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田家主身殒,田氏一方的士气瞬间跌落谷底,一大部份人失去了抵抗之心,只顾拼命逃命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不知道,越是跑的快的,死的也快。

    别看攻入田氏的只有三四十名高手,但全都是修罗杀神,心狠心辣,杀人如割草。刀剑枪戟,拳掌指爪,每一门武技都是经过千锤百炼,于生死之间大成。

    很简直的一指,一刀,从手中施展出来,都凝聚了数门,甚至十几门武学之精华,化繁为简,成就世间绝顶杀伐之术。

    同境界之中,田氏一方的高手三五招之间就被他们重伤或击杀。

    这就是绝顶宗派的底蕴所在,每一个人的积累都浑厚无比,在后天境界时蹉跎磨炼数年,有的甚至十几年不作突破,把修为压制在后天九层,只为积累最深厚的底蕴,临门一跃,鱼化神龙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赤光斩入漆黑的夜幕之中,随后一道凄惨的嚎叫声响起,半空中有血雨洒下。这名田氏者跨越高墙,以为逃出生天,精神忽的一松,一道赤芒从天而降,把他斩为两断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三百年底蕴的田氏一夜之间就被灭了,陈铮看着被斩为两片尸体的田氏武者,低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当年,渔阳候府被贾臻一夜覆灭,也是这般场景吧!

    人心惶惶,竞相逃命!

    陈铮有过无数的幻想,却没有想到田氏是这样的一种方式覆灭。

    田家主已死,族中半步先天以上的高手十不存一,这一仗终于还是胜了。至于田氏一族有逃出多少人,不在陈铮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凭着秦珂琴数十人,就算加上城中所有的血衣卫也不可能把田氏斩尽杀绝。但只要田氏高层被斩尽,剩下的余孽也没有兴风作浪的能力。

    田伯钦手持一根判官笔,奋力拼杀。只要挡在他面前的人,无论是田氏还是敌方,都是他攻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此刻,他唯一想法就是逃出田氏,逃出化德城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夜袭失败,损失一千精锐,更有一名先天化境的族老殒落,田伯钦在外面躲藏了两天后潜回化德城,就被家族议事堂剥夺了所有的权力,圈禁起来。

    家主身殒,田氏人心大乱,一名贴身丫环冒险把他放出来,田伯钦恐怕要随着田氏一共覆亡了。

    田伯钦刚跃上一处亭台,突然有两黑衣人扑至,见着田伯钦一身中衣,便知是田氏余孽,猛的扑杀过来。

    这二人不知杀了多少人,不分男妇老幼,见着生人就杀。一人运转修罗功,一人修炼阴煞功,二人合壁,演化完整的修罗阴煞功意境,杀伐之气充塞天地之间,屠神诛仙,煞气骇人。

    人未于,杀气先已笼罩而下,周围两丈之内,阴煞之气汇聚,冲击着心神,让人心神不觉中沉沦,受到修罗森狱吸引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田伯钦彻底激发了潜力,体内真气贯盈,突破了以往的蕃蓠,判官笔银勾铁划,发出有若风啸的破空声,迎着敌人攻杀而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,没想到眼前之人临阵突破,手中判官笔攻势凌厉,如同世上最绝顶的书法家,一笔一划之间,韵律玄奥,凭空书写一个大字,结构森严。

    这个大字挡住了二人的攻伐,削去了修罗气场,击溃了阴煞气息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毫不起眼的判官笔,也不知以什么材质打造,竟然击碎了二人手中的绝顶宝器。田伯钦借机飞身而起,掠过前方的亭台,肖失的假山环廊之间。

    “神兵?”

    这是二人今夜第一次失手,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冲破了两名强敌的拦截,田伯钦死里逃生,感觉手臂针刺般疼痛,刚才奋力一击,用力太猛,撕伤了肌肉。

    猛提一口气,气血涌动,真气流经手臂经脉,刺痛立消。田伯钦七转八绕,钻入一座假山之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刚过一关,又来一卡,从假山下的地洞钻出来,迎面而来的三道寒光,田伯钦大吃一惊,眼、耳、鼻等感官提升到极限,就连皮肤都清楚感应到空气流动。

    刚才的突破,让他触摸到一丝天人合一的玄妙,危险关头,竟然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家破人亡,田伯钦没有悲伤,甚至没有仇恨,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出去,活下来!

    田伯钦想也不想,脊椎骨一挺,判官笔如龙飞凤舞,一气呵成,一笔写出个古篆文,从地洞中冲出,向着落下的剑光迎上。

    笔尖毫芒绽放,先后点中三道剑光,余势不绝,又扫中了三口长剑。

    袭击他的三名武者大吃一惊,身形滞了一滞,立露出一个可供突袭的空隙。田伯钦暴喝一声,判官笔猛地加速,在身前划出一个“十”字,身体后退,倒翻上地洞上的伪装的假山,瞬间窜到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从察知危险,到提笔防御,再到反击,逃出包围圈,一连串的反应,没有一丝错漏,简直是完美。

    提气纵身,飞掠过一座院落,就连田伯钦都暗忖自己自传变得这么厉害。刚才的险境,若让他再经历一次,他都不敢保证,自己还能不能逃出来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他从小生活,并成长的地方,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都深印在心中。

    横过东园,翻过高墙,见前方又有一群黑衣人正围着十多名族人,其中一人甚至与他极为熟络,是他三堂叔田符的二子,本想跃上屋顶,却见一道寒光闪过,惨叫一声屋上跌下来。

    田伯钦猛一咬牙,迅速转身,向着另一方向飞掠而走,终于逃出田氏庄园。

    可惜,外面更加险恶。

    渔阳候一方已在攻城,城中兵慌马乱,许多人预感到城破在际,彻底疯狂,开始四处作乱,想借机捞一把。

    只见街道上,人影处处,你追我逐,杀得星月无光。

    东城门方向,火光冲天,一片阴影向着田氏庄园方向涌来。

    “连粮仓都失守了吗?”

    田伯钦惊声暗呼,脸色微变,掉头朝着城南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他在南城善仁坊购置了一处别院,金屋藏娇,除了救他脱困的贴身丫环,再无人知道。化德府城破在际,敌军进城后,必会大肆搜城,搏杀田氏之人。

    这处别院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地,等到风声渐平,再乔装出城,逃出渔阳郡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