晶的价值,这是玉石中的一个分支,价值比普通玉石高一筹,又低于千年寒玉,万年温玉这等灵材。

    据说,龙王的水晶宫就是用这种材料建筑。

    十几口大箱子,足两三千块的天晶,足以堆出十几名先天化境的高手。看到这些天晶后,陈铮终于明白,何为底蕴。

    田氏三百年积蕴,果然惊人。

    陈铮得了一百多箱血精,便沾沾自喜,以为可以缩短与田氏,张氏的差距。如今看到这些天晶后,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只凭这些天晶,田氏若不灭,迟早有一日能成为酀州霸主之一。可惜,如今全都便宜了陈铮。

    不提占领化德府的实质好处,只是覆灭田氏所得以的财物资源,就省去了陈铮十几年,乃至几十年的积累。

    可谓是田氏跌倒,陈铮吃饱。

    “这多么的天晶,咱们怎么用?”

    白世镜从后天九层晋升后天十层,又至如今铸就道基,一直都很苦逼,只能靠着每天吸收的一点天脉之气而积累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这么多的天晶,直接把他砸晕了。有了这些天晶,他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圆满道基,晋升后天十二层,突破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看着十几口箱子中满满的天晶,不知为何,白世镜忽然想到当初天人合一,与冥冥之中感应到的一丝机缘,以及与陈铮初次见面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时,他与陈铮说自己感应到有一丝机缘落在陈铮身上。此刻再想想,何止是一点机缘。因与陈铮结识,他得到了蒿阳道人的传承,一步登天,迈过后天十层铸造道基,晋升十一层,前途大亮。

    现在又得到这么多的天晶,先天化境近在眼前,让他如何不激动兴奋。

    陈铮也很激动,他才突破后天十层,亦如当初的白世镜一般苦逼,只能靠着吸收天地游离的天脉之气来转化真气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这些天晶之助,他就算每天躺在床上,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真是天降奇遇,鸿运当头,神都之争近在眼前,陈铮还发愁修为太低,便有田氏送上了无数的天晶。

    “派兵严守此地,未经本候手令,不能轻易迈进一步。另外,马上派人进来把暗库中的金银财物以及兵甲全都运出去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