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库建造成地底之下,陈铮紧跟在后,先是一段较的暗道。越往里走,空间越阔,起先还要弯着腰才能进入,等到前行十几丈后,变成可容直立行走的廊道。

    陈铮的灵觉敏锐,能感觉到廊道是通往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再前行一侧段时间,估计深入地下百米,前方有蒙蒙青光照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呀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金雀儿看到前方的青光,突然惊叫起来,把众人吓的心中一跳。只见金雀儿欢呼雀跃着就向青光冲去:“肯定是夜明珠,是我的,这里的宝贝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小雀儿当心!”

    怀师叔忽然伸出手,向前一探,隔空把金雀儿抓回来,责怪道:“不要乱跑,小心触动了机关!”

    不理会金雀儿的挣扎,把她丢到身后,对秦珂琴说道:“看好这个小丫头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小丫头,好大的夜明珠,谁都不能跟我抢!”

    金雀儿张牙舞爪的叫嚷起来,好似一只小母龙,被闪闪发光的东西晃花了眼。

    秦珂琴把她拦在身后,没好气的哼道:“都是你的,没人跟你抢!”

    虽然深入地底百多米,空气说不上清新,但也没有感到气闷,显然暗库有着良好的透气设备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青光前,金雀儿突破了秦珂琴的阻拦,冲到青光处,大声叫嚷道:“我的乖乖,好个大个的夜明珠六颗,我所把它摘下来全放到我的房间里!“

    “你也不怕晚上睡不着!”

    秦珂琴撇了下嘴,眼前的夜明珠把她也惊到了。

    就连陈铮都吸了一口冷气,青光所在是暗道尽头,一道钢门挡住了前路,门有有拉环,两侧各嵌六颗青光蒙蒙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亮度不强,也把周围一丈之照的如白昼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门两侧的夜明珠吸引了,就连怀师叔都不例个。实在是这些夜明珠的个头太大了,一个个好像是青苹果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身躯剧震,惊声叫道:“看!“

    众人随他着目光往门侧左壁望去——只见光滑的花岗石壁被人硬刻出一行字,写着:“朱喜心证‘无我’,天人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就连心静如波的怀师叔都被震骇了,颤声道:“是朱子的亲笔!“

    “田氏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秘密,怎么会连朱子都在此地悟道?”

    “朱子悟道天人时,田氏还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呢。想必是田氏得了朱子的传承,才在此地落根,开枝散叶的!”

    没想到在田氏暗库中遇到了朱子的亲笔,但也只是很普通的一行字,并没有蕴含任何武道意境,也没有暗藏绝世武学。

    “把帮我把这些夜明珠摘下来!”金雀儿已经等不及了,要马上把这些夜明珠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小雀儿,安静点,暗库之中机关重重,等出来时再给你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要!”

    “听话!”

    秦珂琴一把揪住金雀手,把她拦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小雀儿不要闹,先把这道钢门打开!”

    怀师叔发话,金雀儿收敛了情绪,不在叫嚷。

    只见怀师叔素手向前一推,无形的气劲涌向钢门,劲力渗透钢门之中,触动了暗藏的机关,一阵磨牙般的声音响起,钢门应声而开,顺着地面的滑珠旋转。

    门后一条廊道出现眼前,前端没入暗黑中,难测远近。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,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“好清新的空气,这里难道与外界直接联通的?”金雀儿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!”

    怀师叔被一道无形的异力包裹着,好似一件透明的衣服,跨步入门,忽然机括疾响。陈铮与秦琴同时色变。

    十几支箭矢从暗黑处疾射而至,破空声带起激厉的呼啸声,在这寂静的地下暗道中份外刺耳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是破罡箭,专破护体真气!”

    随着怀师叔一声惊呼,素手在空中一划,一拉,好似拨弄琴弦般,一连发出十几道“嗡嗡”的响声,空气如弦被拨动,迎面激射而来的破罡箭被无形的音刃切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武学?”

    陈铮看的清楚,脸色微变,大吃一惊道。

    “没见识的土包子,这是修罗琴音手,连这个都不知道,还敢自称是圣宗弟子!”金雀儿没有摘下门侧的夜明珠,心有怨气,从鼻孔里哼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陈铮闻言,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一股阴森气息从身体透出。

    秦珂琴沉声喝斥道:“小雀儿不得无礼,这是陈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金雀儿娇哼一声,扭头没有理会二人。

    破罡箭攻击无果,众人在门口等待良久,确定再无暗器,这才跟在怀师叔身后,步步为营的深进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步,豁然开朗,一个巨大的石室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金雀儿喜道:“这就是暗库吗?“

    随行的黑衣弟子点燃了火熠,众人朝着暗库中看去,立时愕然以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密闭地下室,室顶四角有通气口。两边平排放置共十多个装载奇珍异宝的箱子,贴墙有几十个铁架子,一层层的叠放着的金砖,在火光照映下,发出迷人的幻彩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,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金砖,就像普通的泥砖一样,堆放在铁架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金雀儿,双眼之中光芒四射,冲到铁架前抱起一块金砖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铛啷!

    金砖掉在地上,金雀儿捂着腮梆子,痛呼出声:“我的牙碎了!”

    “该,你以为是吃的,还用嘴咬上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金雀儿,没有安慰,反而兴灾乐祸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陈铮都没有忍住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许是察觉到自己失态,连忙把嘴捂住。这么一个机精古怪的丫头,却是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,笑什么!”

    金雀儿恼羞成怒,冲着陈铮做个鬼脸,猛地张大嘴,做了一个“咬你”的动作,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
    怀师叔皱起了眉头,狐疑道:“这是甚么一回事?田氏所谓的暗库就是这个样子?“

    对她而言,金银财宝如泥土,眼前一排排的金砖看着炫目,让人震惊,但与她心中的期望相差极大,不由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秦珂琴看出怀师叔的失望,心中一动,问道:“怀师叔在找什么东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