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杀!”

    双方飞扑而起,交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劲力如刀,数名黑衣人一时不察,被二人交战暴露的罡气绞杀。陈铮脸色大变,连忙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秦珂琴背后的势力吗,竟然调动了一位先天七层以上的高手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激动莫名,秦珂琴果然遵守了诺言,派出了高手。不等他身体站稳,突然间四道黑影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修为极强,清一色的半步先天,陈铮大惊失色,忙运鬼影无踪身法,就要逃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凌厉的气劲激射而来,牢牢的锁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该死,是暗箭!”

    施放冷箭之人,是位神射手,箭矢上包含着精纯的真气,无坚不催。这一箭的气势凌厉,陈铮怀疑就连一寸的钢板都能射穿,何况是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箭如流星,不容躲避,兼之陈铮被田沛一掌击伤,际此生死关头,体内一股寒流涌出,陈铮一振手中泣血刀,发出风啸般破空声,斩向箭矢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箭矢被斩碎,陈铮也被撞的后退四五步,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变的苍白。

    四位半步先天见状,露出狰狞之色,齐齐向着他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双眼血光暴射,泣血刀鸣叫一声,一道血光腾腾而起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血河悬空,陈铮借机隐身,鬼影无踪使到极限,不给暗中施放冷箭的高手锁定自己的机会,扑刀斩向四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经过蛮荒世界的磨砺,白骨真气之精纯凝炼,不弱于后天十层的先天真气。在他突破半步先天后,真气由后天返转先天,可以说,陈铮的实力已经站在了后天十层的巅峰。

    面对四名同境界的高手围杀,陈铮鼓动气血,一道赤光从血河之中冲出,杀气纵横,以他也为中心,一丈之内的气温骤然降低。旁边被引燃的粮仓,雄雄大火,却感觉不到一点的热温。

    四名半步先天露出骇然之色,没想到陈铮的刀法如此凌厉,一刀斩出,杀气如六月降雪。最要命是对方刀锋卷起的一股阴寒妖邪的气息,四人迎上时立感浑身冰寒,气血难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一道粗大的火舌冲着陈铮舔过来,火焰燎天,卷起滚滚浓烟,瞬间就把陈铮与四名半步先天淹没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火舌舔来的刹那间,四名半步先天露出惊骇之色,慌忙向着火焰之外逃窜。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白骨阴风诀运转到极限,吸纳天地间的阴气,汇聚在周围,以身合刀,一道赤光劈开火舌,向着对手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贼该死!”

    刀光如血,杀气暴露,就连身边袭卷来的火焰都不能进入身体周围一尺之内。以阴气包裹身体,泣血刀作化一道血河,拦在了欲逃脱火焰笼罩的三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前有刀锋挡路,后有火舌袭卷,三名半步先天忽然露出绝决之色,齐齐向着陈铮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刚逃出火焰另一名半步先天看到同伴被陈铮阻拦,眼见要被火焰淹没,突然发出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黑光从天际激射而来,撕裂了火焰,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明显的尾痕,怒射向陈铮的胸口。

    一心袭杀对手,陈铮把隐藏在暗处的神射手都忘记了,就在他得手之际,一支箭矢电光般射来,陈铮脸色猛地大变。

    “小子,嫌自己命大吗?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排开了火焰,揪住陈铮的后衣襟,把他扔出火焰之外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搭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此人伸手遥控火舌,好似被一双无形大手握住的火龙,卷向了三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“该死,黄泉魔宗只会以大欺小吗?”

    看着全身被点燃,发出凄惨叫声的三人,田沛披头散发,浑身狼狈的从火海中冲出来,朝着对手厉声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叫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,许你欺我圣宗弟子,就不许穆某欺你之人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:“姓穆,内门弟子中有姓穆的高手吗?难道是修罗殿的穆春风……”想到秦珂琴背后有天人境高手撑腰,陈铮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田沛眼睁睁看着三名半步先天被大火焚身,目眦欲裂,一道剑气挥出,斩灭了火焰,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手下败将,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这位黄泉魔宗的高手冷笑一声,一掌拍出,阴煞之气弥慢,直接拍散了袭来的剑气,掌势不衰,向着田沛胸口印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长剑极度弯曲,田沛喷出一口鲜血,被击入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珂琴丫头快要攻破田氏庄园了,你若去晚了,连口汤都喝不到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脸色不由一变,没想到秦珂琴的动作这么快,今夜就攻入了田氏。连忙向穆春风拱手一揖,大声叫道:“多谢穆师叔,弟子马上招集血衣卫,前去支援秦师姐!”

    穆春风的话同样被跌入火海的田沛听到,一声狂吼声响起,田沛狠声说道:“黄泉魔宗敢对我田氏出手,就不怕引起天下公愤吗?”

    穆春风“嘿嘿”冷笑起来,面带不屑道:“天下马上就要大乱了,我圣宗依约入世,便是正道十宗也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这二人话中透出一个极隐密,陈铮闻之,眸中血光闪过,身形猛地一闪,从原地消失,融入黑幕之中向着田氏老巢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鬼影无踪竟被你练至大成了!”

    穆春风看着陈铮消失的方向,眼露异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今夜之后,世间再无田氏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对着目眦欲裂的田沛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田沛大惊失色,叫道:“张广陵,你不是在白马城吗,怎么会来了化德府?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张广陵嘿声笑了起来,笑容瘆人,田沛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脸色变的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突然大叫道:“我田氏二位族老呢?”

    “我都在这里了,你觉呢??”

    “张氏,我与尔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田沛疯狂大吼一声,舍弃穆春风扑向张广陵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光卷动了火焰,于刹那间分划几十道剑气,笼罩向张广陵。

    “垂死挣扎而已!”

    张广陵冷笑一声,一道浊光从腰间飞出,击向田沛。

    穆春风的身影连飘带迁,从火海之中退出,站在火海边,坐山观虎斗,静观二人激烈搏杀。