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东林书院的祖师曾为朱子学生,有四件镇宗之宝,悟道棋盘、量天尺、夫子砚、诛心笔。据我所知,诛心笔就藏在田氏。我的阴神并没有感知到诛心笔的气息,以为藏在暗库之中。”

    怀师叔话毕,秦珂琴皱起了眉头,打量着这座地下室,摇头道:“此地只有金银珠宝这些东西,并没有师叔所说的诛心笔,会不会被田氏余孽带着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怀师叔摇头说道:“整座田氏庄园都在我的阴神笼罩之下,没有人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带着诛子笔逃走。”

    东林书院四大镇宗之宝:悟道棋盘、量天尺、夫子砚、诛心笔,陈铮也有耳闻。据说是朱子的随身之物,封存了朱子的一缕精神烙印,被赐于东林书院的祖师。

    悟道棋盘可纯化武学道理,助人晋升先天化境;量天尺丈绵绣江山,夫子砚盛乾坤之妙,诛心笔书天地之理。

    各有妙用,可以借此窥朱子之道,证己身之学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微微一动,突然开口说道:“田氏三百年积累的底蕴,绝不止眼前这些金银之物,会不会暗库之中还有暗库?”

    怀师叔眼前一亮,看向陈铮,惊喜道:“你是说这间暗库只是障眼法?”说到这里,怀师叔恍然大悟,懊恼地说道:“贪迷心窍,我应该想到的,诛心笔怎么可能会与这些屙堵之物放在一起,一定另有暗库保存的!”

    “还有藏宝室吗?”

    金雀儿兴奋地叫了起来,只是眼前的宝室就把她的眼睛迷花了,没想到又有惊喜。

    “快点找,把它找出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在宝室之中乱翻起来,怀师叔轻轻吭了一声,对着金雀儿道:“小雀儿不要乱翻,小心触动了机关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金雀儿已把其中一个箱盖揭起,里面全是古玉珍玩一类的东西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,眼角直抽抽,你要找藏宝室,为毛要翻这些箱子,难道箱子里“暗门”吗?

    正吐槽中,金雀儿已经把十多个箱子打开,一时之间,室中珠光宝气。

    翠绿的翡翠山,鲜红的玛瑙树,黄金雕刻的宝船,暖玉制作的屏风……

    金雀儿像只贪婪的巨龙,把所有箱子并扰在一起,坐在上面左瞧瞧,左摸摸,欢喜的双眼眯成一条线,彻底忘了寻找暗库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理会她,逐寸检查宝库的每一个角落,就连墙壁与地板都不放过,刀砍剑削,一番忙碌后,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,火熠子快烧完了,咱们要不要先出去?”

    秦珂琴瞥了他一眼,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,道:“火熠子烧完,就去把夜珠子摘下来,这点小事都来问我,用不用我教你怎么把夜明珠摘下来?”

    这名弟子被呛的哑口无语,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连忙转身冲向暗库门口。

    先前一路进入暗库,只有一条暗道直通此库,若有有另外的藏宝库,想到打开的机关就在这间暗室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在暗室之中逐一勘察,没有任何发现。凝神立于宝库中央一动不动,目中不时的有血光闪过。

    凡在地底建密室,必有通风设备,尤其设置机关陷井,定然会有中枢控制中心。如今,宝库之中除了一面是门,三面封闭。

    “通风设备与中枢控制中心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举着一道火熠子走向墙壁,不断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行为,秦珂琴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猛地一亮,喜道: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宝库了?”

    秦珂琴激动的冲了过来,看到陈铮盯着一个箭孔看着不停,冲着他白了一眼,哼声说道:“无聊,你找这些箭孔作什么,难道想从箭孔中钻进去?”

    不理会秦珂琴的讽刺,陈铮靠近了箭孔,借着火光窥视,忽的打个哆嗦,惊道:“小心触碰了机关,箭孔内还有箭矢没有射完!”

    秦珂琴也探过头来,借着火光窥视箭孔,一缕光线钻入孔洞,好似穿透了墙壁,讶然叫道:“这面墙后面的是空的哩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心中一动,目光落在门口的钢门上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一面活壁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伸手推墙,墙壁稳丝不动。

    陈铮鼓动气血,体内传出噼哩啪啦声,筋骨爆鸣,劲力发于后腰雪山,沿背部两根大筋涌向双臂。

    咔咔,咔……

    机括声起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怀师叔忽然惊呼一声,陈铮与秦珂琴二人面露惊骇,齐往后退,十几支破罡箭激射而出,擦着二人的脸颊呼啸而去!

    陈铮惊魂未定,忽然间,反手一掌,遥空拍向墙壁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箭矢激射,“当当”的声音响起,全部朝着门口射出。一连四五波箭雨后,陈铮再次以掌击壁,再无反应。

    随之,掠到墙壁前,全力推动墙壁,只听着机关声再次响起,墙壁内陷,露出一道仅供一人穿过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露出激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陈铮亦大喜道:“果然是面活壁!”

    穿过活壁,又见一条廊道往前延伸,头顶嵌着夜明珠,发出蒙蒙清光。陈铮细察廊道,只见地面铺着两种颜色深浅不同的灰砖。

    怀师叔突然说道:“踏深传,浅砖之下有机关!”

    陈铮飞身而起,脚尖自深传上面轻轻一点,身体再次腾空而起,竟然没有触发机关,瞬间化作一道影子窜到了廊道尽头。

    “咦?”怀师叔双眼绽放光采,惊讶道:“大成的鬼影无踪,整个内门之中都没有几人呢!秦丫头挺有眼光,此子确实不凡,怪不得能抢了费无忌的机缘,得了噬心真君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胡说什么,我与他只是合作伙伴!”

    秦珂琴嗔怒的看了一眼怀师叔,开口分辩道。

    徐子陵笑道:“你不是一直勇于尝试吗?为何却像要我拿主意的模样。“

    怀师叔“咯咯”笑了几声,脸色猛地一正,道:“赶紧找到诛心笔,免生意外。恐怕用不了多久,碧游宫的人就要到了!”

    “碧游宫?”

    秦珂琴心神震动,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