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条廊道并不长,只有六七丈,廊道尽头是一道石门,有三道石闩,刻着天地人三字个篆字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门前,上下打量,没有发现有机关,目光看向怀师叔。

    察觉到陈铮的目光,怀师叔面带微笑,冲他点了点头,道:“这是一道三才锁,若是开启顺序有错,就会触发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三才锁?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怔,再次打量门上三道石闩。

    “天为乾,居上;地为坤,居下;人立天地之间,居中。朱子理学有论,尊上为左,居下为右,左右分尊卑。所以,天字门闩应当在左上位,地字门闩为左下位,人闩不动。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推动门闩,三道石闩各归其闰,突然一道“轧轧”声响起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石门洞开现出一个方广仅三五丈的石室。室中央竖个风车,儿臂粗的绞绳盘在风车轮盘之上。风车内毂还在缓缓转动着,说明机关运转良好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暗库的机关控制室?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失望,还以为找到了另一个暗库呢。

    “咦,那里有三道门!”

    金雀儿伸手一指,众人看去,与石门相邻两面墙,其中一面有一道大铁门,另一面墙有两道稍小的铁门,门上各有铜铸的门环上挂着两把大锁头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暗库,快打开!”

    金雀儿正要冲过去,被秦珂琴死死拉住。这小妞见不到财宝,看到铁门就以为里面藏着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,先把机关停了!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怀师叔伸手素手,好似拨动琴弦般,在空气拨弄起来,一道道无形之力震动了风车,只听到一声脆响,风车内毂停止转动,被彻底锁死。随之,风车之下传来“隆隆“流水声。

    “机关停了,我去开门。“

    金雀儿甩脱了秦珂琴,冲到最大的铁门前,手起刀落,切金断玉般的修罗刀直接斩断了锁头,素手挥动,激发一股劲力,推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呼从中传出,秦珂琴身形一闪,冲进铁门。

    这一间石室,方广达百步,放置的全是各种兵器,散发着寒光,全都经过防腐处理,排列的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其中一角,堆放着强弓劲弩,达到五千张以上,箭矢成捆成捆的码在一起,形成十几个方垛,数目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弓弩旁边,还有百张小型车弩,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其他方向,有盔甲、刀、枪、戟各类兵器,数以万计,可以装备一万人有余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一间兵器库,所有的兵器都是质量上层的百锻精钢打造。

    “都是此什么玩意,我还以为藏着金山银山呢!”

    金雀儿满脸的失望,转身出了兵器库,去了另一个库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在金雀儿眼中,一文不值,但在陈铮眼中,万金不换。有了这些兵器,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扩军。

    这一次攻灭田氏,只是这些兵器,就让他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退出兵器库,众人走向另外一个库室,这一间库室并不大,像卧房多过了库房。

    方广两丈,正首一座祭坛模样的建筑,悬挂着一张画像。画像之下,放置着一座笔架,一只四尺长的巨笔就架放在笔架之上。

    笔尖用不知名的材料制作,长达七寸;笔杆如墨玉,雕刻有古篆文。

    “诛心笔?”

    陈铮精神猛地一震,隐隐从这支巨笔上感应到一股浩大阳刚之气,竟让他的真气燥动起来。

    诛心笔在此,墙上悬挂着画像定是朱子像了。

    面对朱子画像,就连怀师叔也不敢怠慢,先是恭敬的三躬身,而后一番念念有词后,这才伸手去拿诛心笔。

    手刚碰到笔杆,突然一道破空声传出,一道人影飞窜进来,直冲诛心笔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是诛子笔!”

    怀师叔面色微变,回身一常拍出,素手虚张,弹拉,十几道劲气,凝如实质,绞杀过去。

    嘣嘣嘣……

    尤如琴弦崩断声,发出悦耳的声音,来人在空中自如折转,并指化剑,一根根劲气被斩断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怀师叔面带肃穆,突然娇喝一声,飞身而起,姿态妙曼,如九天仙女起舞,美妙无比,夺目光彩。素手弹动间,一道似有若无,远在天边,近在耳旁的乐声响起。

    喷!

    突然一声闷哼,一位冲进来的武者口喷鲜血,从空中跌落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赤光闪烁,不等他落地,陈铮猛地冲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锵”,泣血刀离鞘而出,斩向此人。

    这一刀快如闪电,杀气如潮,狠辣绝决,刀未至,意先到,阴森邪异的刀势锁定了对方。赤光一闪而近,一连串的鲜血飞溅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个狠辣的小子!”

    正应对怀师叔连绵不绝攻击的陌生高手,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先顾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怀师叔娇吒一声,双手忽然并扰,劲力如网,当头向对方罩下。

    “修罗琴音手竟被你练至如此境地,假以时间,达到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之境,恐怕就是你成就阳神之时。”

    怀师叔脸若冰霜,声如九幽寒风,森然而道:“废话少说,想要诛心笔,胜过我再说!”

    能与怀师叔交战不落下风者,绝对是凝聚了阴神的宗师级高手。两人虚空交战,只是一点的余波,就能让陈铮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刚才还是一道乐声,就令一名半步先天的真气失控,从空中跌落,若非如此,也不会被陈铮轻易斩杀。

    连忙冲出库房,机关控制室内已经冲进十几名陌生高手,与黄宗魔宗的弟子们交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冲出门外一刻,突然一道寒光迸射而来,寒光如游龙,把陈铮笼罩在一团乌光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,化作几十道影子,虚实难辩,在乌光之中穿梭,每一次都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乌光的绞杀。

    袭击他的敌人,双目精光陡增,暴叱如雷,喝道:“渔阳候好身法!“

    陈铮躲过一波袭杀,终于看清满天的乌光,竟是对方的长枪幻化。眼神猛地一缩,能把枪使的这么出神入化,陈铮还是首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