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,想到达到用枪自如的杀人,非经年累月苦练不可。而要达到眼前之人的火候,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苦功。

    对方一口道破陈铮的身份,令的陈铮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张博萬?”

    今夜潜入化德城,与田氏交战的带有张氏一方。能对他以“渔阳候”相称,只能是张氏一族,若是碧游宫弟子,必然是称姓名相称的。

    据陈铮所知,张博萬乃是碧游宫的外门弟子,且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这些信息相互结合,不难猜出眼前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好眼力!”

    张博萬“哈哈”一笑,手中长枪不息,身随枪走,好似数十道乌光闪电,笼住了陈铮。枪尖之上,寒芒吞吐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劲力如潮,潮起潮落,绵绵不绝,陈铮一时之间没有还手之力,只能运起鬼影无踪身法不断闪避。

    枪势如潮,劲如汐水!

    张博萬在碧游宫学艺,每日在海边练枪,观潮起潮落,悟潮汐之意,进而凝聚枪势。

    此时占据了主动,就像无边海浪,奔涌不息,前浪才来,后浪又至,一浪高过一浪。若非陈铮的鬼影无踪大成,已经引恨在张博萬的枪下。

    这人也是神勇盖世,这还是在室内,空间狭小,限制了他的发挥。若在空阔地带,陈铮的鬼影无踪再是神妙无双,也无法像现在这样,从容游走于枪影之中。

    一口气刺出数十枪,枪势如浪,气势不断高涨,直到巅峰之时,突然一道乌光刺破了虚空。这一枪似慢实快,犹如穿越空间壁垒,突然出现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把陈铮完全笼罩,枪势凌厉无匹,枪尖不断颤动着,抖出朵朵枪花,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疾取陈铮胸口要害。

    枪劲凝于枪尖,迸射出一尺长的枪芒,无坚不催,摧金裂铁,配合着迅若电光的速度,陈铮想以柔劲卸去对方的力道都变的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已被张博萬的精神锁定,这一记枪招,无法躲避,只能硬拼。

    陈铮猛喝一声,泣血刀化繁为简,斜举过头,而后向下划过一道曲线,正中枪头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两人毫无取巧,尽起一身修为,精气神相合,劲力、气血,真气混元如一,实实在在的硬拼一招。

    劲力爆发,似若触电,二人身体如遭雷击,同时向后跌退。

    刚猛的力量沿着枪身传至手臂,震的张博萬半边身体酸麻,提不起一点力道。如此情况,陈铮若是借机袭杀,张博萬毫无手之力,只能引颈就戳。

    张博萬脸色微变,双目之中,寒光暴射,连忙催动真气,鼓动全身气血,舒筋活血,以图尽快恢复行动力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好受,张博萬这一枪是蓄势以发,气势如虹,有横扫千军之勇,万夫不挡之势,且长枪擅攻,被对方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一枪之下就让陈铮吃了大亏,一股无可卸泄的力道,带得他身不由主的往后抛飞,重重撞向身后的大风车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将要撞到风车之上时,腰身扭动,劲力贯通周身,突然在空中滞停,刀尖在风车上一点,借力腾空。

    张博萬见陈铮能毫不闪躲地硬架他一枪,竟然没有受伤,大出他意料之外。适才一枪,他有着极大的信心,就连先天化境的高手接下来,也要受伤。

    二人这一番激战,看似时长,实则只有几分钟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身体腾空,张博萬见机不可失,催动真气,强忍半边身体酸麻,厉喝一声道:“再来!“

    语毕,提枪冲前,抢攻而至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居高临下,看到张博萬疾攻而至,伸手一掌轰向风车,触动了风车的开关,见着风车转动,脚尖在风毂上点了一下,头下脚上,挥刀劈向张博萬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风阵转动,关闭的机关重新启动,控制室内,数十人交战,触动了机关,突然一声机括声响起。

    陈铮闻声愕然,只见几十支利箭激射而出,吓的他魂飞魄散,连忙收敛劲力,逆转真气,一声闷哼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好在止住了下冲之势,身体凭空转动,直立半空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十几支利平射而来,陈铮一振手中泣血刀,赤光升腾,汇聚成形,一座莲台悬浮于头顶,垂下道道赤光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利箭如刺豆腐,轻易的破开了陈铮的护体刀光,撕裂了他的护体劲力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此时,陈铮终于想起,这些利箭非普通之箭,是专破护体真气的破罡箭。眼见被利箭穿身,泣血刀连挥,布下层层刀网,刀尖向着箭矢挑去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大珠小珠落玉盘,溅起一串的声响,近到身前的破罡箭被他一一挑落。

    噗哧!突的,一道入肉声响起,陈铮闷哼一声,一只破罡箭穿透了他的肩胛,箭尖贯通肩后,露出三棱角的箭头,寒光森森,滴滴血液顺着箭杆,汇聚到箭头上,滴落而下。

    机关暗箭发动太突然,所有人都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陈铮身在半空,还不算这些暗箭的主要攻击目标。张博萬好巧不巧的正对着控制室的石门,被二三十只破罡箭瞄准,射杀而来。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躲避,张博萬忽然使出一记铁板桥,仰面朝后,上半身与地面齐平,手中长枪不断挥舞,形成一团乌光,笼罩在他的上空。

    嗖嗖……

    一支利箭擦着他的鼻尖飞过,狠狠射在对方墙壁之上,箭头完全没入石壁之上,尾羽颤动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当当”声不绝于耳,无论是碧游宫弟子,还是张氏高手,或是黄泉魔宗弟子,全都放弃了各自的对手,齐心协力共阻攒射而来的箭矢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是破罡箭!”

    看到碧游宫一名弟子以劲力护体,迎向一支箭矢,一声呼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陈铮躲过一波箭矢,闻及呼叫,循声望去,就看到金雀儿身上浮显一层灵光,所有射向她的破罡箭都被这层灵光挡住,无力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的呼声,正是由她所发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看似跳脱,说话也不动听,心里却是个良善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突地想到了常晓静这个姑娘,看着柔柔弱弱的,说不定能与金雀儿玩耍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,倒要介绍二人认识一番!”

    此念一生,陈铮忽然期待起来,也不知二人见面后,会是怎么样的场景,不过定是十分的有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