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秦珂琴正在攻打田氏老巢,陈铮立即招集血衣卫前去支援。

    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;不发则已,发则犹如雷霆震怒,秦珂琴带着三四十名高手,一举攻破了田氏庄园的防御,如入无人之境,片刻间就杀到了田氏的核心重地。

    这些高手的修为没有一位低于后天九层,半天先天十几人,其中三分之一的修为达到了后天十一层,甚至是十二层,七名先天化境的高手各带一队,从四面向着田氏庄园的核心围杀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黄泉魔宗的弟子,常年爬冰卧雪,在寒冰界与凶兽搏杀,神色冷漠,身上带着惊人的寒意,一股生人勿近的气质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眼中透出冰冷的杀意,杀人如割草,田氏庄园中的半步先天数量并不少,远远超出了秦珂琴麾下的数目,却无一人是对手,三五招之间就被斩杀。

    能被秦珂琴看重,并带出寒冰界的弟子,即使没有晋升半步先天,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修为最低者,都是闯过了寒冰狱第三层的黑衣弟子。

    从蛮荒般的寒冰界中来到了花花世界,彻底放飞了自我,杀人放火,比之世上最凶恶的山贼强盗都要凶残。

    田氏庄园多处起火,这些黄泉魔宗弟子就像饕餮般,所过之处,生机皆无,人畜俱灭。三百年底蕴的田氏,庄园建造的美仑美奂,亭台楼宇,假山花园,小桥流水,似人间仙境,却被一群恶狼闯了进来,瞬间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瓦砾。

    此刻,也无人有心意救火,庄园内喊杀震天,伏尸处处,全都是田氏族人或是家兵。

    秦珂琴穿着一身黑色劲装,勾勒出姣好的身材,长发绾了个仕女髻,披着一件墨青色披风,英姿飒爽,只是脸上的冰霜与眸中的煞气,破坏了她的美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攻我田氏?”

    田家主一脸的疯狂之色,手中长剑护着全身,谨守门户,不求杀敌,只求自保。对着与他交手在高手厉声狂吼着。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为什么,弱肉强食,强者支配一切。若是要怪,就只能怪你田氏的实力太差吧!”

    这名先天化境的高手,修为比田家主高了一层,达到了后天六层,凝气成罡。一招一式,从容不迫,只凭着一双肉掌,就令田家主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,反而处处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后天五层与六层的差距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,六层时,凝聚的罡气,未能达到刚柔并济,控制由心,只是在身形周围形成一道罡气层。

    凭着这层罡气护体,这名黄泉魔宗的高手完全不惧水火侵袭,刀兵刀身,只攻不守,十几招之后,田家主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田氏没有与黄泉圣宗交恶,反而与费无忌交好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田家主被一掌击飞,喷出一股血雾,嘶哑着嗓子,厉声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家主!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飞奔而来,冲到田家主身前,同样的面带绝望,对着田家主叫道:“家主,田家保不住了,你快走,带着嫡脉的弟子逃出化德城,为咱们田家留条血脉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田氏三百年的基业在我手中断送,田中则对不起列祖列宗,更对不起田家上下七百口的族人,我要与田家共存亡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田家主脸色变的陀红一片,好似染上了胭脂,眼放神光,急声叫道:“快,快去把伯钦放出来,让他马上逃,逃的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田伯钦是田氏嫡脉长子,天赋卓越,颇有急智,是田氏下一代的领军之人。而且,田伯钦少年时有奇遇,若能逃过今夜之劫,将来未必不能东山再起,重振田氏。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同样是先天化境的修为,他看的出来,田家主受伤已重,腑脏已碎。若在平时,凭着田氏的资源,闭头静养两三个月就能痊愈。

    可现在,强敌虎视,田家主根本没有机会疗伤,反而还要与强敌激战,凶多吉少,就算逃了性命,将来也是病患重重,成为半废之人。

    “老二,赶紧走,去找伯钦,把他带出城外!”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,还在这里磨磨叽叽,每多耽误一点时间,田伯钦的危机就增加一份。旁边的黄泉魔宗的高手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眼中闪乐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族弟还在纠缠不清,田家主怒急攻心,一口鲜血喷出来,嘶声裂肺的大吼起来:“走啊,你快走啊,你想让我田氏绝种吗?”

    田家主一掌把对方击退,面色扭曲,狰狞着,好似一头暴虐的厉鬼,嗓子都喊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“田守则,你是要我死不瞑目吗?去找伯钦,带他出城……”

    田家主一声巨吼,暴燃了体内的精血,扑身飞向正在一旁看的精精有味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保重!”

    田守则也知不是磨叽的时候,看着田家主扑向强敌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“垂死挣扎而已!”

    看到田家主扑过来,这名黄泉魔宗的先天化境一掌推出,汹涌的掌劲形成一道巨浪,罡风呼啸,向着田家玉倾盖而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田家主倒飞而起,脸如金箔,内脏彻底破碎,一口黑血喷出来,杂夹着内脏的碎块。“嘭”的一声,摔落在地上,挣扎着站起来,以剑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。

    双目透出悲凉,怨恨,绝望,羞愧……

    表情之复杂,之丰富,突然大叫一声:“田中则愧对祖宗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突然身体一震,双眼空洞,没有了一丝的情绪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田家主的身躯,好似推金山倒玉柱,摔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家主战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主战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气绝而倒的田家主,这名黄泉魔宗的高手,双眼闪过一道异采,略带一丝惋惜声,道:“是个人物,可惜了!”

    随着“田家主战死”的叫喊声传遍整个田氏庄园,与敌奋力激战的众多家兵,刹那之间,士气崩溃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陈铮终于赶到了。听到庄园内的喊声,眸中血光一闪而过,震惊道:“田中则死了?”

    “秦小姐好快的速度,好凌厉的攻伐!”

    仇飞一副吃惊的样子,骇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信号,通知单信攻城!”

    陈铮似想到了什么,脸色骤然大变,冲着仇飞叫道。

    “仇飞、莫离听令,带着血衣卫冲击北城门,助单信攻城化德城,本候算尔等头功一件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两人齐声应喏,带着所有的血衣卫直奔北城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