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波箭矢射出后,许是箭囊里再无剩余,良久,再没有箭矢射出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过,突然间泣血刀发出一声铮鸣,一道血河悬挂半空,透出阴森妖邪之气,扑向张博萬。

    杀气纵横,刀如游龙,从血河中冲出,发出一声清鸣,遥空斩出。

    刚才被张博萬偷袭,杀的他险象环生,若非仗着鬼影无踪,就要引恨对方刀下了。这次终于轮到他出手,陈铮毫不留情,施展出杀生刀法,赤色刀光交错,绝灭之意覆盖了张博萬周围一丈之内,生机皆消。

    一股死寂,绝灭之意侵入体内,张博萬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快速流逝,脸色不由大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凝如实质的杀机,混同了陈铮的精神异力,以心为引,锁定了张博萬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光穿过空间,瞬间斩到他在面前。

    刀芒吞吐,阴气缭绕,阴森冰寒的气息扑鼻而至,犹如赤身露体置于冰天雪地之中,张博萬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结。

    阴寒森冷的气息从毛孔之中渗入体内,逆血液流动方向而上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诀吗?”

    张博萬眼中寒光闪烁,身体迅速后退,扭腰转身,枪尖从背后钻出,激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一记回马枪!”

    陈铮大喝一声,刀锋沿着枪射削向张博萬的手腕。

    一寸长一寸强,一寸短一寸险。

    被陈铮近身,张博萬优势尽失,只能被动应对。身体幻化,使出最快速度,以期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他快,陈铮更快!

    好似跗骨之蛆,紧紧贴向张博萬,刀走游龙,招如灵蛇,攀在长枪之上。或切,或削,切抹,招招不离张博萬的脖颈,胸口,手腕。

    从蛮荒世界回归已近一月,陈铮的杀生刀法已然有了一定的火候,杀气聚散如意,刀走随心。刀尖吞吐着锋芒,透出无匹的杀机。

    让对方的张博萬浑身汗毛竖起,皮肤被针扎一般,不断传递着刺痛感,甚至影响了他的灵觉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赤光如闪电,在眼前一闪而逝,划向张博萬双眼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,一道身影向着陈铮扑来。

    气势如山,不可测度,厉喝声就在雷声在耳边炸响,震的陈铮气血浮动,眼迷耳乱,真气差一点溃散。

    “可恶,秦烷,你敢以大欺小!”

    怀师叔一声娇吒,与秦烷不分先后赶至,遥空一掌击向秦烷后背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烷一掌挥抚,把陈铮击出数丈之外,转身面对怀师叔。

    二人劲气相撞,相互湮灭。

    怀师叔目光看向陈铮,问道:“秦老鬼没有伤到你吧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拱手作揖,道:“多谢师叔,弟子无碍!”

    怀师叔闻言,目光冷电,盯向秦烷,冷冷说道:“秦老鬼,你输不起吗,竟敢以大欺小,对我圣宗弟子出手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秦烷干笑数声,毕竟是要脸皮的人,众目睽睽之下,欺负一个半步先天的弟子,确实有失身份。

    “修罗阴煞功名不虚传,今日秦某输你一招,诛心笔就让给你了!”

    怀师叔却不领情,闻言冷哼一声,面罩寒霜,语气冰冷道:“马不知脸长,输了就是输了,若不服气,再战就是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烷亦冷哼一声,干脆闭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与女流之辈进行口舌之争,有理也输三分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秦烷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。修罗阴煞功乃是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,位列当世绝顶。而秦烷修习功法,比之修罗阴煞功低了一筹。

    对于凝聚了阴神的宗师级高手而言,功法优劣已不是胜负的关键。秦烷只是阴神六重,而眼前这个女人却达到了七重。

    阴神境,一重一层天,差距之大,比之先天与后天还要大。

    既然不准备争口舌之利,在待在这里也无趣,秦烷沉声喝道:“走,退出田氏庄园!”

    张博萬闻言,朝着陈铮看了一眼,冲着他拱了拱手,转身出了暗库。

    张博萬与碧游宫之人退出暗库,众人轻吁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地上躺着四五具尸体,却让怀师叔皱起了眉头。死伤之人,大部份是被碧游宫弟子所杀,余者皆伤在刚才的机关暗箭之下。

    “碧游宫好大的胆子,竟敢袭击圣宗弟子,将来必要再理论一番!”

    怀师叔冷哼一声,再不看地上死去的弟子,向暗库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师叔,还有一个库房没看呢!”

    金雀儿看到怀师叔离开,连忙追上去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,左右不过是些屙堵之物,你若喜欢,就在外面的库室之中挑几样玩耍。”怀师叔露出写着明显的两个大字“我很不爽”。

    虽然得了诛心笔,但却死了四五个弟子,让她的面子有些不太好看,关键是碧游宫一人未死,这就很气人了。

    一众黑弟子看到怀师叔离开,赶紧跟了上去。说实话,他们也觉的丢人之极。

    碧游宫虽为十大宗门之一,但黄泉圣宗也不差,位列魔道八派之一。

    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,谁都不差谁一筹,可今日与碧游宫交手,却是黄泉圣宗输了。

    知道怀师叔因何生气,这些黑衣弟子哪还有心思寻找宝藏,赶紧追着出去,接受训斥才是最要紧的事情,免的将来被怀师叔记恨在心。

    话说,女人心如针尖细。

    甭管地位高低,修为如何,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瑶池金宫的王母娘娘地位够高吧,修为够强吧,恨起一个人来,有多可怕,看看牛郎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随着所有人离开暗库,只剩下秦珂琴与陈铮二人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看着空阔的石室,二人相对无语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串的脚步声响起,从外面闯进数十名甲士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见过秦小姐!”

    仇飞与白世镜一同出现在暗库石室当中,看到只有陈铮与秦珂琴二人,先是一怔,而后连忙拱手作揖,以掩饰脸上的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果然是衰神,就知跟在你身边没好事!”

    仇飞眼角余光扫向白世镜,向着白世镜传递出自己的心声。

    白世镜暗哼一声,回击向仇飞:“玛比,我也不知道暗库中就两个人。谁传的消息,暗库里进了许多人,老子要砍死他!”

    “老子传的,你瞅啥子么?”

    “玛比,瞅你咋地!”

    二人贼眉鼠眼,以目传情,快要恶心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哼了一声,对仇飞说道:“调派血衣卫,把守暗库,无令擅入者,立杀无赦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