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火渐渐熄灭,对于庞大的田氏庄园而言,这点火势只烧毁了部份外围建筑,核心区域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陈铮进了庄园,跨过一座被大火烧的塌隐的建筑,迎面而来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身形如鬼,一道影子虚化,陈铮的手指迎向寒光,曲指一弹,对方如遭雷击,身体迅速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数道影子乍分乍合,虚空五道抓痕划过,“滋滋”的声音入耳,五道劲气笼罩了对方全身各处要害。

    “鬼爪手?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呼出声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攻势不停,化爪为掌,向着对方胸口拍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掌印拍在对方胸口前,一道娇喝声响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眼前猛地闪过一道人影,与他双掌相击,劲力暴裂,陈铮脸色微变,向后退了三四步。来人被他的掌力击的倒飞而起,一个后空翻,飘然落地。

    “陈师弟住手,自己人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再要出手时,突然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既然被说破了身份,陈铮收回掌力,眼神冰冷,双眸闪烁着血光,死死盯着来人,沉声喝问:“为何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右手按在刀柄上,一旦回答不能让他满意,陈铮不吝让对方尝尝他的刀法之利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,都是误会!”

    来人实力不弱,后天十层的修为,看到陈铮动辄翻眼的架式,连忙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曹某无状,冲撞了陈师兄,还望陈师兄见谅!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态度诚恳,陈铮就势下台,拱手抱拳,道:“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实力为尊,对方连忙还礼,连称“不敢”,道:“师兄之称万不敢当,在下宋立!”

    “原来宋师兄!”

    同为半步先天,又是同门,陈铮也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师弟好大的架子,我辛辛苦苦带人助你覆灭了田氏,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?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才落,虚空掠过一道人影,落在他与宋立之间。

    宋立连忙躬身行礼,恭敬道:“宋立见过秦师姐!“

    “金雀儿找到了田氏的暗库,田氏余孽抵抗激烈,你们去助她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秦珂琴素手一挥,宋立应声拉着身边的同门迅速去支援金雀儿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离去,附近只剩陈铮与秦珂琴两个人,陈铮拱了拱手,道:“秦师姐好快的速度,若非陈铮消息还算灵通,恐怕田氏庄园化作灰烬都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话中带刺,对秦珂琴没有通知他就攻打田氏有些不满。秦珂琴同样回他一声冷哼,道:“怎么,难道我要做什么,事先还要向陈师弟汇报?陈师弟当惯了候爷,想对我也呼来喝去吗?”

    “师姐言重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着一张脸,如同千年的寒冰,语气冷冷的说道:“我要去田氏暗库,你也一同来吧!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一动,纵掠而逝。

    陈铮体内真气流动,与黑幕相融,好似鬼魅般,无声无息跟在秦珂琴身后。

    二人修为精深,轻功卓越,直接从一片假山亭廊上飞掠而过,落在一片建筑之前。

    十几位黑衣人独处为战,攻势凌厉,不断绞杀着守护暗库的田氏余孽。这里是田氏三百年底蕴积累之所在,被田氏许多人视为命根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剑光刀芒闪烁,等到陈铮来到暗库前时,最后抵抗的田氏余孽已被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“师姐,暗库的铁门被锁死了,打不开!”

    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冲到秦珂琴身前,满脸不爽的叫道,声如黄莺,身着淡黄之衣,外罩一件天蚕丝织就的透明纱衣,水火不侵。双眼乌黑,俏鼻挺立,好似一位活泼的邻家小妹。

    秦珂琴翻了一记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手中的修罗刀是摆设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刚才急糊涂了,我去把铁门劈开!”

    突然惊叫一声,兴奋地冲向暗库的铁门,大叫道:“都让开,让我来!”

    “金雀儿,你小心点儿,可别把手给崩着了!”秦珂琴忽然提醒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金雀儿不领情,略带不爽地叫道:“就不能盼我的点好吗,我的修罗刀切金切断,可是绝品灵兵。”

    说话音,手中闪过一道乌光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就像切豆腐一般,乌光轻而易举的斩入铁门之中。金雀儿见状,顿时欢呼雀跃着,加快了动作,好似狗狗刨子,半尺厚的铁门被她十几道斩穿。

    咔咔……

    一串机械连动的声音响起,门后的机括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金雀儿退出三丈远,对着周边的黑衣人叫道:“愣着干什么,把门推开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铁门被推开,突然之间“咻咻……”的声音传出,几十道寒芒激射而出。刚要进入暗库的黑衣弟子们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小心机关!”

    当当……

    话音未落,数名黑衣弟子挥舞手中刀剑,形成一层刀光剑幕,绞碎了射出的暗器。

    金雀儿看到暗器被击落,欢呼着向暗库里冲去。

    “宝贝们,我来了!”

    不等金雀儿冲进暗库中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挡在她的面前。金雀儿刹不住脚,一头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这人就像凭空而现,没有丝毫的异状,陈铮眼神猛地一缩,心中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“阴神境?”

    远处倒映的火光照在此人身上,光线被扭曲,让这人看起来虚幻不定,就在荡漾的水波中的人影,扭曲变形,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见过怀师叔!”

    秦珂琴忽地躬身,对着来人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怀师叔!”

    这位怀师叔随手一挥,一道无形气力把所有人托起,声音飘忽不定,如九天玄音。

    “秦师侄免礼!”

    话毕,把撞入怀中的金雀儿推开,嗔怪道:“小雀儿,怎么还是一副毛燥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怀师叔,您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金雀儿好似没听到一般,就势依入对方怀中,撒娇般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是怪怨我来了,还是怕我抢了你的宝贝?”怀师叔故作不满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怀师叔最好了,怎么会抢雀儿的宝贝呢!”

    怀师叔溺爱的摸了摸金雀儿的头,脸色一正,警告道:“跟在我身后,不许乱跑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金雀儿乖巧的点了点头,嘻嘻一笑道:“有师叔在,什么暗器都不用怕了!”

    怀师叔的身上闪过一道毫光,迈步走进暗库。刚踏进门一步,一片暗雨袭击而来,撞在怀师叔身前三尺,尽数湮灭.

    “这就是阴神境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陈铮跟在身后,看的真切。

    袭击而来的暗雨全是一寸长的钢针,距离怀叔师三尺之外时,就被一股无力之力绞成铁屑。

    有了怀师叔在前面挡住所有的暗器,一行人顺利进入了暗库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